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5-09-28  

[授权翻译][EC/狼队][R]Space Jam II

Space Oddity:

Scott和Logan之间相处模式其实也没到见面就撕的程度。

以及,其实Erik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悄悄恋爱了。


Chapter 2: I think I'm going to be sick 这真是太丧病了

Scott Christopher Summers,第三地球第322部队的高级军团兵,TEF钢铁之心号的机工长(老天,叫机头就好了嘛,蠢货。①),在窝了一肚子火后终于荣幸地从帝国学院毕业了。


那些了解Scott的家伙们都会说,这根本就不正常啊。然而事实上,正常得不得了。


他今天真是要气毁了。因为他发现了两个事实。


事实一:他的小弟弟Alex竟然被分派到了钢铁之心。


事实二:出于不为人知,甚至是连外星人都不知的原因,领航员竟然让Logan 狗日的 Howlett去监管那群士官生。


日哦。


来看看现在,从舰桥里解放的Scott终于松了口气,他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他竟然打断了那可怜的执行官两次——而且还是相当毫不客气——他当时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嘛。Scott觉得如果他再第三次犯下这样的错误,领航员可能也许大概会在炒了他鱿鱼之前就把他的脑袋给拧下来。


出于对那家伙的恐惧,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其他人不敢找Charles Xavier执行官的麻烦的缘故(他的四周永远一个人也没有。By Scott的猜测)。


Scott在船舱里奔跑的速度快得几乎都可以把船震成两半了,他差点就撞上了三个路人。那三个家伙还是在最后关头跳到旁边躲闪才躲过了一劫。他和这几个人不过是点头之交而已,但对于Logan他可谓了若指掌。所以他知道Logan会把这群士官生带去哪里。


并不是说因为担忧什么的啦,但Scott还是相信那些士官生呆在哪儿都要比被直接抛射到外太空要好得多。当然他更担心是Logan和Alex和其他二十几个人或者来路不明的生物呆在同一间房子里相处。


Scott找到了他们。果然,Logan、Alex还有二十来个来路不明的生物正在轮机舱里。


“——未经允许就跑下来,被我抓到了。”Logan叼着那根滑稽的雪茄说道,“而且我可以保证,你的下场肯定不好看。我要亲手把你交给老轨②,等他训完你之后,你估计连底裤都不会剩下。”


“Logan,”Scott说话的同时Logan的依旧笑容灿烂。他看上去精神有些恍惚。


“还在想为什么要从舰桥那边滚过来吗,”他说,“听好了,小子们,来见见你们的机头。”


所有人全神贯注地看了过来。当然,唯独除了Alex。这个傻蛋。他交叉双臂抱胸,一脸不屑地看着Scott。“你们两个人仿佛都在逗我笑一样。”


“找个管事的,”Scott朝Logan吼道,“我要说两句。”


Logan的笑容瞬间变得危险了起来。现在他这个样子几乎与连环杀人凶手无异。“别这么火冒三丈的,Summers。 Muñoz,就你了。”他指了指站在Alex旁边的那个高高瘦瘦的士官生,“这里由你负责。如果有人动了半下,我就把你塞进垃圾槽里。”


Muñoz扬起眉毛,但声音依然非常冷静。“是,长官。”


Scott拽着Alex制服的领口。“我们走。”


“妈的,Scott,放手!”Alex趁Scott和Logan一起拽着他从轮机柜边拖走时叫唤着。


“我是你大哥,也他妈是你的上级。”Scott把他拖到那些士官生听不见他们对话的角落里朝他怒吼,“所以Alex你特么也给我表现像样点。不然我绝对会把你这不听话的小蠢蛋就近随便丢到哪个冰坨子卫星上。”


“你才不敢。”Alex从Scott手中挣脱,讥讽地看着对方,“你这没卵用的家伙。”


Scott灿烂一笑。其实他做出这个表情时,看上去比Logan的笑容要可怕多了。“有种来试试。”


“Summers,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Logan干巴巴地说,道“还是说,你把我拉过来就是看你俩像娘们一样斗嘴的?”


Scott沉默地向Logan射出一道凶巴巴的目光。Alex直接打破了沉默。“我的天,你们两个真讨厌。为什么你们两个还不去死?我不想和你一样被困在这同一艘船上,我要走!”


Logan笑了笑。“但怎么说也比你那垃圾公寓要好多了嗯?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下,注意你坐下的位置,毕竟——”


Alex脸色煞白。“呕,老天,你们两个人都烦透了!”


“Logan,”Scott大吼,“如果你他妈再不闭嘴,你会被——”


“会被爆菊?”Logan笑着往边边上啐了一口唾沫,“Summers,我保证你肯定会。”


Scott不知道是该揍他还是该吻他。这是每天都让他头疼不已的日常。


Alex看着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内心的恐惧。“这真是太丧病了。”


译注:

①机工 这是机工长的俗称。

②老轨 这是轮机长的俗称。


X


Erik Magnus Lehnsherr,第三地球第322部队的领航员,TEF钢铁之心号的指挥官,年纪轻轻就以优异的成绩从帝国学院毕业。


他到47E休息室时,里面既安静又空旷,这正合他意。把任务交给Charles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他的副官接过自己继兄的资料时他脸上的表情可是相当丰富。Erik只好让他回船上做出发前的准备,独自一人前往接应Marko。


Erik双手背在身后,站在舷窗前。大概是一年前,他们还是学院里的学生时,Charles和他讲过关于Marko的种种事迹。这毫无疑问加深了Erik对这男人的印象。


休息室的门突然滑开了。Erik转身的瞬间突然庆幸起,来接人的是自己而不是Charles。


“真让人惊讶啊,领航员。”Stryker扬起眉毛,居高临下的神色里满是虚假的惊喜,“你难道没有副官来替你跑腿吗?信不信由你,Marko可是我们Xavier执行官的继兄呢。”


Marko放声大笑。“自从他从学院里离开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看来这会是家人的团聚。”


Erik面无表情地来回扫视Marko和Stryker。Marko本人和档案里的照片不太一样——甚至现在看上去还要更为阴翳。Erik估摸着那照片一定美化了许多。


他的沉默一定有点令人压抑。因为Stryker在大笑的同时,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紧张。很好。“Cain Marko先生,这位是领航员Erik Lehnsherr。他是护送你的飞船的指挥官。”


“我非常期待,指挥官阁下。”Marko笑了笑,眼角闪过一丝精光。


Erik依然保持着不温不火的态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开始登船了。”他没有和Stryker交流,而是直接离开休息室,径直走向了钢铁之心号等待着的那个装卸港。


怎么说也该把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先放下,表现出应有的待客之道。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担心。


X


Erik不知道为什么他要交这个朋友。可在他的印象中,Charles和他进展的速度非常快,就像他以同样迅速的姿势扔光了Erik所有的鞋子一样。


Erik在学院里的第三年中,就在舰队中获得了军职。他的成绩近乎完美,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毕业。不过他也没有什么时间去交朋友,或是与其他人打交道。


Charles绝对是个该死的意外。


他不过是刚进学院的新生,还是个不能更吊车尾的吊车尾,整天吊儿郎当的无所适从。Erik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考进来的,因为他这样子看起来和这地方的画风完全不一样。根本不对。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Charles像蠕虫一样悄然爬进了Erik的生活。他甚至根本都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发生,直到后来忽然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已经成为了朋友。


Erik这才发现,有个朋友的感觉也不赖。


X


Scott向Alex保证,如果他再敢惹出任何一个微笑的麻烦,绝对会把他拖到气闸舱胖揍一顿再按下发射按钮(“见鬼,那里根本就没有发射按钮。”尽管Alex的声音听上去还是有些心虚)。Scott从Logan还有那群士官生身边离开,慢悠悠地往舰桥走去。现在他的心情舒畅多了。


Scott对他的弟弟一直都很糟,当然作为回应,Alex的态度也好不到哪去。这就是他们相处的方式。至于Logan,好吧,Logan就是这片燕尾服星云中混蛋中的大混蛋,所以他和Alex之间还好啦。


自然,Alex快要讨厌死他了。


虽然他也恨Logan恨到恨不得在地上操,不过当然他确实也操过啦,所以这都无所谓。反正这不知怎么这让Scott有些欣慰。鉴于决定权依然不在他的手上,这可能也许大概会是双赢或者是双输的结局。


“McCoy!”他回到第十层甲板时大喊了一声。


高级军团兵Hank McCoy把探进房间一半的头转了过来,一脸神烦地看了他一眼,“啥?”


“Logan在管士官生,”Scott走上前一步,“我就想来给我们的医疗官提个醒,我可以保证等到我们出发时,一定会有人断胳膊跛腿。”


Hank叹了口气。“我已经准备好了。”


“你看看你,这准备还不够。”


“去你的,Scott。”Hank头也不回地离开。


“玩蛋去吧,McCoy!”Scott大叫着回了一句,钻进了最近的电梯井里。


X


“他之前还弄断过一次我的腿。”Charles咕哝着,紧拽着酒瓶往边上靠了靠,生怕这瓶子会飞走似的,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最后的几滴酒水。


Erik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听见了。他两天前就毕业了,明天一大早就要出发,所以今晚是这段期间最后一次见Charles的机会。由于现在他经常会来拜访Charles,他的夜生活已经进化成和Charles一起醉醺醺地坐在宿舍楼外的草坪上一醉方休。


现在他和Charles已然成为朋友,这之中并没有什么需要回避或是否认的情节。Erik甚至因为Charles,选择了推迟一年再毕业。Charles现在也有了明确的目标,比起Erik初遇他时吊车尾的状态要好多了,但显然也没有好到哪去。这话听上去似乎挺重要,Erik拼了老命地集中所有的注意力聆听,可是在喝得脚踩棉花轻飘飘离地两尺的状态下真心太难。


“嗯哼。”Charles默认着点了一下头,“把我从那见鬼的楼梯上推了下来。害得我一个月都走不了路。”


“我要宰了他,”Erik直率地说。他就知道这件事对于Charles来说确实很重要,“如果我当时认识你的话。”


Charles脸上的笑容像是Erik给了他这世上最动听的赞美。“我信你。不过这不值得,他不过是个愚蠢的饭桶。”他呈大字型仰面躺在草坪上。他的神态出奇的严肃,也有可能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Erik,等到我毕业时,你最好已经当上了指挥官。”


Erik不屑地哼了一声。“Charles,不用等到你毕业,我就已经是指挥官了。”Charles知道的,他早就有计划了。


“很好。”Charles自顾自地点点头,“我们会保持联系的吧?”


Erik翻了个白眼。Charles这也不像是给了他第二个选项呀。


“然后等到我毕业时,”Charles打了个哈欠,“你会给我布置特别的任务。因为那时候你已经有一条见鬼的飞船了,这样我们可以做任何事。”


Erik什么也没有说,他知道这已经明显得不能更明显了。他也根本就没有与其他人一起共事的可能。


X


“一切准备就绪,长官,”Charles对刚回到舰桥的Erik说,“只要等Logan回来,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Erik向他点头,走向舰长位。其余的人也都坐在了自己的岗位上,所有的系统都已经启动并且运转。“他还在接待厅,”Erik压低声音,“不过我想他一会就会上来。”


Charles难以察觉地点了点头。


Erik示意让他们准备出发。“Raven,给我看看我们的航线。”


“这条航线没有任何难度,长官。”Raven平静地调出三维星图。一道红色的小径横跨照亮了整个星系,“我们只需要进行三次超时空跳跃。”区域中的红线突然变成了蓝色,闪耀着地点的坐标。“经过最后一次超时空跳跃后,我们会降落在科瑞利亚恒星系边缘。”那颗行星在路径的终点闪烁了两下后,地图便消失不见。


“Azazel在干什么?”Erik更像是出于形式上地问了一句。他的轮机长从来不需要让他操心。


“长官,一分钟前就已经检查完毕了。”Scott的手指划过屏幕,“都准备好了。”


“很好。”


“所以说啊指挥官,这个要我们护送的家伙是谁啊?”Scott转过自己的椅子面向Erik,“大副告诉我他在某方面可是相当地出类拔萃。”


Erik出于本能地瞄了一眼Charles,他的副官只是穿过舰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也不知是真没听见还是假装没听见,“Summers,你可以自己去看任务日志。在这艘船上的所有人都能看得见任务日志。”


Scott笑了笑。哪怕是在正常的场合里,看见露出这样笑容的Erik也应保持着警惕。“长官,我已经读过那些档案了。而且和大副告诉我的答案完全一模一样。所以我才好奇,他到底是谁?”


Erik蹙眉。“我知道你弟弟和你都是一个专业毕业的。因此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想我可以把他换到你的位置上来。”


“算你狠,长官。”Scott有些莫名挫败地转了回去。


X


Erik的第一次远航大概去了一年左右便回来了。他没有家人也没有其他的朋友,所以他去找了Charles。幸运的是,他现在所属的飞船正好停靠在了大铁块空间站里,随便搭个穿梭机回地球简直是分分钟的事。


当时也是他第一次与Scott和Logan相遇。


Charles现在已经在学校里呆了四年了,尽管如此,Erik还是经常和他这位唯一的朋友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让人惊讶的是,他现在比当初要成熟多了,看上去也终于有几分自信的样子。就和当年的Erik一样,他也很快便获得了军职。不过他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在学院里再多读一年。


“为什么?”Erik有些茫然地问。他想不出任何原因。


“嗯,理由一,你还不是指挥官,而且你当时和我承诺过的,”Charles满脸坏笑地看着对方,“理由二,我想给你介绍几个人。Erik,这些人说不定都是以后能用的上的,只是我还要更多的时间去和他们培养好关系罢了。”


第二天他就带着Erik去见了Scott和Logan,这两个家伙用Charles的话来形容可谓是摆在一起就撕得鸡飞狗跳的新生。这真让Erik大开眼界。


然而,Erik想,他还是看到了他们身上的潜质。


休息的时间结束啦,Lehnsherr副指挥官又重新回到军队中。很快在第二年内,他便被提拔为领航员,并且在Charles毕业的同时,成为了指挥官。Erik非常平静地从副官的候选列表中,挑出了他的名字。


哪怕Scott和Logan现在不过才在学院里呆了两年,Erik也把他们的名字单独列入候选名单中。让Charles从那一大群疯子中挑出这两个潜力股,他还真是有这么一手。


X


“狗日的你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Logan终于冲回舰桥,在Scott旁边坐下时,Scott毫不避讳地大吼了出来。离领航员回到舰桥上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但Scott可以非常肯定这也绝对不会让Logan觉得有何不妥。


“Summers,闭上你的鸟嘴。”Logan叼着雪茄咆哮,“我一直在照顾你那坑爹的小弟弟,还有他的小朋友——”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领航员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Erik的声音虽然听上去很平静,但依然在危险的边缘上徘徊着,“Howlett,把那玩意从你嘴里拿掉。我们要从大铁块上起飞了。快去。”


“这就去,长官。”Logan把雪茄收进口袋里,另一只手逐一按下钢铁之心号控制板上的按钮,“你好啊,小可爱。”


“你好,Howlett军团兵。”Raven答道。她唯独没有喊过执行官的名字。Charles对大家的影响不容小觑,甚至都能影响到AI和领航员。偶尔Scott会怀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我吗?”


“不想。”


“小可爱,你真残忍。”


“脱离装卸港。”Scott向大家报告Raven发送给他的信息,“准备就绪。”全速启动的引擎让钢铁之心号微微颤动。也有可能是因为领航员内心中内心不快所产生的错觉。有时候还真是分不清楚。


“我们将在三十秒之内脱离大铁块的引力范围。”Logan按下了另一排按钮的同时又加了一句。


“Raven,把第一组坐标发给他。”从领航员的声音里听不出来他的情绪,“Howlett,准备好后,尽快全速航行。”


“坐标已发送完毕,长官。”


“输入坐标。”Logan手扶在推进器上,靠着椅背,“全速航行,三,二,一。”他朝Scott笑了一下,“起飞。”


“你这蠢到家的白痴。”Scott说道。舰桥外的景象此时成为了一片空白。


引擎爆发出一阵脉冲能量,他们直接加速进入了超时空。超时空对于远距离航行来说非常方便(但特么是个物体在宇宙中的距离就非常远),但真正让Scott不喜欢进入超时空的原因还是因为它那空无一物,死寂一般的空白。他更喜欢漆黑的深空,至少看见那些星耀能够带给他一丝真实的感觉。


“一切顺利,长官。”Charles转过来看着领航员,在舰桥那头报告道。他在等领航员点头确认前,对着Scott和Logan微微一笑,“Logan,Scott,干得漂亮。”


Scott和Logan交换了一下视线。他知道Logan在想和他一样的事情——他们都希望Charles和那领航员能够消停一下那些假惺惺的戏码,天都知道他们之间的那些小心思。但让人抓狂的是,那领航员迟钝得就像一堵墙。


Logan哼了一声。“不然还能怎么样?我们就是这么专业。”


Scott没忍住,发出一声窃笑。


Charles看起来像是被逗乐了,“先生们,这可是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


“请你们使用恰当的军衔来称呼你们的大副,”领航员非常愉快地说,“或者请你们两人都前往最近的气闸舱。”


看着被自己愉悦的声音出卖的领航员,Scott差点又笑了出来。声音向来是重要的线索。


电梯门突然打开,Cain Marko的脚步声像是吸尘器一样,把所有的欢笑都抽空了。“Charlie!我亲爱的弟弟,已经好几年没见了!”


哦槽。


写在最后:

直接在港口进行超时空跳跃乃危险行为,切勿模仿!!!

评论
热度(16)
  1. Asaki KiriSpace Oddity 转载了此文字
  2. +光中的暗影Space Oddity 转载了此文字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