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头像来自@秋海
2015-09-14

Charles缓缓推下注射器,凝视着针管中的药水消缓缓消失,药品顺着静脉血管流淌的感觉像是火烧一样。


也许这对他而言真的不算什么。当他抚摸着胳膊上新添的针孔的时候他有些漫无边际地想到。也许他人生的前二十年获得的太多,又或者他只是失去得太少,以至于现在仅仅一点点的伤痛都会令他的脆弱无所遁形。

那些伤口,无论有形或者无形,也许都再没有愈合的可能。他在站起身前看了眼空荡的地下室,Cerebro依旧安稳地沉睡着,而他知道他也许再也不可能打开这个房间再也不会把它唤醒了。

几分钟前,属于Sean的耀眼光芒在他的眼前彻底消失。

他读到的那些属于对方的最后的意识,无关他的学校,无关他的父母,仅仅只是几缕模糊的笑容。属于他的,属于Raven的,属于Alex的,属于那些日子里他曾深爱的每一个人的。

而现在,那些笑容大概早已彻底消逝在了名为时间的长河里。埋葬它们的不是别人,是Charles Xavier自己。是他毁了这一切,却又笨拙得完全不知道怎么弥补。

Charles错觉他的世界像是被撕裂成了两半。一半是充满了各种声音的,嘈杂痛苦而又广阔无垠的;另一半则是寂静的,无声无息沉寂如死水,而他在那片永久的黑暗中永远孤身一人。

哪个选项会稍微少一点痛苦呢?还是说痛苦都是相类似的,也许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表现出来?

他不知道。他只是个读心者,而读心者永远不可能预见未来。他只能知晓当下,而当下早已经彻底脱离他所熟悉的那个世界。

他再也读不到他最想读的东西。他想,也许有时候他可以干脆选择放弃。放弃他最后的希望,而那无异于宣告Professor X的死亡。

当他推开那间酒吧的门的时候,一瞬间恍如隔世。他整了整自己许久不打的领带,尝试着露出在牛津时他最惯常的微笑,只是习惯了紧紧抿起的嘴唇好像再也不堪此重任。

他想也许他的学生需要一个葬礼。而那个葬礼现在也已经遥不可及。他们不需要他的缅怀,因为是他亲手杀了他的学生。在恶魔到来之后,他亲手给他们穿上铠甲。他将他们送上战场,却忘记了自己再也无法为他们送葬。

评论(23)
热度(7)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