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5-10-01  

[授权翻译][EC/狼队][R]Space Jam V

Space Oddity:

大家有没有发现TEF其实是Third Earth Fleet的缩写XD


Chapter 5: Don't tell me you didn't enjoy it 别告诉我上回你没有乐在其中


他整整刷了一个多小时,才感觉自己勉强洗干净了。

 

Charles筋疲力尽地从狭窄的淋浴间里走出,紧张的氛围终于被热水与蒸汽带离了他的体内。他瞥了一眼镜中的自己,他终于把那些黏液都弄干净了——包括头发上的那些,几乎像是花了他整个世纪——然而他脖子上有一圈淡淡的淤青。

 

真棒。现在所有人会看着他的脖子提问了。似乎被斯格拉人喷了一身鼻涕还不够劲爆。

 

他穿好裤子走出来看见眼前的床时再也抑制不住想要直接躺下去的冲动。他真想保持这个姿势直到永远。毕竟作为大副,他这张床可是整艘船上第二舒适的呢。

 

要不是指示灯闪了几下,Charles说不定真的就一直呆在他的卧舱里不出去了。

 

“Charles。”

 

“啊——Raven,”他有些失望地翻了个身子,“你——你在这干什么?你应该不能接入卧舱才对。”

 

“我获得了暂时的权限。”AI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得意。她给自己设定的投影形象看上去像是某种被许多触须缠结在一块的外星人。这在半空中翻腾的全息投影图像似乎拥有催眠人的能力。

 

至少她没有在嘲笑他。她完全可以用斯拉格人的形象出现。

 

“说吧,是什么指令让你获得了这个权限?”Charles嘟嚷着又翻滚了一下,重新趴在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

 

“指挥官让我告诉你现在可以休息了。”

 

“他怎么不直接通知我?”Charles嘴上的语气虽然冷嘲热讽的,但他却心里一沉。Erik大概根本不想见他。Charles也不想见他。他并不怪Erik。

 

他尴尬到了极点。还有什么比不仅被斯格拉人的喷嚏溅了一身,还被他们护送的普通公民掐着脖子这样的事情更难堪的?Charles想要哀嚎。他感觉糟透了。无论是Cain是他的继兄还是他们家庭的问题,毫无疑问Charles已经做好了斗争的准备。

 

至少肉体上的准备已经做好了。

 

他当然还记得Erik在电梯里盯着他看的感觉。他的朋友像往常一样难以理解,但当时显然还有一些其他让他困惑的东西。说不定是在疑惑为什么当初会选择Charles成为自己的副官。

 

Charles有种想要缩进被窝里的冲动。他原以为已经远离了好几年的不安感,现在由全被Cain Marko完完整整地带了回来。好吧。至少可以肯定的是,Kurt依然是能够让Charles的生活变得一团糟的存在。

 

“Charles。Charles。”

 

“什么?”Charles被拉回现实。

 

Raven在看着他。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他不知道Raven选择投影成这样有什么深层的意义。他觉得以前在哪见过这个物种,他发誓他绝对看过。“过去的2.5分钟里,我一直在尝试吸引你的注意力。”

 

“抱歉,Raven,怎么了?”

 

“指挥官他还让你感觉好些了之后去找高级军团兵McCoy报道。”

 

Charles想要拒绝,但和Raven这么说并没有太大意义。她不过是在担心自己,只有Erik才是这篇宇宙的中心,只有他的话才是最终指令。

 

他发出一声叹息。“嗯,好吧。谢啦,Raven。”他突然想到那个有些害怕知道真相的问题,“Erik把我的——Cain怎么了?”

 

“Cain Marko现在正关押在拘留舱A中。”Raven的全息投影图像闪了一下,“目前的生命迹象表明,他依然处于昏迷的状态。”

 

还好。至少Erik没有把他踹下船。可.....

 

“老天,真假?”Charles下意识地喊了出来。Erik只说他把Cain弄晕了,并没有把他弄得脑死亡啊。Charles只好用相位枪有许多眩晕等级可以选择来安慰自己。

 

Raven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这大概是个无法计算的问题。

 

“嗯,就这样?”

 

“没错,Charles。”Raven大概是在打量他(尽管如此,理性依然告诉他AI并不能判断他人的性格,他们看上去也没有这个功能)。“我们目前已经重新进入了超时空。一旦脱离超时空后,我们将会在TEF泰塔利姆宇宙空间站(TEF Space Base Titanium)停靠。”

 

“好的。”Charles,说,“我会在那之前赶回舰桥。”

 

“了解。”Raven的全息投影消失了。

 

Charles又只剩下一人,他向球一样蜷缩在床上。他需要点时间去思考回区舰桥看见Erik那张脸时该怎么办。

 

还有,,Scott和Logan。

 

X

 

“你他妈看啥呢?”

 

Scott的视线从通讯板上抬起,看着Logan笑了笑。“看记录。”

 

Logan无动于衷地看着他。“啥记录呢,傻逼?”

 

“你这话说的,你说是什么?干!当然是那狗日的重播!”他把通讯板丢给Logan,以防万一地匆匆扫了一眼领航员。他们的指挥官依然盯着缠着绷带的手在发呆,警报解除。

 

然而谁特么又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Logan接过通讯板,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Scott一直在循环的长达五秒的视频。他把它从Raven的缓存文件中提取了出来。真该死,他到底是个机头,这类事情简直是小菜一碟。“打喷嚏的斯格拉人”,他准备叫这个名字。或者叫“倾盆黏液”。或者——

 

“你是不想活了吗?”Logan把通讯板丢还给Scott后问了一句。

 

Scott在它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前抓住了通讯板。Logan没事总喜欢弄坏他的东西,真是太讨厌了。“才没有。但是得了吧,这真的太搞笑了啊。”

 

Logan不可置否地哼了一声,点燃雪茄之后微调了一下操纵杆,顺带检查了几个读数。

 

“我又没笑Charles。”Scott嘘了他一声,又向身后偷偷瞟了一眼,“我笑的是Alex,好吧?Charles只是碰巧也在这个视频里。”

 

Logan露齿一笑。这样子让他看上去像只鳄鱼。“我真希望你把同样的话也说给指挥官听听。”

 

“去啊,蠢货。”Scott冷笑着把通讯板收了起来。他一会还要给Alex所有的朋友都欣赏一下这个视频呢。还有他朋友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的兄弟。

 

不过他应该给Charles打个马赛克。他还不想英年早逝。

 

Logan哼了一声。“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你竟然还会思考。”Scott压低了声音。我去,指挥官终于动了一下。自从他回到舰桥后两小时之内,他一直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他是把斯格拉人揍下飞船了还是怎么的?老天哎,要是由于Raven的故障而错过了这一幕,Scott一定会懊悔得捶胸顿足。

 

电梯门突然滑开,真他妈是说曹操曹操到,Charles走了进来。大副看上去很冷静,但Scott这个混蛋隔着大老远就能闻到恐惧的味道——搞他妈什么,脖子上的那些事淤青吗?Scott又警惕地回头看了一眼领航员缠着绷带的手。

 

突然他的好奇就像爆发超新星一样熊熊燃烧。最终Scott还是放弃了。他还想好好四肢健全地活下去。

 

整个舰桥的人都在盯着他看,虽然还有一些正在假装忙活手头上的事情。Scott看着Charles抬着下巴,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现在Scott是真的想好好嘲笑他一番——“祝你幸福(gesundheit)①”在他脑中一闪而过——不过很清楚,谁敢先提到半个关于“意外”的字眼,那人的脑袋绝对会被领航员给拧下来。

 

“长官,”Charles与Erik对视的眼神非常微妙,他们就这样盯着彼此,仿佛这个宇宙中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样。Scott总偶感觉Charles在酝酿些什么,看上去是准备发表一通演讲似得,但他们的大副看见指挥官的手时,竟然犹豫了。“你的手怎么了?”

 

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担心。像是Erik得了某种绝症一样,像是他的手指上裹了一层除了绷带以外的东西一样。这搞什么鬼。

 

不过至少他们弄清了一件事——如果Charles并不知道Erik的手是怎么弄上的话,那造成Charles脖子上出现淤青的人肯定也不是Erik。Scott现在并没有能够职责Erik的借口,但真相如何,谁又知道呢。他和Erik交往的时间也有一阵子了,那男人确实有些问题。

 

不过像是这样,我去,继续往下想Scott还真是觉得有些内疚,毕竟那是Charles啊。如果他敢欺负他们的大副,Erik绝对会是第一个去宰掉他的人。他们两个人看上去有种微妙的惺惺相惜,我的老天爷噢。

 

“没什么。”Erik的声音很生硬。噢,真棒,Scott想,竟然还学会说谎了,我的天

 

现在他们又在凝视着对方。Scott感觉自己就像是一颗电灯泡,真该死。他就不应该来这艘狗屁的船。

 

Logan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Scott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进行怎么样的交谈,当然可以肯定的是Logan一定是快疯了。

 

“好吧。”Charles终于说了一句话。我去,他们的谈话依旧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Raven把他们从这蠢透了的尴尬中拯救了出来。她向大家宣布,“即将接近下一个航点。预备脱离超时空。”

 

“她会说预备一定是因为你,”Scott讽刺了一句Logan,“因为不提醒一下你的话,谁知道你又要准备干什么。”

 

“去你的。”Logan不紧不慢地回敬了他一句。比起看着大副和指挥官之间的迷之沉默,这样坦率的事情让Scott自在多了。

 

他们的船从去曲速飞行中脱离,Logan一定是在暗中证实自己的实力,这一次甚至连晃动都没有。普通的星空出现在他们的视野内,Scott看着屏幕上恢复稳定的读数。感谢上帝,这回他们终于是这方圆几百万光年内唯一的一艘飞船了。要是再来一个不速之客,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十五分钟后将抵达泰塔利姆空间站。”为了照顾那些真的想知道的人,他只好大声宣布。

 

“Cassidy,给他们发一条消息,告诉他们我们正在靠近,请求驶入装卸港。”领航员继续望着远方,在舰桥另一头的Charles似乎正在忙碌。

 

“是,长官。”

 

Scott看了一眼船上的时间。因为他们在超时空里进进出出的,所以这感觉从大铁块出来之后只过了四个小时,但根据Raven

上的记录,他们已经行驶了十五个小时,所以......

 

“嘿,现在好像是凌晨五点。”他把船上的时间和空间站的时间比对了一下后大喊了出来,“傻逼,我们来套路讨论换班的问题。”

 

“Summers竟然有时间概念。”Logan说,“我真惊讶。”

 

“你们两个。”领航员警告了一下Scott,这让他们两人都静了下来,也不再发出相互吐槽对方的声音。

 

接下来的十来分钟里都相当安静。Scott突然有些好奇泰塔利姆是不是还和伽利姆一样塞满混蛋。等等,他突然想起来在雷蒂姆空间站上还有一个让他在这整个星系中最想教他做人的混蛋——

 

“泰塔利姆同意了我们的请求。”Sean报告,“我们的登陆码头为22T。”

 

“开过去,Howlett。”领航员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你要敢手抖的话,我绝对会让你把飞船外的刮痕全部亲手磨平。”

 

“一次而已,长官。”Logan说着的同时,空间站也出现在他们视野范围内,“一次而已。”

 

Scott哼了一声。“一次也受够了,蠢货。你上回直接把我们开向了Stryker的船。故意的吧。”

 

Logan像个疯子一样笑了笑看着他。“别告诉我上回你没有乐在其中,长官。”

 

领航员没有任何表示,不过Scott可以从这里看见大副脸上的表情。Charles的嘴角隐约地翘了一下。

 

“Raven,清除系统日志。”领航员犹豫了一下才接着往下说,“不然他们会看到我们和斯拉格人相遇的记录。”

 

“了解,长官。”

 

Scott看见Charles抖了一下。这真的糟透了。

 

“指挥官,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先在进行报告前和你聊聊。”Charles用了听上去最正常的声音,这说明他现在糟透了。

 

“当然。”领航员不可置否地答。Scott内心中的警报终于得以解除——全都没了,再也不用担心被他们两人之间那些根本都不知道的西所误伤。

 

Logan非常完美地降落在装卸港里,就像他们从超时空中脱离一样无暇——这混蛋只要不犯浑的时候还真是挺厉害的。“切换自动巡航模式,启动牵引光束。”他把雪茄懒洋洋地从嘴里拿出。船平稳地停了下来后他接着说,“先生们,我们到了。”

 

“船舶安全。”Scott也跟着加了一句,输入最后的指令,“已确认密封,氧气水平稳定。正在放下舷梯。Azazel把引擎关闭了,长官。”

 

“告诉他直接去充能,”领航员下令,“我要这艘船在一小时内整顿好。”

 

“是,长官。”Scott给Azazel发送了一条消息,对方回了他一条已确认。老天,那家伙有时候比Raven还像一个机器人。

 

“启动休眠模式。”Raven说,“长官,系统文件已经全都整理好了。”

 

“谢谢,Raven。”领航员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所有人马上离开舰桥。一小时后回来报道,解散。”

 

Scott非常自觉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作为一个空间站来说,泰塔利姆非常小。可谁知道他又会在这里遇见谁呢?

 

他对上Logan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笑。


译注:
①gesundheit 这句其实是德文,使用场合和英文的bless you差不多。

 

X

 

Charles等到大家都离开舰桥时,他依然待在原地。Erik也没有走,他站在椅子前背对着Charles。Charles的目光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毕竟Raven已经进入了休眠模式,空空如也的主屏幕上一片漆黑。

 

“Charles,”电梯门关上的同时,Erik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你没有去找McCoy。”

 

“对。”这根本没有说谎的必要。Charles不讨厌Hank,但他也不想回答Hank可能会向他提出的问题,“没有必要去找他。”

 

Erik终于转了过来,Charles看着他。Erik望着他出神,此刻Charles由衷地希望自己能是一位读心者。Erik的样子太有特色了。剪裁得一丝不苟的制服下是站得笔直的身姿,伫在原地注视着Charles。显示屏上的微光给他的脸上镀上一层光边,在颧骨上投下一片阴翳。Charles也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看着他,用不太适宜的方式钦慕着他的友人兼指挥官。

 

“好吧。”Erik说。Erik从不会过多的逼问Charles没有必要知道的细节,更别说强迫他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不管Erik变成了什么样子,Charles非常喜爱他。也并不是说要完全盲目地接受Erik——他知道什么时候该放手。

 

Charles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竟然还有像Erik这样的人,直到亲自遇见了他。如果不趁着当时和他好好聊聊,他还真不知道可以等到什么时候了。

 

“你想要我的保证?”Erik的提问打断了Charles的思绪。他有些坐立不安,心不在焉地摩挲着手上的绷带。

 

“呃,对。Raven告诉我Cain依然在拘留舱里昏迷不醒。”Charles只好唐突地说,“等他醒来之后,我们怎么办?”

 

Erik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继续把他丢在那儿。”

 

“你是知道的,他回火冒三丈的。”Charles微微一笑,“我们最好别这么做。”

 

“那他就不应该想要弄死你。”Erik非常现实地说。

 

“这......”Charles淡淡地笑了一下,“其实是我先动手的。”

 

Erik挑起眉毛,但一句话也没说。“Charles,不然你还要我怎么做?他很明显想要谋害我的船员。如果他不是一个普通公民,我早就把他送上军事法庭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在这附近根本找不到可以放下他的卫星。”最后那一句话基本上是从他的牙缝间挤出来的。

 

Charles眨了眨眼睛。“我猜,可以等他醒来之后,让我去和他谈谈。”这是他想到的最好的打算。他还是想好好完成这个任务,把他那价值三个星系的继兄送到指定的目的地。

 

Erik看了他一会,现在坐立不安的人变成了Charles。他看不出Erik此刻的心情,Erik永远都像这样完美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好,”他说,“我们会安排好的。”

 

Charles又不傻,Erik用“我们”来结束时,他感受到了一丝暖意。

 

“我们还要像上面报告与斯格拉人的接触。”Erik扯了一下嘴角,改变了话题,“我虽然并不觉得会发生什么。但是我们最好还是严格按照章程来处理。”

 

Charles点点头。“我懂。当然,我们去把它了解了吧。”

 

Erik点头示意了一下,Charles先动身走进电梯里,和Erik并肩站在里面,向下离开了舰桥。站在Erik身边让Charles觉得很安详。他的朋友并没有离他而去。之前他还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真是太蠢了,根本没有任何担心的必要。

 

“我记得,”Erik的声音夹杂在电梯运行的杂音里,轻得几乎要听不清楚。他一直平视着前方,“我在第一地球上,确实见过海胆。在水族馆里见过。”

 

Charles也笔直地看着前方,但他没有忍住自己嘴角的微笑。此时好像有一股暖意从他的身上缓缓流过,扩散至他的四肢百骸,沉积在他的体内。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捧起Erik那只没有手上的手,但体内每一寸的理智都再阻止他。

 

“Erik,那真不可思议。”他笑着说。但愿他的声音听上去不要被自己心中满溢的爱慕所出卖,“我敢打赌那一定很惊艳。”

 

“没错,”Erik静静地答,“它们确实很惊艳。”

 

电梯停止运行,门向外打开,它们两个人都从舷梯上下来,走进空间站里。

 

那股暖意依旧没有离去。更让Charles惊讶的是,它竟然停留了那么久。


评论
热度(21)
  1. Asaki KiriSpace Oddity 转载了此文字
  2. +光中的暗影Space Oddity 转载了此文字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