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4-02-12

【艾利】Goldfish(致敬作,已FIN)

  • 借梗自福华文《Day after Day》,以及允许我向此作致敬。

 

  • CP为艾利,现代paro,20岁自由撰稿人×35岁无业人员设定。

 

  • 失忆梗设定。OOC有。已FIN。

 

For ki @木又沒分寸 

 

 

 

自己似乎很久都没有出门了,而那大概是因为自己已经辞掉了那份工作。只不过并没有什么确切的理由。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利威尔正在冰箱里徒劳地翻找着,试图找出些什么可以吃的来。胃里空荡荡的感觉令他非常不好受。

 

在他的印象中,冰箱里从来不应该是空荡荡的,至少总该会有些可以充饥的食物。但显然今天这一常识受到了彻彻底底的冲击,而他完全不明白冰箱为何会是空荡荡的原因。他记得昨天——

 

哦昨天。

 

利威尔有些嘲笑地咧咧嘴,“昨天”的自己一定忘记给自己留下关于“冰箱里的食物需要补充”的信息了。所以饿肚子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他再一次泄气地关上冰箱门的时候,终于注意到了贴在冰箱门上的绿色便利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逐字逐句地读了过去,只不过他立刻意识到,这张便利贴对他目前腹中的饥饿来说,毫无用处。

 

“利威尔先生,”便利贴上的字迹不知为何令他总觉得有些眼熟,但那不是他的字迹,“我去买食材了。如果饿了的话,请您稍微忍耐一下,拜托了。”

 

没有署名。这张愚蠢的便利贴除了向自己昭告着,这里有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存在的事实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像是要为他的糟糕心情添上最浓重的一笔般,他敏锐地察觉到有人正站在自己身后。认知中还尚未将现状与冰箱上的便利贴联系起来的利威尔,转过身来毫不犹豫地给了身后的人干脆利落的一脚。

 

伴随着一阵塑料袋摩擦所发出的噪音,被埋在一堆采购品中的人终于奋力重新探出头来,利威尔面色不善地开始打量眼前的这个不速之客,终于有些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应该就是那个在冰箱上留下便利贴的人。

 

“早上好,利威尔先生。”眼前绝不超过20岁的小鬼正努力扯出一个笑容来,尽管那所谓的笑容实在是难看极了,“抱歉呐,我忘记去补充食材了。明明昨天您在大扫除的时候才彻底清理过一遍冰箱的……想着您可能还会睡一段时间,所以就先一个人自顾自地出去了,真是非常抱歉!”

 

一直将艾伦自动忽略了的利威尔从掉落在地上的采购品中准确无误地拎出了一个面包和一袋红茶。正心满意足准备烧水的他在听到这些话后,有些面色不善地皱了皱眉,“喂,小鬼。”

 

“在没完没了的抱歉之前,先告诉我你是谁。”

 

这着实不能怪他。因为在他的记忆中,根本就不应该有这样的小鬼存在。一大早被饿醒的糟糕经历,让他甚至把所有的违和感都彻底抛在了脑后。

 

这里与他记忆中的那所公寓有着不小的差异,他也不记得自己曾经将房子租出去过。从醒来开始起自己就只是在凭着本能行动而已,而现在,脑海里空荡的感觉甚至让他有些没来由地恐惧起来。

 

“利威尔先生,我是艾伦,艾伦·耶格尔。”终于再次拎着采购品站起身来的小鬼直直地看向自己,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方比自己高上不止一头的这个事实,“要知道……我可是您的恋人呐。”

 

他想也没想就直接一拳砸在了对方的肚子上,动作娴熟流畅仿佛之前做过很多次一样,尽管他本身并不存在这种记忆,“别给我胡编乱造,我可不记得我有个你这样的男朋友。看你这样还没满18岁吧,艾伦·耶格尔?”

 

“……我已经20岁了啊,利威尔先生。”

 

“果然,您还是全部忘掉了吗。”他听见小鬼无可奈何的叹气声,而那不知为何令他食欲大减,“我可以向您发誓,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啊。”

 

“那不是我的错,”利威尔看也不看他一眼,“擅自闯入别人的家,并且自称自己是对方恋人的这种事情,我没有报警就算客气的了。”

 

“既然说我忘记了些什么的话,那么就请你来告诉我,我到底忘记了些什么吧,耶格尔先生?”

 

他毫不客气地又从对方正往冰箱里摆放采购品的手中抢过了一袋面包。尽管他并不是特别偏爱这种食品,但眼下显然只有面包最符合自己的需求。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么孩子气的利威尔,随后立刻拆开了面包的包装袋,有些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

 

同时也没忘记用眼神示意,让小鬼继续他那在利威尔看来有些无趣的说明。

 

按照艾伦的说法,从半年前开始,自己会逐渐忘记一些事情,近几年的大部分事情,这种趋势甚至有愈演愈烈的倾向,以至于到了现在,自己的记忆像是被固定住一般永久停留在了五年前。

 

而现在这个记忆力无比糟糕的自己,每天醒来都会彻底忘记前一天的事情,而之前的记忆可能也还在慢慢丢失着,没准儿总有一天他会到除了常识和自我认知还保留着之外,其余什么都不记得的地步吧。

 

想想还真是令人恶心。

 

大概也就是这个原因,现在这间公寓里才会遍布着便利贴和纸条,而他估计其中的一大半应该都是出自于艾伦的手笔。

 

“那也只不过是帮您说明些什么的手段而已,”艾伦依旧有些惴惴不安地看着他,“我也没想到您会什么都没看就直接冲向厨房……是我疏忽了,让您饿肚子的这件事,真是对不起啊,利威尔先生。”

 

说不在意大概是不可能的。

 

利威尔将塑料袋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直接在水龙头上洗了洗双手——厨房的洗手台上竟然也备着香皂,不过这点令他相当满意——随后望向眼前人充满了不安和愧疚的双眸,装作什么都不不在意般耸了耸肩,“那你也该有对策的吧,如果你自称是我的‘恋人’的话,不会没有什么准备吧。”

 

他特意“恋人”’两个字咬得又重又清晰,“我命令你,现在,立刻,让我想起来。如果做不到的话,我现在就会报警的。”

 

眼前的小鬼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这让他莫名的心情很好。

 

“……那么,”干涩地咽了口口水,“请您先回到您的卧室去吧。因为您每天早上都会先看留在那里的东西,所以我完全忘记了……”

 

必须堵住眼前麻烦小鬼的嘴。直觉这么对他说道。

 

“早就说过了,你完全没有必要进行完全没意义的道歉。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的话,那么责任大概还是在我。回你的房间去吧,暂时别来烦我。”

 

他不耐烦地将碍事的小鬼拨开,恶狠狠地告诉他不要打扰之后,他大踏步地走进写有“利威尔的房间”的门牌的房间——好像是身体在指挥一样。

 

床头柜上放着张已经微微有些陈旧的纸条,他能够判定上面的字迹是自己的手笔。依旧是谈不上什么美感的字体,由此可见这五年的自己还是依旧没什么长进。

 

“这里是你的房间。没必要揍眼前出现的小鬼,无论如何你也是他的房东。尽管他可能说是你的恋人什么的,但还是先不要下结论为好。”

 

最后那两句话显得多余极了。而且他也并不喜欢所谓命令式的语气。

 

如果不是那小鬼不知死活地贴过来的话,他大概也不会随随便便就对别人施加暴力的。疼痛是最好的教育固然也是他的一贯主张,但对陌生人施加暴力确实也不是他的兴趣。不过既然自己都能专门把这件事写到非常重要的纸条上,大概小鬼也确实是抗议了很久了吧。

 

他注意到在他的电脑桌上,突兀地摆着厚厚的一摞碟片和一本并不算薄的日记本。日记本的边缘已经有些破损了,什么也没有写封面也被摩挲得有些陈旧,内页泛黄,他据此断定这本日记已经有好些年头了,而且被翻阅过好多次,或许是每天。

 

日记本里塞满了密密麻麻的相片,按照年份逐次地排列好。他粗略地翻了翻,里面出现次数最多的人,除了自己之外,大概就是刚才出现在自己面前自称艾伦的家伙了。

 

除此之外,制作这本日记的人——大概正是艾伦,这也解释了为何小鬼的出镜率会如此之高的问题——还在照片下加了许多注解,所有他脑海中并无印象的人,都被细心地写下了姓名并添上了几行简短的介绍,偶尔还有一两句他确定是他自己写下的点评。这些主观语气非常强烈的介绍,令他甚至能够在脑海中描摹出来他们每个人说这些话时的表情。

 

“佩特拉•拉尔,奥路欧•波扎德,艾鲁多•金,裘达·舒尔茨……”他梳理着一个个陌生的名字,这些人大概都是“利威尔”在这五年间所认识的人吧,“三笠·阿克曼,阿尔敏·阿尔莱特,让·基尔希斯坦,希斯特利亚·雷斯……啊,艾伦·耶格尔。”

                                       

就知道小鬼一定不会忘了介绍自己。不如说他下的功夫实在有些过头。

 

他怀着“果然如此”的感想翻过一页,小鬼像是要把这五年丢掉的记忆一股脑儿写给他一样,事无巨细如流水账般的文字写了满满十几页纸,他毫无兴致地一页页翻过,然后他扫到某行类似于告白一样的话语。

 

在那段文字旁,估计是以前的已经积攒了一肚子怨气的自己以重重的笔划写着:“够了,我是不会愿意惹上你这种麻烦的。绝对不会。”

 

“请您别这样说啊利威尔先生!”小鬼在后面匆匆忙忙回应道,以迥异于正文的潦草字迹,“您是知道,我是真的喜欢着您啊,为什么您就能肯定以后自己一定不愿意看到呢……”

 

“当然,”他大概可以看到当时自己嘴角奇怪的,微小的笑意,“你又不是不了解五年前的我,明明还是个小鬼,就不要妄图去揣测大人的心思了。”

 

从这往后就是大片的空白。心有不甘的利威尔往后又翻了几页,直到确认什么都不会再出现之后才终于叹了一口气。

 

如果说日记本是以前的自己留给如今的东西的话,那么旁边的碟片大概也是吧。他有些无意识地这样想着,随手拿起一张来,后知后觉地注意到碟片上用黑色的水笔写着方才他才见过的某个名字或者某个日期。

 

好像从诊断出这种病症开始,这种无关紧要的记录就已经开始了,从日期的排列来看,最新的一张,日期似乎还是昨天。

 

自己绝不是会主动去做这种事情的人,他非常肯定。

 

皱着眉,利威尔将这一大摞碟片统统抱到了起居室。

 

有几张碟片上已经出现了不少细微的划痕,可见以前的自己大概每天都会把看这些碟片当做是一种消遣吧。尽管这消遣可能不怎么愉快。

 

他一张张地看了过去,遇到有趣的地方甚至会停下来反复几遍。将这些碟片说成是自我介绍或许并不准确,它似乎是他自己记忆的一种补全方式。索然无味的一段时间后他看到某个有些眼熟的黑发女孩被不情不愿地拖进了镜头,随后在某个金发男孩不断的劝说之下才终于咬着牙开口。

 

他对这种杀气还是挺敏感的,这点不管是以前的他还是现在的他都一样。只不过他花了三秒时间才反应过来这两个人的名字,艾伦·耶格尔的青梅竹马,三笠·阿克曼和阿尔敏·阿尔莱特。女孩无关痛痒的威胁他其实无所谓,只是她最后说出的话让他有些在意,“如果你再让艾伦过得这么辛苦的话……总有一天我会杀掉你的。”

 

自己虐待他了吗?从他目前掌握的所有记忆来看,好像一直都是那小鬼自顾自地贴上来才对吧?利威尔耸耸肩不置可否。

 

然后他终于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艾伦·耶格尔,存在感异常高的小鬼,终于第一次出现在了镜头里。

 

“呐,知道吗利威尔先生,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啊。”

 

艾伦盯着在鱼缸里游弋着的金鱼,颇有几分认真地说着,“自从知道这点以后,不知为何就总会想到您呢。”

 

“你这是在讽刺我吗,艾伦·耶格尔?”自己将手中的书翻过一页,笔尖在稍显粗糙的纸上沙沙地移动着,“我可没觉得我的记忆力会变得比那种低级动物还要糟糕啊。不过它们确实要比你干净,这点我可不打算否认。”

 

“别说得好像我才是那个连金鱼都比不上的家伙啊,利威尔先生!”艾伦有些忿忿地反驳,“而且,我可压根没有要讽刺您的意思啊!”

 

不能再让聒噪的小鬼打断自己的阅读了。终于下定决心的利威尔用橡皮准确无误地砸中了小鬼的头。

 

可惜这次的疼痛对小鬼来讲,显然没起到任何警示性的作用,这点认知让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非但没有住嘴的意味,有些吃痛而皱起眉的小鬼这次甚至有发展成长篇大论的趋势,连抗议都隐约含了些委屈的意味在内。

 

“我只不过是觉得……利威尔先生和金鱼很像呢。”

 

“每天每天,记忆都在被不断清空着,哪怕是再重要不过的记忆,到了特定的时候也还是会消失不见的吧。”

 

“不过我想,它还是能知道我是谁的。只要我能不断地告诉它我的名字,到下一个七秒来临的时候它也是能知道的吧……就像您一样啊。”

 

“别把我说的真的那么无可救药了啊,艾伦·耶格尔。”有些烦躁地合上书,镜头中的利威尔走到那个依然将目光黏在金鱼身上的小鬼身旁,“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好好履行起你的职责来啊。如果光在这里无意义地哀叹就可以逃避现实的话,我倒也想试试看啊。”

 

他听见自己的叹气声,“至少……我现在还没有忘了你,不是吗?”

 

“我总能想起来的。哪怕到了那个时候我实在没能想起来,不还是有你吗,艾伦·耶格尔?别让我失望啊。”

 

“还有,”他意有所指地说道,“给我关掉那边的摄像机,别以为我没发觉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拍来拍去。尽管我知道你想把这些留给以后的我看,但至少提前先征求我的意见才对吧,艾伦·耶格尔先生?”

 

那个被他称作艾伦的少年转过身来,脸上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笑容。

 

然后下一秒,自己就毫不留情地给了还想假装一切太平的小鬼一拳。

 

利威尔皱着眉头关掉了影碟机。有点东西他极度想要去确认。只是他将那堆影片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艾伦的简介,这点让他相当疑惑地皱起了眉。这好像并不像是那家伙的作风,但他也只好作罢。

 

最后他终于翻到了一张录给自己的影片,出现在屏幕上的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阴沉着脸,只不过凭他对自己的认识,他知道这个自己也相当不自在。

 

“我知道你想问的事情一定有很多,也有很多东西在考虑究竟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只不过我必须先说一句,从过去到现在,你从来都没有做出任何一个你会后悔的选择。”他正用旁人看起来有些怪异的姿势端着一杯红茶,随后抿了一口,“好吧,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指的正是艾伦。”

 

“只不过还真是有够奇怪的啊,不是吗?”镜头里的利威尔叹了口气,“是这样,以后总有一天,我……或者说我们吧,每天醒来都会忘记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当然,昨天发生的事情也一并包括在内。”

 

“我知道我们总能想起来的,不论是关于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记忆。尽管你也知道,保质期的话最多只有一天。但,很奇怪不是吗,一下子跨越五年的跨度,想想绝对不会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啊。”

 

“艾伦大概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了吧,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虽然是个小鬼,但偶尔说出的话还是可以选择相信的。别看那家伙平时温顺的模样,真正的那家伙……可是头野兽啊。野兽固执起来的话,可是很可怕的啊。”

 

“我不确定那家伙有没有这个胆子来看这张影片,但还是在这里说了吧。利威尔,”像是下定决定一般,“我可不希望,每天都让那家伙在我的耳边絮絮叨叨啊,尽管我其实并不是怎么介意。”

 

“不过说到底,那家伙果然还是个小鬼,无论长再大果然都还是个小鬼啊。一次性让他背负太多东西的话……怎么说,无论如何还是不怎么合适啊。”

 

“还有,你从没后悔和他相遇过,利威尔。”

 

艾伦到现在都还没出现。但那已经不是他所在意的内容了。自己很少能够做出这样斩钉截铁的判断,但一旦做出判断之后自己就再也不会轻易更改。他当然比谁都要更了解自己,那么选择相信似乎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选择相信以前的自己,以及……艾伦·耶格尔。

 

他起身关掉影碟机电源时发现了另一张便利贴的存在,它正完好无损地贴在茶几上,艾伦的字迹。

 

“如果您需要的话,您的笔记本电脑昨天被您扔在了您的柜子里。”

 

如果这是指示的一部分的话,果然还是遵从的好。他思忖了一下,在这之前的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用电脑写日记的爱好,但失忆之后的自己,说不定会采取这样的方式。用以提醒之前的自己究竟忘记了些什么。

 

感谢那本日记本和那堆碟片,他至少能够接触到从前自己的一大部分,说服自己接受那些东西比想象中还要简单。剩下为数不多的记忆,大概只有以前的自己才可能留给他,他十分确信这点。

 

他是个讲究完美的人,自然记忆也是如此。

 

他决定试试,这种自己去猜自己设下谜题的方式甚至还有点有趣。

 

他将笔记本从柜子里拿出来的时候,极其随意地缠绕在电脑上的电源线令他深深皱起了眉头。这绝不是他的手笔。

 

因为碟片和日记本的消失而显得有些空荡荡的电脑桌上没有任何便利贴,但他几乎立刻就在一旁的墙上发现了一张。

 

“抱歉但我并不知道您的电脑密码……为什么到现在您都一直拒绝把它告诉我呢?请不要这样不信任我啊,利威尔先生!”

 

后半句完全是小鬼怨怼的口吻,已经完全可以想见那家伙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了,或许他应该考虑换种手段,没准儿自己还会答应也说不定。他有些漫不经心地这样想着,然后开始输入密码。

 

“Levi。”

 

不对。不过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大概小鬼也就不用每天可怜兮兮地问自己要密码了。

 

那么……

 

“Eren。”

 

依然不对。

 

那么到底是什么……利威尔有些焦躁,如果以前每天的自己都会相当轻易地猜到的话,那么大概只剩下一种排列组合了。推导出的答案唯一得可怕,而他又不得不再度尝试一下。

 

“Levi Jaeger。”

 

屏幕开始泛出光亮,而他的手心,不知何时已经泛出了细密的汗珠。

 

“脏死了,”他撇嘴。

 

与他方才的形容词相反,他的硬盘干净得可怕,除了一个修改日期为前一天的word文档之外几乎空无一物。尽管他并不记得昨天的自己究竟写了些什么,但毫无疑问,这个连名字都是“未命名”的文档正是自己的日记。

 

像方才观看影片一般,他开始逐页浏览这些日记。不得不说这很有趣,尤其是刚开始的几篇更是让他心情愉快。

 

——

 

我是利威尔。

 

非常奇怪,但我被要求留下这样一个说明为了以防万一。我想我的病,大概不至于能到了连自己是谁都记不清楚的地步吧。

 

都是麻烦的小鬼,好吧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过,希望这一天还是迟点来的好。

 

——

 

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睡在陌生的地方。

 

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尤其是当这个空间还突然出现了一个我并不认识的小鬼。

 

可能的话,也许我应该建议他去医院做个精神检查。

 

没有谁会对着一个陌生人说出类似于“我是您的恋人”这样的话的吧。

 

那个小鬼。

 

当我说出我并不认识他的时候,为什么他的眼神中会有叫做难过的成分呢。虽然这与我无关,我不可能去主动关心一个陌生人的事情。

 

——

 

被不认识的人吻了。而且他没有刷牙。

 

我的人称没什么问题,我还不至于失态到那种地步。只是我需要冷静。

 

那一拳估计够他受了。

 

——

 

好吧,那家伙说他是我的恋人。

 

并且大致向我解释了一下所有关于我的病的事情。

 

听起来还真有点像臭小鬼的胡编乱造不是吗。

 

——

 

“也许您应该考虑一下,看看那张纸条再开口比较好吧,利威尔先生。”

 

“也不要再用拳头打招呼了吧,虽然我不介意啦,但是那样真的很痛啊。”

 

我不知道他是何时开始坐在那里的,或许他自始至终都在那里,只不过我没有发现罢了。

 

毫无干劲的声音,但是藏着奇怪的笑意。

 

“初次见面,利威尔先生。我是艾伦,是您的追求者哦。”

 

我想也没想就一拳招呼了上去。这大概是我最为习惯采取的方式吧。

 

“你是凭什么,就用那个名字称呼我的?”

 

我是说,这一切都建立在之前我们并不认识的情况下的话。

 

——

 

非常棒,他说这个笔记本里面或许会有什么我想要的东西。

 

该死,看到头来我竟然还是不知道他的名字。

 

明明只是小鬼而已。好吧,艾伦·耶格尔,趁着我还记得赶紧写下来。

 

——

 

我真的想知道,他的大脑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利威尔先生,这是您揍我的第二次,尽管您不记得了,但我可都还好好地帮您记着呢。放心我并没有要……”

 

好的,次数增加为三。

 

——

 

“请叫我艾伦,利威尔先生!不要再用全名称呼我了……当然耶格尔先生之类的,也最好请您不要再用了啊!”

 

被小鬼这样请求了一天。

 

但他又说这不是第一次他向我做出这个请求了。只不过我依旧没什么印象。

 

记性糟糕这点实在不应该归罪于我。

 

——

 

……一不小心说漏嘴了啊,小鬼。如果有这个胆量打开我的日记的话,那么想必也一定做好相对的觉悟了吧。

 

也许是时候给笔记本设置密码了。

 

我想,明天的我大概是能够猜到的吧。

 

——

 

……这是什么令人不爽的密码。之前的我绝不可能没有产生过改掉它的想法的,我可以保证。

 

——

 

看来昨天的我一样没能下定决心。

 

……

 

不过后来想想确实也是顺理成章。

 

——

 

以后的我真的能在一天以内看完这些吗?尽管我对自己的阅读速度一向很有自信,但这样计算下去的话总有一天我会看不完的吧。不过如果是艾伦的话,一定会说出什么“如果利威尔先生看不完的话我也会帮您念完的”之类这种蠢话的吧。

 

到底是哪种方式更快一点,这家伙不会真的不知道吧。

 

我才不要那家伙再在我耳边絮叨了。

 

更何况……不是决定了,不要让他的负罪感更严重了吗?

 

——

 

也许是时候出门采购了,清洁剂和香皂之类的都已经彻底消耗完毕,如果再不进行扫除的话这里的环境就可以和下水道媲美了。

 

我觉得正常人都会理解我这种恐惧的,但是小鬼好像并不,他坚持不让我一个人出门,甚至固执到当着我的面就把钥匙往窗外扔的这种地步。

 

口口声声说自己已经长大了,结果行事还依旧是个小鬼,那就别再继续自以为是下去了吧。

 

……

 

结果到底还是跟来了。

 

领着大型犬购物的结果就是买了一大堆计划清单之外的商品。这确实让人始料未及。

 

这种时候问他为什么不去工作,会不会有点晚?

 

……

 

结果是小鬼自己扑上来解释说,他的工作在家就可以完成,顺便还让我放心生活来源的问题。

 

我还什么都没说,好吧,小鬼确实总喜欢得意洋洋地炫耀。

 

——

 

这是他第二次吻我。尽管被我用过肩摔扔到了地上,我承认我确实是有点反应过激,但他的表情不知为何似乎非常满足。

 

这大概是我们第二次接吻,我从日记里看到的,但他却抗议说已经很久没有和我接吻了。

 

……即使开机密码是这个,我也不想承认以前的我和他是恋人。

 

绝对不想。

 

这一次他还是没有刷牙。

 

——

 

如果我能够一夜不睡的话,那么我的记忆就会维持到第二天的吧。尽管是很愚蠢的想法,但似乎有值得一试的理由啊。

 

我绝不会承认和那家伙有关的。

 

……

 

半夜小鬼溜到了我的房间,看起来他似乎经常这么做。

 

还真是够胆子啊,艾伦·耶格尔。

 

——

 

看起来是失败了。

 

并且……早上醒来的时候,是在艾伦的怀里。

 

然后发生的一切哪怕是我也绝不想再想起来第二次。

 

 

这实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尽管艾伦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和他是恋人,尽管自己表露出的很多态度都承认了这一点,但他潜意识里似乎一直在逃避这个现实。

 

这是为什么,尽管他隐约猜到了原因,但的确有些不确定。没来由地,他现在十分想念红茶的味道。

 

然后他马上找到了答案。

 

 

——

 

三笠·阿克曼来访了。尽管之前已经在录像里见到过,但她的怒火这么久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还有更甚的趋势。这点,说实在,我并不意外。

 

如她所说,恋人不应该是这样的,至少不应该每天醒来的时刻就将对方的一切忘记得一干二净。我也承认,他值得比我更好的一切。而且他还年轻,他不该为我错过这世上太多的东西。

 

陪伴他的应该是个好女孩,至少不是我这个脾气暴躁身材矮小的中年大叔,哦现在还应该加上一句,记性糟糕透顶。

 

所以我冲他歇斯底里发了一顿火,尽管我不确定这火气究竟是哪里来的。

 

我让他滚出去,滚得远远的别再出现。

 

尽管我会有点难过,但那点难过我明天就会忘掉的吧。

 

后悔也一样。

 

——

 

我还是低估了小鬼的固执。

 

顺带一提,他的口才确实不错,至少在情话方面真的很拿手。

 

——

 

我想我能理解为什么之前的我会喜欢上他了。

 

哦好吧,现在的这个我也一样。

 

——

 

艾伦泡的红茶……很好喝。

 

尽管他端上来时的脸上,就已经写满了“快来表扬我”的字样。

 

但我可不想让得意的笑小鬼一整天都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

 

快到截稿日了,不能让小鬼继续胡闹下去了。

 

——

 

 

利威尔稍稍加快了点浏览的速度。这不能怪他自己在日记里提到红茶这样的字眼,但他现在确实十分想念红茶的味道,没什么特别的理由。于是偷工减料地,他将文档拖到了最底部的几行。

 

 

——

 

我第一次开始怀疑起自己大脑的工作机能。

 

因为我竟然开始选择不相信我自己了。

 

 

那倒也是,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被安排好的一般,连自己今早的失误都没能影响到艾伦——或者是他——设置好的进程。他或许在忘记这五年间的一切,但艾伦和他自己都在不断地帮他找回。

 

于是他还能够记得每一天,每一周,每一月的所有事,以及每一个人。

 

包括他爱着艾伦·耶格尔这个事实。他说的对,他并不后悔。

 

——

 

但我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了吧。

 

电脑的密码也没有被改掉。昨天的自己真是幼稚的可笑啊。

 

——

 

小鬼又来问我的电脑密码了。

 

……我向他保证,如果什么时候他明白过来的话自然会知道的。

 

果然还是头脑简单的家伙。

 

 

那么,是时候考虑留点什么给明天的自己了。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那大概是他所能做出的最丰富的表情了。

 

“利威尔从没后悔过遇见艾伦·耶格尔。”

 

“当然,也从没后悔过爱上他。尽管不可思议,但这的确发生了。”

 

这大概可以叫做奇迹。

 

他合上电脑,轻车熟路地走到小鬼的房门前——他知道他一定在里面。小鬼局促不安地站起身来,咬着嘴唇欲言又止的模样实在让他想笑。

 

“利威尔先生……”

 

他开口,但被利威尔恶狠狠地瞪了回去。

 

“叫我利威尔。”以不容质疑的语气。

 

然后他走上前去,拉下他的衣领给了他一个吻。

 

有那么一瞬间,艾伦·耶格尔以为他什么都想了起来,或者他什么都记得,从他们相遇的那天开始。

 

也许此前的那些日子都只不过是在做梦而已,或者这样的日子会一直延续下去。他甚至因为忍不住的哭泣,而又被利威尔狠狠瞪了一眼。

 

“我想喝红茶,艾伦。”他的恋人开口。

 

于是他忙不迭地去准备,只是眼泪不知为何完全无法停止。

 

但他知道,利威尔没有。

 

FIN


评论(1)
热度(19)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