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头像来自@秋海
2018-08-30  

【伽小|HappyToon】What Comes Next? (FIN)

给 @Ary 我的仙女的生日礼物!超级爱你!今天一定要开心呀!

瞎写。沙雕。标题来自Ham。最好用小乔的调调唱出来。请不要和作者认真。一发完。

Rating:PG-13

Summary:凯撒不应该在今天出现在星星球。


       无论从哪种意义上来说,凯撒都不想在这种时候遇见伽罗。


  一点也不。

  

  虽然有那么一个可能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当大家都还在某颗已经消失了的、名字彼此都不太好意思提的星球上的时候,他可是大名鼎鼎的军长,伽罗空有战神的称号,授衔时也只不过是个小小上将。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军衔是实打实的,他作为上级自然没什么可心虚的。

  

  但是时过境迁,世事流转,上将为了阻止他侵略星星球毅然选择了自爆,成了星星球人口中真正的战神,这么些年来他在星星球上的冒险事迹精彩得可以写厚厚一本书。而他,他的故事善乏可陈。毕竟他在故事正式开始之前,就和刀疤星球人勾结一起,干脆利落地炸了他和伽罗的老家。

  


  所以,他和伽罗的重逢,从最开始就注定了不会是什么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低俗煽情剧本,而是直接一步跃到了有你没我、国仇家恨,叛徒与流亡上将的三流复仇故事。


  

  他其实也不太清楚,当时毫不犹豫地决定炸掉阿德里星对他到底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毕竟他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有机会直接统治宇宙,到了刀疤星他也还是个被手底下的人喊“将军”的角色。或者只单纯是因为,每部动画片都应当有个狂炫酷霸拽的反派角色,而他的能量好死不死还是紫色。

  

  总之,作为复仇冒险故事的主角的伽罗,和他的那个“朋友”——凯撒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是要他的大脑去思考这个问题实在是浪费了,所以他决定加个引号——叫小心超人的,合起伙来狠狠揍了他一顿。让他差点和后来的伽罗一样,变成能量碎片流落在宇宙间,等着哪一天有个有缘分的好心人收留他。

  

  之所以是“差点”,是因为他运气比他曾经的下属好了那么一点点,可能是作为反派在奇怪的地方多少都会有命运加持的缘故:他的某个碎片恰好地流落到了灰心星球司令的外卖盒里。永远没有正脸的司令随手把那团紫色的能量拎了出来,端详都没有端详就把他丢到了一边,然后叹了口气:“怎么又是你们阿德里星人。”

  

  阿德里星人总也死不掉也是很奢侈的烦恼好不好。那团紫色的能量的形状变了又变,还有那个“又”指代的那个对象——凯撒隐约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问题的答案、但能量体的他实在没办法撬开灰心星球司令的嘴巴。


  好在酒足饭饱之后人总是比较容易心情愉快的。一份外卖被消灭得很快,司令满足地剔着牙,点着一根雪茄,抢先一步把自己的设定兜了个干净:他说自己本来也不该太懂阿德里星人的这些奇怪设定的,奈何几年前他在阿德里星域附近意外捡到了一个破破烂烂、长相神奇又热爱做好事的电饭煲。

  

  司令又掸了掸烟灰,说我知道救你们阿德里星人很麻烦,但是看在你“差一点”成功侵略了星星球的面子上,卖你个人情好像也没什么不好。总之你以后要记得给我们灰心星球做事。

  

  当然不要和你的老朋友伽罗一样,三言两语就被什么星星球的小心超人拐跑了。跑去做什么星星球的守护者?简直就是宇宙间最大的笑话。你看,这不还把自己的命搭上了?星星球早就已经没救了,只有被灰心星球统治才是正道。

  

  恢复期只能维持一团紫光形态的凯撒没法点头,更没法开口说话,也就只能在心底默默吐槽:那五个超人可没一个是他的审美。小心超人尤其不是。

  

  ——“老朋友”?他真的再也不想见到这位下属“老朋友”了。虽然伽罗审美有问题,虽然一直坚持着凯撒看来一文不值的信念,虽然凯撒试过用利益拉拢过他,但就算是巅峰时期的凯撒也没有十成的把握能够打过他。


  这里面也许还要算上小心超人给的光环和外挂。


  他相信这位下属也不会想再见到他,前提是他还有机会见到所谓的战神的话。

  

  好在伽罗没那么容易死掉,他也没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司令以外的人。大大怪小小怪那种不中用的属下说不定就会在星星球说漏嘴,然后超人就会知道,知道了之后,就会把整个宇宙翻过来找他。


  很可能的是,他们在找到伽罗之前,就先翻到了凯撒。

  

  这么想着的凯撒翻了个不存在的白眼,司令在星星球都养了些什么废物。所有灰心星球的反派加起来,都没有断刀流的三分可靠。

  

  他就这么在灰心星球飘了三年。灰心星球是个审美比伽罗还奇怪的星球,能提供给他的能量也不够他完全恢复。就这么一个奇怪的星球,消息倒是很灵通。比如超人们居然回到了过去,比如大大怪和小小怪第多少次数不清的侵略星星球失败,比如伽罗果然如他预料中的没有死,虽然阿德里那帮长老好像比司令养的饭桶还没用:

  

  他们救回来的伽罗阿飘还没有他的三分状态好。他好歹还是个实体的,可以摸到东西,也可以被“除了阿德里星人之外的人”看见。但是那个伽罗就是个纯正的阿飘。

  

  这么多年来,凯撒其实一直对司令那句“‘差一点’就成功侵略了星星球”耿耿于怀来着。他觉得自己总之还是做了点比司令养的饭桶们更大一点的大事的。他好歹成功闯入了星星球,虽然加起来总共不到五分钟。他审美还比伽罗好,意志比伽罗坚定,也比伽罗更彻底地拒绝了做一个守护者。

  

  他的目的是侵略星星球。和司令一样没有理由。他也不知道那颗星球有什么好的,司令也不知道。但就冲着那颗星球上有能源石和五个超人,这就是很值得做的一番事业。

  

  不过,从他选的参照物是伽罗、而不是阿德里星的其他人开始,他就已经输了。等凯撒终于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灰心星球开往星星球的星际列车上。百无聊赖的凯撒从乘务员手里接过一份星星球日报,头版头条的六个大字让他差点把报纸丢在地上:


  “战神伽罗归来。”

  

  他明明记得司令昨才刚刚把那个他实在记不清编号的终极武器寄到了星星球,快递刚寄出,司令就给正在街头闲逛的他打了四次元电话:可能是实在看不下去他一个军长在灰心星球混吃混喝还不干正事儿了,冷酷无情的司令下定决心,一脚踹他来星星球监督大大怪和小小怪执行终极计划。


  但意外总是会比凯撒先到的。

  

  他的通讯器又不合时宜地响了,是司令这些年来说得他耳朵都长茧子仿佛复读机一样的话语:“大大怪他们又失败了。”

  

  “哦。”他回答得颇有军人的风范。言简意赅,不带感情色彩。

  

  “上次我派伽罗出去,他跟着小心超人纠缠不清。”

  

  “嗯。”

  

  他拼命咽下去了那句然后呢。

  

  “这次他竟然用我们的终极武器完全复活了。我要扣大大怪和小小怪一年的经费!”

  

  “就好像您又把他亲手送给了小心超人一样?”他舌头比脑子快地抓住了前半句的重点,等他说完才意识到哪里好像有些不对,“不,您肯定没有这么打算过……”

  

  司令伸出他的四次元手恼羞成怒地挂断了通讯。

  

  然后凯撒突然明白过来,他好像没说错。并且某种程度上还意味着,他现在出现在星星球会有生命危险。

  

  他自己都还没完全恢复。终极武器还就那么一个。对上一个“虽然他不知道对方怎么做到的但是司令说他完全复活了”的伽罗,胜算大概有大大怪真的成功侵略了星星球那么多。

  

  凯撒拿出了军人当机立断的风范,当下决定坐下一班列车立刻返航。要他出这种星际差应当至少给他批架私人飞船的,这样就不会有这么多不可预料的麻烦了。不过灰心星球的预算——


  算了,凯撒对此不太想评价。

  

  他尽量优雅地飘下了星际列车,在他的目光先扫到返程车站之前,他最不想看到的那一幕在他眼前过于迅速地发生了:

  

  能量的火焰烧得比以前旺盛了不止一星半点的伽罗正在站台上和小心超人有说有笑,表情丰富到他差点在星星球的晴空下打好几个寒战。


  凯撒刚想转身就走,就被一声冷冷的“凯撒”叫住了。


  没有赢面的仗自然是要尽量避免的。但不知为何,这个笑眯眯的、看起来比从前开朗了好几倍的伽罗,比从前的那个面目冷静的战神更能让他在心底产生一丝畏惧。

  

  所幸看到他的那一刻伽罗立刻切换到了战神模式,他也终于能配合着切换到了好久不见的反派模式下:“伽罗,别来无恙啊。”

  

  “别来无恙。”

  

  伽罗眯起了眼睛,一字一顿。尽管他的眼睛被墨镜挡了个严严实实,但凯撒凭着他多年对伽罗的了解,多少还是能猜到对方应当正在心里把自己千刀万剐。

  

  “想不到我没有死?”

  

  “连我都没有死,你没有死也没那么奇怪。”伽罗毫不客气,“当然,我可以现在就再杀了你一次。”

  

  凯撒假装没有注意到小心超人的手正按在伽罗握起的拳头上,伴随着一句他怎么听怎么别扭的话:“伽罗,这里人太多了。”

  

  “我可不是来找麻烦的。”凯撒难得地叹了口气,在仅余的几个他认为伽罗也许会感兴趣的话题里挑了一个,“好吧,我想也许可以来找你一起复国——复兴阿德里,你总有兴趣吧?”

  

  凯撒觉得,他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伽罗很多钱,才会在有伽罗的场合固定地智商掉线。但是他又很快想通了,这辈子他欠伽罗的可是一整个阿德里星球。所以他要担心的应当不是上辈子,而是下辈子。


  没有任何安慰。

  

  果不其然伽罗发出了一声冷笑:“我不会和毁灭阿德里星的凶手合作的。”

  

  “我还以为你不会拒绝这个提议。看起来,死过一次之后的你,比以前更死脑筋了。”

  

  不,如果他同意了才是真的脑壳烧坏了。凯撒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却已然充满了绝望,他已经在尽力拖时间了,下一班回灰心星球的列车为什么还不来?

  

  “……”


  如果不是小心超人的话,凯撒很可能就要和伽罗在这里进行他们第二次的宿命决斗了。伽罗的手里已经幻化出了蓝色的利刃,而凯撒只能一边维持着嘴角的笑容,一边在心里拼命计算他显然微乎其微的逃走概率。

  

  万幸的是还有个小心超人。他的手还是没从伽罗的手上挪开,眼看伽罗的手纹丝不动,小心超人又喊了一声:“伽罗。”


  伽罗勉强点了点头,收回了双刀。凯撒假装没有看到伽罗松开手之后轻轻拍了拍小心超人的肩膀,也一点都不想知道小心超人刚才究竟说了些什么。


    不过,也许超人也不完全是一无是处。然后凯撒紧接着就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又狠狠地摁了回去。

  

  “我也不想和你动手。我可运气没有你那么好,没有第二个4451还是什么52的给我复活。”

  

  凯撒说完这个关键字就后悔了。可惜眼前俩人显然没有给他后悔的机会。刚才他们显然是用两个字达成了什么作战协议,然后小心超人的某个分身在他话音尚未落下时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带走再谈。他是从灰心星球来的。”

  

  这是他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某种意义上来说。伽罗的确觉得自己应该感谢阿奇。

  

  是阿奇救了他,帮他想尽办法通知小心超人,在他和小心超人之间尽职尽责地做一个传话筒,还在关键时刻让他附身狠狠教训了一顿那帮怪兽。甚至还默契地配合了他突然心血来潮的恶作剧。

  

  但是,同样地,某种意义上说,伽罗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赶紧把阿奇送回碎片星去。

  

  因为也是阿奇,揪着刚刚和小心超人看完星星、看着小心超人陷入沉睡的伽罗,试图说服他回碎片星向长老们打个卡。最好再多住个几天,让长老们也安心。尽管阿奇和伽罗都知道,伽罗只想留在星星球。而他回了碎片星,可能就会被长老们缠住再也无法轻易脱身了。

  

  伽罗有些头疼地看着阿奇,试图摆出长辈的架子,转瞬间就被阿奇用天真但坚决的“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的理由打败了。

  

  这好像不太好办。伽罗思前想后,找到了正因为不明理由兴冲冲熬夜的博士。博士拿着电笔沉思了几秒,表示这个很好解决,让阿奇带一份星星球日报回去给长老们就行——清早的加急特刊,照片他刚刚发送给了桃子姐姐。桃子姐姐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报道你回来的事情了。


  于是好说歹说,在伽罗又许诺了他半年的外卖和一艘新飞船后,阿奇终于勉强点了头。

  

  这就是为什么,他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送阿奇上回碎片星的星际航班:阿奇坚持要一个来自战神的送行,最好还要带上小心超人。他对小心超人很有兴趣、也很有好感,奈何小心超人实在不怎么爱说话,这让阿奇着实有点难过。伽罗本来想继续用魔方形态送行的,转眼就看到小心超人又从抽屉里拖出了一张巨大无比的星星球地图。

  

  小心超人是路痴。他没忘。

  

  多米诺骨牌就这么倒下了。伽罗绝望地想,如果不是阿奇坚持要自己送他回碎片星。那么他就不会在那个时间点出现在星星球的星际车站门口。也就不会和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死的凯撒撞个正着。更不会在这种时候还有时间注意到,凯撒手里的报纸正是刚刚发行没几分钟的星星球日报。

  

  他很冷静。很淡定。淡定到决定再也不准备邀请阿奇回星星球了。


  外卖和新飞船也是没有的了。


 —— 

  

  司令关于伽罗有一句至理名言:和小心超人纠缠不清。

  

  大大怪关于小心超人也有一句至理名言:要先对付伽罗,就必须先对付小心超人。

  

  凯撒想了想,他甚至都还没有机会留下一句至理名言,能让星星球人津津乐道的那种,就自动流落到了司令的外卖盒里。

  

  这次也是,他还没来得及和这个久闻大名的小心超人再多废话两句,至少撑到返回灰心星球的列车在他面前缓缓打开车门——这样他好歹还能有个体面而优雅的退场,多少比较符合他的反派身份——就被小心超人一拳打晕了。

  

  好吧,总比上次二话不说就被他们削走了自己的全部能源好上那么一点。

  

  凯撒再醒来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凯撒还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他曾经的刀疤星球战舰上。熟悉的装饰,熟悉的光污染效果,还有熟悉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确是回到了“刀疤星球”上。如果忽略掉具体细节的话。


  毕竟现实总是与理想有着那么点差距的。

  

  他再眨眨眼,突然就感受到了一阵从手脚上传来的奇怪束缚感:

  

  他的脑海中跳出了正确答案。是他当年绑伽罗的那套装置。能让阿德里星人失去超能力的装置。凯撒还甚至有闲心注意到,整个房间的颜色都和当年那间舱室一模一样。


  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自诩正义的超人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些东西、又怎么能完美复原他战舰上的房间的。很有可能是那个在他心里突然变得小心眼起来的伽罗自己兴冲冲弄了一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试图模仿当年那个从他的战舰上成功逃逸的上将的做法,准备用蛮力把自己从束缚中解放出来。

  

  然而纹丝不动。并不是他这几年疏于锻炼的结果。他不承认。

  

  “别白费力气了。”小心超人低着头、拧着魔方走了进来,那个魔方凯撒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我让博士加固过了。”

  

  并不是说凯撒对小心超人有什么意见。更何况他现在也不太敢有什么意见。

  

  他只是觉得自己错怪伽罗了,原来小心眼的不是伽罗,而是小心超人。


  ——和他的名字还是挺配的。

  

  “你怎么会知道有这种装置的?”凯撒嘴角维持着他的标志性笑容,这种场合需要假装自己游刃有余,虽然他很确定,在眼前这个甚至没打算正眼看自己的超人面前都是无用功,“伽罗告诉你的?”

  

  “他没有。”小心超人惜字如金,专注地继续转魔方,“是我查的。”

  

  “我想他也不会这么无聊。”


  “我也不无聊。”

  

  然后他和小心超人陷入了一阵微妙而尴尬的沉默。

 

  小心超人一向寡言少语,他是知道的。但没想到竟然难以沟通到这个程度。凯撒向来不太擅长对付这种类型。更微妙的是他现在是被绑起来的一方,却还是要绞尽脑汁试图挑起话题。

  

  整个房间里充斥着魔方转动时的单调咔咔声。

  

  如果超人们身上能装着可以显示内心的芯片就好了。凯撒盯着那个泛着蓝光的魔方开始胡思乱想,这样审问至少不会突兀地陷入冷场。然而如果对方脑子里真的想的全是魔方的话,那绝对、绝对更加不适合沟通。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个魔方里有道相当不友善的目光紧盯着自己。但那只是个魔方而已——他可不觉得堂堂上将会乐意变身成为被超人扭来扭去的魔方。在小心超人第三次把魔方复原然后重组之后,凯撒觉得自己的神经终于绷到了极限。


  思虑再三后,凯撒决定打破沉默。彼此说话先放在一边,至少得能单方面地说上几句,要不这气氛实在太令人难受了:

  

  “你把我带到这里,是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事先声明,我对你们星星球现在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

  

  “其实我还以为,来审问我的人会是伽罗。他好歹比你好沟通点。”


  小心超人仍然没有正眼看他。他的嘴角紧紧抿着,表情严肃,又把魔方拧了一圈。

  

  “我还以为,超人都还是要上学的。小孩子又逃课了吗?”

  

  “……”

  

  小心超人的手突然停住了。他把魔方揣到口袋里,然后抬起头来:“你,话太多了。”

  

  然后他迎着凯撒一瞬间变得凶恶的目光,又想了想:“现在杀了你是趁人之危。”

  

  倒是多少还有点超人的样子。


  “好吧,那么我假设你是在审问我。”凯撒扬了扬脑袋,“你想知道些什么?”


  “我问了你就会回答吗?”小心超人平静地说。


  他假装苦恼地皱起了眉头:“看情况。”


  “好吧。”小心超人双手抱肩,吐字清晰,“伽罗说,想知道你现在究竟想要什么。你毁灭了阿德里星,又来占领星星球。他想不通阿德里星有什么理由要你一定毁灭它。”


  “伽罗?”


  凯撒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心超人从口袋里重新取出来魔方,向空中一丢,泛着蓝莹莹光辉的魔方在一瞬间变成了他熟悉的老对手。


  好吧。他果然是低估了战神的脸皮。


  “伽罗,你这样也算个军人?”凯撒用自己最大的音量嘲笑了起来自己曾经的同僚,孰料伽罗表情仍然一如往常。


  “这点你没资格嘲笑我。”他说,“你比我更不像一个军人。”

  

  “这倒有意思了。你问我想要什么?”凯撒笑了,“在那之前,不如先问问你想要什么。”


  “我?”伽罗的答案干脆、且毫不犹豫,“我想要的已经全部得到了。我追求的也已经实现了。”

  

  “我们在灰心星球,刀疤星球,以至于阿德里星球所做的一切。与你追求的理想、信念从来就没有过冲突。”凯撒放声大笑,“军人可以是战戟,是刀枪,是武器。军人存在的意义,除了侵略,就是守卫——我选择了我的,你选择了你的。但假若阿德里星上从不存在过战争、星星球上从未来过怪兽,你想过那时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吗,战神?”


  “你究竟想说什么?”

  

  “所谓战神,只有当战争存在,才会有战神。”凯撒平复了自己的笑声,他晃了晃手上捆着的锁链,“军人只是利刃,极致的利刃也不过是兵器而已——利刃的背后并不连着权利的宝座。只在权杖需要利刃的时候,利刃才有价值。当他们在和平的假象中沉迷已久的时候,利刃就已经成为了宝座下的荆棘。”

  

  “你有想过这些吗,战神伽罗?”

  

  伽罗和小心超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即使我承认,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这也从不是你毁掉阿德里星的理由。”

  

  “阿德里星给不了我想要的。”凯撒紧紧地盯着他,眯起了眼睛,“你知道阿德里星有多小吗?只要坐上战舰,一声令下的功夫。它就会在你的视野里消失不见。”

  

  “星星球也是一样。”小心超人突然开口,“它也盛不下你的野心。”

  

  “我对星星球也没有太多兴趣。”他假装苦恼地想了想,“那是刀疤星人的夙愿。”


  “凯撒。”他竟然看到伽罗笑了,这不太正常,因为这往往意味着下一秒伽罗就会向他挥起能量幻化成的双刀,“我从来都不是为了守护王座而战斗的。”


  “什么?”


  伽罗扬起了一边的嘴角:“我只是为了守护我的家。我是军人,这意味着我必须保卫阿德里星。但军人不是你们手中任意驱使的棋子。我的战斗是为了阿德里星、为了星星球,为了我爱的人。从来不是为了你们。”


  小心超人露出了和伽罗如出一辙的表情。然而凯撒觉得这一幕刺眼极了。不过他一点也不准备对此作出评论。


 “你曾经试图拉拢过我——用权利、用利益。但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在这颗星球上已经全部得到了。你这种从最开始就没有家的人,是不会懂的。而且。”伽罗突兀地停了下来。


  凯撒愣住了。


  “超人们都已经上初中了,凯撒。你怎么还在阿德里星的军校留级呢?”


  “那么,假设我真的如你所说是留级生。”凯撒勉强维持住了自己的语气,“你不应该发挥第一名的大度气概,抬手放我走吗?”


  “你还没完全恢复。”小心超人的审慎态度让凯撒甚至都有些赞赏,“我让博士给你做过检查。但你是从灰心星球来的。”


  “是,然而又怎么样?”


  “你在为灰心司令做事。”


  小心超人正中靶心。给超人加十分。


  “我不觉得他这样的状态还有什么用。”伽罗在一旁凉凉地说道,“灰心司令可是一个相当挑剔的雇主。”


  “还不用你提醒我。”凯撒突然十分想念自己的超能力,就算打不过他好歹也能选择与眼前的战神同归于尽,“我早就说过了,现在的我对星星球毫无兴趣。司令只是卖了个人情给我,我可没说一定要还。”


  “可我也不能就这么放你走。”伽罗把他的墨镜抬了上去,他向小心超人伸出手,小心超人默契地递给了他一个芯片,上面大大的“宅”字让出品方昭然若揭,“我本来想再一次杀了你,但是小心超人说你还有用。”


  他走到凯撒面前。


  “凯撒,这还是你最擅长的部分。”伽罗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他的嘴角咧得大大的,露出锐利的虎牙。这笑容灿烂到凯撒忍不住怀疑眼前的战神到底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一个伽罗,“小心超人说得对,我们的确需要一个在灰心星球的卧底。”


  “这的确很适合你。”小心超人同样在嘴角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FIN

评论(6)
热度(60)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