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头像来自@秋海
2016-07-23  

【Star Wars】[Skysolo]The Last Hope (FIN)

终于,对自己的本命,下手了。

作为推广无料在明天【或者是今天】的帝都SLO9 G6养老院有掉落,作为本人被停运的高铁坑在了本地的补偿……

非常乏味的一篇,但是还是希望各位能阅读愉快_(:3」∠)_


Author: Asaki Kiri

Fandom: Star Wars

Rating: PG

Characters/Pairings: Han Solo/Luke Skywalker


在你的眼里,卢克·天行者究竟是谁?


——对其他人而言,他是传说,是英雄,是绝地武士。是银河系光明的符号。

而我只认为,他是我的朋友。是我值得去爱的人。

 

ACT 1

 

距离卢克·天行者上一次登上千年隼已经过去了整三十年。

三十年前的那场背叛对一名绝地来说绝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他的销声匿迹亦是如此。他的人生总是重复着这样的轨迹,不断地犯下相应的错误,然后试图弥补。

他无法将本·索罗的堕落全部归结为原力的考验,或者是冥冥之中的命运的指引。他的后半生一直在遵从着原力的旨意行事,从他成为学徒的第一天起。他也曾以为自己会永远不让自己所爱的人再度失望,但黑暗面的再度崛起让他不止一次地意识到,也许在本·索罗的眼中,达斯·维达比安纳金·天行者更像一位英雄。

而他无法拯救这样的本。即使他以那位回归原力多年的,代表着光明与希望的绝地武士欧比万·克诺比的名字为他的侄子命名,即使他竭尽全力将自己毕生所学亲手奉上,他也没能让本从那条注定要毁灭的道路上回来。或许他也开始相信了,原力获得的平衡总归是短暂的,光明与黑暗的交替更迭也不会因为安纳金·天行者的死亡、帝国的覆灭以及一纸对于新共和国来说有些太过轻描淡写的《银河和议》的签署而停止。

他看着眼前本布满憎恶的扭曲的脸庞,却连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即使对手是站在尸山血海之上,毫无慈悲心地称呼自己为凯洛·伦的他从前的学生,卢克·天行者在那一刻想起的却永远只有那个庆典日的当天,在贝斯坪的机场上第一次登上千年隼的孩童的脸庞。

“他会长得很像你的。”卢克看着那个脸上洋溢着自信与兴奋的男孩,他正熟练地操纵着第一次见到的驾驶舱的面板,男孩的五官已经初具轮廓,而他意外也不意外地在那张脸上认出了自己老友的眼睛的形状,“看他这样,活生生是你年轻时候的翻版。”

韩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我可没想过要让她今天就开始跑科舍尔航程。别说12秒差距了,现在的她估计连起飞都难。”

“一如既往的故障,还是一次失败的改装,索罗船长?”卢克学着他的样子耸了耸肩,得到了韩一个并不怎么有责备意味的瞪视,“这还真是……令人印象深刻。鉴于我们现在还好好地在贝斯坪,而不是霍斯的某个冰洞里吃着万帕冰淇淋。”

“如果你觉得万帕做成的冰淇淋很好吃的话,我当然不会拦着你。”韩将有些不情愿的本从驾驶座上抱下来,黑发的小男孩向他撅起了嘴,皱起眉头、下巴微扬的模样简直就像是莱娅·奥加纳·索罗的翻版。

显然他的瞪视对于韩而言并没有一个怒目圆睁的莱娅来得那么有效果,但多少也起了点什么作用。韩向本的手心里塞了几枚硬币,然后哄他去不远的小摊那里随便买点什么,庆典上永远不缺色彩缤纷的糖果,合法或非法的饮料,以及新奇口味的冰淇淋——当然不会有万帕口味的,这可能是卢克一生的遗憾——本高高兴兴地去了,似乎已经把方才的不满抛在了脑后。

短暂的静默之后,卢克先打破了沉默:“他的原力很强。”

“莱娅已经告诉过我了。”韩在一片凌乱的驾驶舱的角落里翻找着,然后带着胜利的笑容举起了满满一玻璃瓶蓝色的饮料,“不过我告诉她,我看不出来这对于本而言有什么差别。你是名伟大的英雄,或者随便什么玩意儿,莱娅也是如此,而我只不过是比随便一名走私犯更像个英雄一点点而已。即使莱娅告诉我她也拥有你的那份力量,从头至尾我也没有看出来她与我有什么不同。”

“你是想告诉我,原力不影响你爱她。”卢克接过韩递给他的那杯饮料,因为没有什么可疑的气味而选择了一饮而尽。紧接着,年轻的绝地武士就开始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当然。”韩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那瓶看似人畜无害的酒精饮料,向依旧在咳嗽的卢克露出了一个胜利者的笑容,“我爱她是我自己的选择,就像我爱本与你一样。我不会因为他未来也会成为一名绝地这样的理由就放弃去爱他、或者比以前更爱他——”

“实际上无论是哪个选项,我都希望那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毕竟我这一辈子就是这么活下来的。”

卢克在咳嗽的间隙思考着合适的话语,但在他平复了心情之后,他发现自己好像什么措辞在当下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韩喝完了瓶内剩下的所有酒精,然后有些惊讶地发现卢克的杯子也已经空了——他知道这个曾经的农家少年一定是把它认成了塔图因的蓝奶,但他没想到这个近两年来他越来越无法用“小孩”来称呼的绝地正毫不掩饰地凝视着自己,用一种他无法理解的表情,这让他莫名地有些想笑:“我可没想到你真的就那么喝了下去,先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那不是你的错。”卢克的视线稍微偏了偏,也没有挪开很远,他的眼角有些泛红,但是气息已经平复了,“毕竟我以为,我这辈子所有的倒霉事儿都已经在千年隼上遭遇过了。那个冗长的列表里如今又终于更新了一项。”

“永远都有新的倒霉事儿在眼前,对吧?我对此表示很抱歉,但这不是千年隼的错。”

卢克不置可否:“但我现在至少知道了一点,你确实是一名好父亲。”

“——你真的这么觉得?有些人可不这么认为。”韩咕哝着,“他们觉得本的父亲是个义军将军,是个银河系的英雄,谁会想真正地拥有一个像我这样的走私犯父亲?”

“本。”卢克试图向他指出现实。

“比起我与莱娅,他似乎更崇拜你。也许你说得对,原力会对人产生彻头彻尾的影响,至少你的人生已经全然变了个样。本喜欢力量,喜欢那些‘伟大’的‘崇高’的东西,这些都不是一个走私犯可以带给他的。”

“以及我。”卢克轻轻地说着,看见韩突如其来的如同被电击中的表情有些歉意地耸了耸肩膀,“对不起,我只是想告诉你,实际上,能成为你的孩子,对于本而言是一件相当幸运的事情。你的心底充满着善意,以及爱。那比单纯的‘力量’要重要得多。毕竟爱对孩子而言,是唯一不可替代的东西。”

而他忘记告诉韩的是,原力注定拥有着两面性。或许韩的初衷是好的,他期待着将他的的人生完全地掌握在自己手里,有时他会为这件事与卢克争吵,觉得他太循规蹈矩,太过遵从于命运所给定的轨迹。但卢克无法为自己辩解的是,这也是他自己的选择。选择以自己的一生来侍奉原力,来为整个新共和国服务,为整个银河系所有人的期盼而活,对于绝地而言,这是人生的唯一道路。

 

ACT2

 

韩·索罗是最不希望本接受绝地训练的人。实际上如果要说的话,整个银河系没有之一。韩曾在议会上差点一枪崩了那个提出要让本接受绝地训练的提议的议员,而莱娅·奥加纳·索罗甚至并没有尝试过出面阻止。

“我想不通。”韩在议会门口直截了当地堵住了卢克,而卢克甚至不需要运用原力感知就已经清楚了韩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你能想通,那你就不是你了。”他叹了口气,“而你知道,这就是议会的运作方式。他们选择他们认为对整个新共和国最好的决议,然后投票予以执行。他们不会将个人的情感因素考虑在内,因为往往他们认为这会影响整个决策的作出和执行,妨碍他们以最正确的方式得出结论——”

“那么你的意思是,你会同意训练他?训练本?在莱娅已经为了整个银河系的未来交付了她的全部精力之后,你还要我们双手奉上我们的孩子?”

“这不是简单的关于同意还是拒绝的问题,韩。它关乎到了责任,关乎正确的选择。我不知道本是否会成为一名绝地,但我相信一切自然有原力的指引。”

“那么,是你们绝地都这样,还是只有你是这样?”韩一双锐利而异常明亮的眼睛紧紧盯着他,这让他觉得整个人突然就无处遁形,“你们习惯自以为是地告诉别人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到头来连个理由都懒得去解释?我曾一度以为原力不过是纯粹的运气,直到如今我也依然这么坚持,因为我无法理解。无法懂得。到底原力与责任的联系有没有那么紧密。”

“我只是个普通人。”他的语气没有丝毫缓和的痕迹,“自然不会懂得什么原力的暗示,什么命运的指引,但不代表我不清楚什么事的发生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我的命在我手里,别的什么都无法阻拦我自己的决定,这是我活下来的唯一理由。

“而你呢?

“你告诉你的学徒们,为了银河系的未来,他们必须要成为一名绝地。他们必须抛下一切,将身心都奉献给所谓的伟大事业。

“而作为他们的父母,他们想听到的大概只不过是一句,‘我是自己想成为一名绝地’而已。

“我理解,崇敬你们的伟大理想。但我永远不会为它所束缚。而你不一样。你和莱娅都是如此。责任对于你们而言已经不是荣耀,而是枷锁,就像那块勋章一样的枷锁。你不适合这样的枷锁,孩子。

“告诉我,你上一次发自内心地笑出来是什么时候?”

“而我适合什么呢。”卢克苦笑着,取下右手的黑色手套,为手套所完美遮掩的烧焦了的电路与仿生皮肤赤裸裸地出现在了韩的眼前,“我从没有想过,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什么。这是过去的那段岁月中对我唯一有意义的印记。我也许的确是拯救了整个银河系,但在我看来,它的意义甚至比不上我拯救了我的亲生父亲。”

“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他想了想,然后重新戴上手套,缩回到被韩评价为“一点也不适合他”的绝地壳子里,“是在恩多。为了谢谢你还记得在舞会的间隙告诉我,你将永远陪在我身旁。”

韩就那么愣在了原地。

卢克的话既简洁又短促,甚至有着些微的颤抖:“你没有听到我的最后一句话。”

你没有听到我的最后一句话。

原力再一次很好地遵从了他的意愿,这套被赫特人嗤之以鼻的“绝地的把戏”,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将它用在韩的身上。

然后他匆匆地走开了,脚步慌乱而莽撞,看起来几乎就像多年以前在塔图因的那个农家男孩一样。

 

 

ACT 3

 

三十年前他从纳布离开的那天,下午的阳光实在很好,也许是太过于好了,偶尔甚至能让他想起塔图因的午后,二重阳光照射在寸草不生的沙地上。

他还恍惚记得,在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那时他还只是个农场男孩。还在年复一年地看着塔图因同样的落日。他担心自己会一辈子困在那颗贫瘠的星球上,拼了命地想要离开。

却从没有想过,离开之后他还能做些什么。

原力给了他答案,给了他指引,然后他没有想到的是,有朝一日他会主动寻求塔图因的庇护。即使所有人都在告诉他那不全是他的责任,包括这些年来他已经甚少看到的本·克诺比的原力鬼魂,包括痛失爱子的莱娅·奥加纳·索罗。

莱娅从未想过要责备她的兄长,即使是在自己的亲生儿子堕入黑暗面之后,她也没有像那些无知的议员们一样将所有的错全部归罪于他。她的头颅依旧高昂,痛苦也几乎无损于她的美丽与智慧,卢克感激于她的体贴,但他依旧无法忽略莱娅日复一日苍白下去的脸庞,和越来越简短平静的话语,而每当他意识到自己造成了多大的痛苦,胸口中的那份疼痛便也随之加倍。

只是这样的他根本没办法去面对韩。

这不是简简单单的欠他一命或者是什么简单的数字上的债务就解决了的问题。韩再一次证明了他关于本的部分是正确的,正确到卢克完全没有办法为自己辩解。即使韩最终点头要卢克训练本成为一名绝地,那也是出于一名父亲的心情,而无关任何大义——

他不希望本重复他的外祖父的悲剧。他知道卢克也不希望本成为下一个安纳金。他信任卢克,这才是他最终放手的理由,而卢克知道、明白,最终却还是彻底辜负了他的期望。

韩·索罗在整个银河系中,爱的人甚至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他一旦爱上了,便会不顾一切地希望自己所爱之人拥有整个银河系中的全部珍宝。

而这也不是卢克第一次发现,成为了这最朴素的爱的阻碍的,正是自己。

卢克·天行者曾经真正地爱过谁吗。他对着纳布的湖区美景久久不能回神。也许他曾经试图爱过,他对着自己低语,但最终他发现了,自己甚至没有得到那份爱的资格。

在他的记忆中,三十年前的那次离开并不比塔图因的仓皇脱逃好上多少。他依然是什么都没有带上地离开了,驾驶着属于卢克·天行者的那架X翼,手动设定的目标是他以为不会再回去第三次的塔图因。他还记得,他从那里离开的时候,带着R2-D2与C-3PO,身边有饱经沧桑但依旧睿智的本,和在小酒馆认识的韩和伍基人楚伊。

尽管他那时深陷于悲恸之中,但那时的他不孤独。终于得来的解脱与冒险的快感虽然有些迟来,但终究将他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彻底淹没。而终于成为了一名绝地的卢克·天行者,在驶离了纳布之后,整个银河系的声音对于他而言,就只残余了自己的呼吸声。甚至连原力都不再对他低语。他应该带上Artoo的,卢克不无后悔地想,但随即又将这个念头彻底掐灭。

也许这也是原力对他的惩罚。

他注定走上这条孤独的道路,注定无所依靠。

注定将为他所爱的一切,燃烧自己的一切。

 

ACT4

 

在千年隼再次成功翱翔于星际的不久之后,韩·索罗死了。

死在凯洛·伦的手下。

原力告诉了他将会发生什么,却没有告诉他应该如何合适地表达自己的悲恸。

他离开的时候韩不知情。韩死的时候他也无法在场。从此卢克·天行者真正在乎的人又少了一个。

或许这就是绝地的一生。他对着脚下新立起来的墓碑有些苦涩地想,不断地失去,然后最终回归于原力,以最朴素的方式。

即使躯壳已经开始颓败,但原力依然与他密不可分。他的原力也许在这些年间有着缓慢的进步,或许最终可以保护他想保护的一切,但他依旧无法拯救他想拯救的任何人。他与韩之间也许存在着如同一整个银河系中的星球一样多的不同点,但在这点上,也许他们的确很像。他们不轻易交付爱意,一旦交付了,他们便不会为这份爱订下任何一个期限。

卢克·天行者爱着韩·索罗。即使不是以爱着莱娅的那种方式,但他迟钝到如今才最终打算承认。

韩不是原力敏感者,不会以本和安纳金那样的形式再度出现。

他比谁都要清楚这一点。

但他会怀念韩,在一切都彻底结束之后。在这场漫长的、不仅属于他的银河系战争之后。在卢克·天行者最终选择抛下一切之后。那一刻或许很近,或许很远,但在原力的指引之下,这一天终将到来。

蕾伊站在他的面前,递给他曾属于他的父亲的光剑。

而他的目光越过了她年轻的面庞,直直地凝视着山下那个锈迹斑驳却依旧骄傲地屹立着的“她”。韩·索罗爱着千年隼就像他爱着莱娅一样,卢克不需要任何说明就能看出这二者的共通点。

而他的嘴唇翕动,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却只能发于一语:

“愿原力与你同在。”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如同一个新的希望。这让他忍不住揣测当年的本是否也曾以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

他说,愿原力与你同在。

 

FIN

 

FT

 

首先必须承认的一点,本人没有死于守望屁股。但是至于为什么到现在还在赶稿,一定是我自作自受。

理想中的Skysolo一定是那种唯一的soulmate,不需要言语即可明白一切的,银河系一辈子的好哥们儿,可以一起去科洛桑花天酒地,在霍斯吃万帕冰淇淋,最后一起坐在塔图因的废弃农场的边上喝着蓝奶。也许是只差一个吻,也许是什么都没开始,但是这样的感觉于我而言是最棒了。

那么,非常感谢你带走这份无料,虽然是个很乏味的故事,但如果能稍微地打动到你就太好了,欢迎repo啊!【捂脸

 

Asaki Kiri


评论(5)
热度(84)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