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3-12-25

【艾利】Time for Work or Night(Levi生贺)

灵感来源于某次悲催的走夜路经历,以及感谢 @木又沒分寸 ,亲爱的和我一起脑出来的圣诞节脑洞ヽ(;▽;)ノ


其实题目和内容大概一点关系都没有


  • 现代paro。20岁大学生×35岁社会人设定。

 

  • 哪怕只是这一天,我希望他们两个人都能够幸福。

 

  • 流水账注意。无剧情,OOC,死蠢。

 

以上接受的话,请往下_(:3」∠)_

 

——It is the last gift I can give to you.

 

 

“无论如何……哪怕您再忙得不可开交,也请您早点回来吧,拜托了!这种日子竟然还要您加班,他们不知道您这一个月甚至都没能好好休息一下吗?哪怕只有这一天也好,希望您也能早点回来啊……”

 

利威尔将手机拿到了离自己一尺远的地方,表情间颇有些头疼的意味在内。他的目光紧盯着电脑屏幕上闪烁的光标,整个屏幕还依旧是一片令人作呕的空白。没必要听小鬼无聊的絮絮叨叨,这只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他这样告诫自己。只是小鬼的顽强实在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或许是压根没有意识到也说不定。

 

“而且,说实在的,我实在是不放心您一个人走夜路啊……”就算拿开了一段距离,小鬼的声音也依然不屈不挠地从话筒传到他的耳中。

 

“不放心我什么?”敏锐地抓住了关键词,利威尔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地重新将手机贴回耳朵上,“说到底,我觉得需要被担心的人,比起我来讲你才应该是那个被担心的对象吧。艾伦·耶格尔先生,请你偶尔也稍微认清楚一下现实好吗?”

 

“操心我自己的工作就够累的了,我可不希望我在这之外的时间还要操心一个小鬼。你是怎么觉得呢,耶格尔先生?”

 

“并不是这样的……请您也不要再那样称呼我了啊,”电话那段的人明显在苦笑,“好吧,就算您再怎么强调您一个人走夜路也没有问题这种事情。但是……您偶尔也要好好休息一下啊。明明是这种日子还要加班,而且……”

 

“这种日子是指哪种日子呢?”利威尔的右手一刻也没停地敲击着键盘,“只不过是放假而已,还是说你有什么别的打算?”

 

他并不喜欢这种被别人瞒着什么事情的感觉,当这个人是艾伦·耶格尔的时候就更是如此。即使有的时候对方口口声声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小鬼的谎言实在是太过拙劣,往往自己已经先一步猜到对方在瞒着些自己什么,但是却无从得知剩下的细节,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并不好受。

 

至少之于他而言正是如此。

 

“……没有什么,利威尔先生。”

 

“既然没有什么的话,那么我可以挂电话了吗?”

 

小鬼果然是小鬼,说谎话也好转移话题也好,这一切永远都没办法做到游刃有余,甚至是漏洞百出。

 

“请您别这样,利威尔先生!”音调陡然提高了,像是害怕他真的挂断电话一样,语速也急切了不少,“我只是想拜托您注意一下您的身体啊。哪怕您再怎么说没问题,总是熬夜加班对您的身体伤害还是很大的啊……我可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啊,利威尔先生……”

 

借口非常好,语气也很到位,他在心底暗暗给艾伦这次选择的转移话题的理由打了个少见的九分,只是就算如此也完全没办法将小鬼的心机完美地掩饰过去。完全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这种感觉令他无端的有些挫败。

 

屏幕右下角显示时间的数字在不断地跳动着,不经意的一瞥让他的烦躁瞬间上升到了一个顶峰。他已经在这个电话上浪费了20分钟,而小鬼还在电话那端不断地絮絮叨叨,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挂断的意思。

 

“够了。”他有些突兀地开口,强行打断了小鬼单方面的滔滔不绝,只能单手打字这点严重影响了他的工作效率,注意力也很难成功集中起来,“我才不管那些有的没的。如果你在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我大概就可以考虑今天不用回家,直接在办公室过夜了。”

 

“诶,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总之我工作完之后就会回家。当然如果你乐意的话还可以打电话继续你的骚扰,但是,”利威尔眯起了眼睛,语气也刻意变得冰冷起来,“你应该也明白的吧,打扰我工作会是什么后果。以及,哪怕你念叨上一千遍一万遍,工作没办法按时做完的话,我就会通宵。”

 

“倒是你,我可不记得我有说过我会允许你今天晚上熬夜这种话,哪怕明天是假期也不行。绝对不行。”

 

“我想你不会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吧,艾伦·耶格尔。”

 

“等——”

 

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毫不拖泥带水。如果再放任那个小鬼下去,自己今晚大概就真的可能一事无成了吧。利威尔活动着自己因为长时间举着电话而有些僵硬的左手,有些无意识地蹙起了眉头。

 

艾伦是个固执的人,他一直都知道。虽说利威尔本身也不是什么善茬儿。利威尔在公司里一直以严谨和雷厉风行出名,他的固执也是有目共睹的。但在艾伦·耶格尔的固执面前,不知为何每次他都是那个在对方的要求和死缠烂打之下最终不得不妥协的那个。

 

说是无意识的坚持或者有意识要求好像都没什么区别,总之对方的固执一直都是令利威尔无比头疼的存在。

 

只不过妥协什么的,说到底也是双方的。以自己脾气的古怪程度,有人竟然能够说服自己,这种感觉大概也不算坏。他这样自我安慰着,尝试着将注意力转回电脑屏幕上。但他发现很难,异乎寻常的难。

 

第一次,以效率著称的利威尔,在自己最为习惯的工作时间,失去了对工作的全部兴趣和注意力。这让他免不了有点挫败,尽管他绝不会去承认。

 

艾伦·耶格尔。他已经亲身体验过无数次了,和这个名字牵扯上的话究竟会意味着些什么。失控,意外,无可抑制的血气上涌和失去理智,以及最重要的,无限制的纵容和被纵容。

 

从那场严格来讲称不上是意外的相识开始,这个名字带着所有的那些名词一起闯入了他的生活,从此就再也没能离开过。

 

并不知道这究竟应该被称为什么,半年前的自己,也绝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被一个小鬼逼到,将自己顾虑重重而想永久封存起来的感情说出口的地步。

 

究竟是怎样开始交往的,利威尔也已经快记不清楚了。即使只是半年前发生的事情,但那对于他而言却好像已经是太过遥远的记忆了。就好像,现在的利威尔已经无法想象没有艾伦·耶格尔的日子。像是非常自然地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一般,即使他坚信这和对方不断进步的扫除水平不无关系。

 

习惯是太过可怕的东西。

 

他能够记得的,只有少年不算突如其来的吻,以及此后无止境的告白与爱语。他还记得少年当时泛着光的眼神,以及不断开阖的嘴唇。

 

“利威尔先生。知道吗?我喜欢您,非常非常喜欢您。大概可以这么说吧,从第一眼见到您开始,我就喜欢上您了。”

 

“我并不是在开玩笑。您不回答也好,哪怕什么都不说也没关系。只要您还能够让我陪在您身边就好。如果您还不清楚您的心意的话,我也不会强求……只是拜托您,在想清楚之前不要接受别人的告白,好吗?”

 

你这家伙,在说些什么啊。这样随随便便揣测别人的心思,你倒是真的了解多少啊。咀嚼着少年使用的词句,利威尔有些想笑,但更多的是怒火。

 

不是没有顾虑。年龄,阅历,心境,单单这几条就足以成为利威尔犹豫退缩的理由。也曾想过将这份过于不确定的心情永久地封存下去,但眼前少年的几句话,不知为何令他心头有些莫名的堵得慌。

 

“你啊……”

 

总是喜欢自说自话随便下定论。从来没有想到过别人的心情可能也会和你是一样的吗。从来没有理解过别人的顾虑,究竟是因为什么吗。

 

“我知道的,您在顾虑些什么……我承认,年龄,阅历,所有的所有可能都是我这辈子无法弥补的。但是,我喜欢您,并且不会后悔。只有这点,我是可以向您保证的啊,利威尔先生……”

 

够了。他能够感受到血气在不断地上涌。他向前一步去,揪住那个还想说些什么的少年的领子,短短几年时间似乎又长高了一大截的少年被迫低下头来,眼里的光芒明亮得令他无法正视。

 

然后,他在吻上去的同时,给了少年结结实实的一拳。

 

……

 

手机又一次响了。单调刺耳的铃声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回响着,将好不容易集中了注意力开始工作的利威尔又一次拖回了现实里。

 

将鼠标重重地摔在了桌上,他才不介意这显得有些孩子气的行为。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好不容易将那个小鬼从自己脑海中赶了出去,如今这一通电话将他之前的所有努力都一次性毁灭殆尽了。

 

他甚至已经不介意给电话那端的人来一顿暴揍,无论是或者不是艾伦·耶格尔都没有关系,面子什么的他从来懒得去计较。他甚至比较期待那个人正是艾伦,那至少省去了他去寻人算账的时间。

 

伸手将手机拿到自己面前来,利威尔摁下接听键。

 

自己的期望果然没有落空。

 

“利威尔先生。”

 

对方似乎没料到自己会这么快就接电话,“已经很晚了,利威尔先生。”

 

“啊,是吗。”他有些漫不经心地说着,在心底认真计算了一遍剩余的工作量,在所剩无几的时间面前,剩下的工作大有堆积如山的趋势。只是眼下这种情况,自己想要在假期前夕完成所有工作的愿望显然已经彻底落空。

 

或许是时候好好休息了,利威尔有些自暴自弃地想。

 

“正好,我的工作也做完了。你在家再等我一下吧,我马上就到。”

 

或者说自己只是放弃了而已。对自己也正在说谎这件事完全没有自觉的利威尔叹了口气,“为什么还不睡,艾伦。你忘了我的要求了吗?”

 

“我没有忘,利威尔先生!我只是……”对面的声音再一次提高了,“我只是有点不放心您而已啊!我给佩特拉小姐打过电话了,她告诉我您最近的工作并不多啊,是您的话应该很快就可以完成才对……”

 

“所以说,哪里有平安夜还要加班的道理啊。如果利威尔先生您的工作真的多到做不完的话……那么拜托了,请交给我做吧!”

 

总是喜欢夸夸其谈,许下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诺言,但是并非不值得信赖。这是利威尔对艾伦这头看似温顺的狼崽子下的定义。他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错。放在别人身上的话,大概利威尔的第一反应是一拳头揍上去,最好栽个狗啃泥。但是艾伦的话,不仅不会反感,他甚至还有些欣赏。

 

说是护短也不过分吧。

 

“刚好,学校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

 

“我不是都说了我很快就会回来了吗,艾伦。”利威尔叹了口气,关掉电脑抓起办公室的钥匙,“没有什么事情,期末考难道也不算‘什么事情’吗?”

 

“请您再等等好吗。”声音忽然变了,这让利威尔有些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我不想让利威尔先生走夜路,所以乖乖在办公室等我。”

 

“给我解释清楚,艾伦·耶格尔。你以为,我是那种需要担心在路上会不会被抢劫的愚蠢货色吗?”

 

“无论是哪种情况……”

 

他听到话筒那边的声音顿了顿,语气也愈发坚定了起来,“我可从来都不想让您,遇到任何的突发状况啊。”

 

“哪怕您说没关系,或者压根没放在心上也好。我可不想看到任何一点所谓的突发状况出现在您身上啊。”

 

压根就没有给他打断的机会。

 

“所以在办公室等我,我马上就到。”

 

电话在下一秒被挂断了,骤然安静下来的房间话筒中传来的“滴滴”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果不其然还是头狼崽子啊,利威尔不出声地感叹着,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他可没打算陪那个小鬼浪费时间。

 

办公室的门发出轻微吱呀的响声,这让利威尔警觉地停下了步伐。然后还没能完全反应过来的利威尔,下一刻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裹了个满头满脸。

 

“生日快乐,先生。已经过了零点啊,您总不会没有注意到吧。”

 

等他终于从不知道哪里掉出来的火红色长围巾中——他十分确信这一定和艾伦·耶格尔脱不了干系——挣扎出来的时候,这样一句话让他在原地直接呆滞了三秒。

 

完全忘记了要去质问眼前这家伙是如何骗过楼下的保安,又是怎么会有自己办公室的钥匙。所有这一切在那句生日快乐前都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啊啊,自己果然忘记了。他一边嘲笑自己的愚蠢一边感叹着。也难为这家伙还记得。真是,久违了的感觉啊。

 

“先生……”他咀嚼着这个称呼,想尝试着转移话题,全然没发现自己的手法与小鬼是如出一辙的拙劣,“那么,你是从天而降的侍童吗,耶格尔?”

 

“才不是侍童啊,利威尔先生!您不觉得圣诞老人才是更应景的话吗?”

 

无视眼前人与方才电话里的正经大相径庭的表现,利威尔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可你也没有带上圣诞帽啊,艾伦。圣诞老人没有礼物也就算了,连最基本的装扮都没有的话,你不觉得也太掉价了吗?”

 

“您的意思是说……”完全没有明白过来恋人为何会顺着自己的意思继续自己或许并不那么有趣的玩笑话,艾伦挠着自己的头发,“我只要带上圣诞帽,您就会开心是吗?”

 

“你自己看着办,我可没那么说。”利威尔叹着气,在艾伦的注视中戴好早上在艾伦的坚持下不得不戴上的手套——情侣款,尽管他不想承认——然后有些惊讶地看到艾伦真的从口袋中取出了顶圣诞帽来。

 

“要试试吗,利威尔先生?”完全忽略了利威尔足够将人杀死的冰冷目光,仿佛是很自然的将那顶火红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嘛,还是算了。因为要送您生日礼物的圣诞老人,是我才对嘛。”

 

“怎么样,喜欢吗?”

 

那样的眼神令利威尔有些不自觉地想到某种动物,他弯起嘴角,脸上浮现出浅得几乎看不出来的笑容来:“啊,毛绒绒的,看起来更像大型犬了啊。”

 

“诶,您这是什么意思……”有些沮丧地低下头去的少年,这下感觉更为接近了啊。

 

竭力抑制住脸上即将浮现出的笑容,仿佛是很自然地,利威尔走过去拉起少年的手:“回家吧。我想你准备的礼物,应该不会只有一条围巾才对吧?”

 

被恋人突如其来的主动差点惊吓到了的艾伦抬起头来,对上对方那双灰蓝色的双眼,脸上同样流露出了温和的笑意。

 

“当然。”他说。

 

“只要是您的心愿。我哪里有不满足的道理。”

 

“……闭嘴。又在得意忘形了,小鬼。”

 

“都说了早就不是小鬼了啊,利威尔先生!”

 

即使夜路会很黑,那也没关系。

 

利威尔攥着身边人的手,有些无意识地这样想着。

 

如果是为了赶到你身边的话,无论何时我都会做到的。

 

因为那是与你的约定。无论如何都不能违反的约定。

 

——当然这句话,这辈子他或许都不会说出来。

 

这一年的圣诞,没有下雪。但那早已经无足轻重。

 

他知道。他也知道。

 

 

 

Merry Christmas & Happy Birthday,Levi.

 

FIN



FT:


_(:3」∠)_其实说到底利威尔的加班只不过是他喜欢而已。嗯只是因为他喜欢


艾伦的钥匙是从佩特拉那里拿的……保安那里也是佩特拉帮忙疏通的……


啊啊好喜欢佩特拉这样的妹子……


当然还是要再说一次,利威尔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9)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