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头像来自@秋海
2013-08-07

【艾利+全员】Endless World(7)

http://video.sina.com.cn/v/b/110125975-1660695571.html


(´・ω・`)如果可以的话请务必点开此次的BGM。Kokia的光の方へ


※此次尤赫出没。


※虽然告白了,也接吻了,但是……总觉得有些东西还是没有说清←大概就是这样的告白?对我而言确实是难得的好好写了一次直球啊【死


那么以上接受的话,请往下ヽ(;▽;)ノ


020

 

艾伦·耶格尔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了很多、很多的,将他的视线充斥得满满当当的蓝色。非常美丽的蓝色。那些流动的蓝色从他的脚边铺展开来,不断延续奔腾着,直至永远也无法看清的远处。

 

他并不知道那些蓝色是什么,但不知为何他觉得那些都无关紧要。他只是一味的在奔跑,像个未谙世事的小孩子一样疯狂的大笑。那些蓝色实在太过美丽,而他想要做的只不过是在这片蓝色中待得久一点,再久一点,最好是永远。他不是没有注意到它们在流动,在退后,在不断地消弭,即使现在看起来还依旧是一望无际。蓝色消失的地方露出了大片大片裸露的土地,暗黑的,死气沉沉的土地,这更让他没来由的心慌。他担心此后自己再也见不到这样的蓝色了,更畏惧这个世界会被那样凄凉的土地所填满。

 

那样的美丽之下掩藏着的却是这样的世界的话……

 

那不可能。他不相信,也更不会允许。那些美丽的东西,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消失掉了,连一点影子都没能够留下,到最后剩下的只是这样的苍白世界?名为“美丽”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如此脆弱?

 

他还没有看够。怎么可能看够。因此他开始奔跑。随着那些流动的蓝色一起奔跑。在蓝色的笼罩之下,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宁静安详,这是他久违了的,名为“和平”的理想乡。哪怕只多一会儿,一秒钟也好,他也不想让这个世界那么快就面临终结的境地。

 

太早结束的话。他会难过,会悲伤,甚至会愤怒地咬牙切齿。因为他还没能带一个人到这里来,还没能让那个人亲眼见到这里的景色。

 

这样的,美丽而安逸的世界。即使掩藏着危机,却还尚且存留着无数温柔与美丽的世界。他想带那个人来感受这样的世界。

 

除去可见的绝望之外,还依然存留着无数美好的世界。

 

在不断地奔跑之中他忽然抬起头来,就好像确信着什么一样望向远方。在那片蓝色的尽头,像是呼应一般出现了一个隐约的人影。

 

“兵长……”他低声喃喃,“兵长……”

 

然后他醒了。在梦境中无休止的奔跑被强行画上了休止符。地下室因为潮湿而显得过分阴冷与黯淡的天花板映入眼帘。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感受着自己由剧烈不断变缓的心跳,额头上渗出有些细密的汗珠来,他有些无奈的随意用袖子抹了两下,然后重新又合上了眼睛。

 

那该是怎样的梦呢。那样的景色,自己似乎并不陌生,又是因为什么呢。艾伦·耶格尔迷迷糊糊的想着,然后因为脑海中某个突然闪现出来的念头而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他想起来了,那是什么样的梦境。

 

那是很久之前,他只在阿明给他的那本禁书上看到过的,火焰之水,被以前的人们称之为“海”的地方。

 

“可以的话,真想和您一起去看看呐……兵长。”

 

他听到自己这样说。黑暗中的自己,第一次因为什么愉快的念头而微微勾起了嘴角。您,一定会高兴的吧,兵长。

 

——我从未见过海。此后也一定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但我记得我的那个梦境,并且希望它可以延续下去。这大概可以算是我为数不多的愿望之一吧。因为没有办法实现最初的梦想,所以才会想到,哪怕只是替代也好啊。但是估计连最后这件事情,我都没有办法履行了吧。

 

我估计少不了要道歉呢,搞不好他还会大发雷霆。那个人可是很看重约定的,虽然他嘴上并不怎么说就是了。

 

不过啊,怎么说,只能说是完全没有办法了吧。因为在真正看到海之前,我就不得不去见您了啊。还真是不甘心呐,兵长。

 

……兵长。

 

021

 

希斯特利亚第一次见到了海。见到了那个人在临死前也依然念念不忘的海。

 

那是曾经在高墙中蛰居的人们所无法梦想到的广阔。以及目睹了足够的灰暗与绝望的色彩的人们所无法不为之震撼的活力与明亮。

 

纯粹的蓝。纯粹的美。以及纯粹的希望。

 

这里,除了她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人的存在。即使现在早已经是名为“自由”的时代,畏惧着墙外世界的人们也还依然大有人在。

 

但她早已经不再担心那些了。也已经不再畏惧。

 

她是来履行约定的。履行她与那个人的约定,在他生命的尽头所许下的约定。或许也是两个人的约定,她也并不想深究其中的内容。

 

他说,希斯特利亚,请代替我去看海吧。

 

……去看看,墙外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广阔,又是怎样的美妙。

 

请原谅我这最后的任性了。

 

希斯特利亚闭上眼睛。潮湿的海风吹着拂起她早已经及腰的金色长发。她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很多已经完成了的或者还尚未完成的心愿,以及约定。有些约定她知道一定会完成,而有些,她知道只能停留在自己的灵魂深处,永远也不可能有实现的一天。

 

她知道。但她早已不害怕了。因为很多人,只需要去怀念就足够了。他们不会回来,因为他们的灵魂早已在彼岸安息沉睡。

 

就在海的面前进行一次祈祷吧。希斯特利亚这样想着,双手合十。海风依旧呼啸着,但是,并不觉得寒冷。

 

因为早就知道,有比这更为寒冷的事情……

 

“神啊,请您宽恕我吧。”

 

“我杀了我的爱人。”

 

“我的手上早已沾满了鲜血。”

 

“如今我存在于此,只为赎清我的罪行……”

 

“我以双手将我的心奉上,只求您免去这世上的所有痛苦。”

 

“希望您能让那些已经逝去的灵魂全部受到您的指引。”

 

“希望您能将他们都引至乐土。”

 

“他们的罪过由我承担。他们的惩罚由我接受。”

 

“我已经不害怕了……”

 

022

 

 “希斯特利亚。约定好了,你以后要以这个名字生活下去。不要逃避不要畏惧,你,只是你自己而已,明白了吗?”

 

“嗯,约定好了。以后……不,我一直都是希斯特利亚。我会以这个名字一直生活下去,放心吧尤弥尔。”

 

那是赫里斯塔·兰斯存在于世的最后一天。那个埋藏起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的、怯懦的少女在那一天死去了。留下的希斯特利亚·雷斯,因为自己正拥有着的难能可贵的生命,为此而要变得更加坚强起来。

 

活下去。要为了自己而活下去。这是尤弥尔所教给她的。而她也同样相信着,那个性格烂到极点的家伙也会同样平安无事的。

 

因此在尤弥尔成功回到调查兵团的那天,她也没有哭泣。

 

“尤弥尔,欢迎回来。”她只是微笑着说,“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先别急着高兴,你这个滥好人。”尤弥尔有些冷淡的回答道,刻意扭过头去不看希斯特利亚,“我可不是为了你才回来的。我回来只是因为我自己和那两个白痴的联手实在没有胜算而已。艾伦不是已经被调查兵团抢先一步带回来了吗?那么我继续留在那两个家伙身边似乎也不会捞到多少好处。不过话说回来,我这种叛徒能够被人关心我还真觉得有些意外啊。”

 

“是是,尤弥尔,我知道你一向如此。你还一点没变就好。”希斯特利亚的语气有些无奈,“那么,需要吃点东西吗?在外面逃亡那么久,我想你一定没怎么好好吃过饭吧。”

 

“我又不是萨沙那种笨蛋。放心我还不饿,就算饿了也不会吃掉你的。”尤弥尔有些烦躁又有些无奈,“我说啊,这样对待一个叛徒真的好么?既然整个调查兵团都已经知道我是个可以变成巨人的异类了,你再这样对我好还可能得到什么回报么?我可看不出来。”

 

“因为你是尤弥尔,这样够了吗?”

 

这突如其来的发言让尤弥尔有些意外的睁大了眼睛。希斯特利亚的脸因为气愤而涨的通红,“我对你好是因为你是你,这样的回答你满意了吗?如果非得要说是为了什么的话,你就当是我为了我自己的性命才这么做的,因为我可不想你吃了我,这个答案如果你接受的话那就接受这个吧!”

 

“果然是我的小赫里斯塔,不,希斯特利亚,”毫无征兆的,尤弥尔恢复了一贯的语气与笑容,有些得意的将希斯特利亚一把搂在了怀中,“那么就按我们说的,胜利以后我们去结婚吧,怎么样?”

 

明知道是对方的胡闹,但是希斯特利亚还是微微红了脸。然后她说,“好。”

 

她说好。

 

然后在胜利到来之前,她亲手杀死了她。

 

以人类的名义,对异端进行的裁决。而这样的裁决,还将继续。

 

“我请求您的宽恕,神。”

 

“因我杀了我……挚爱的人。”

 

023

 

“早上好,兵长。今天也一样起得很早呢。”

 

他微笑着这么说道,“需要喝点茶么?印象里兵长您似乎很喜欢红茶呢,所以我今天就特意多准备了一些……”

 

“不用了,”利威尔仍旧有些倦意的摆了摆手,任谁都能感受到此时此刻围绕在他周身的显而易见的低气压,“倒是难得见你起这么早啊,艾伦?”

 

“今天没有像往常那样倒头大睡然后又一次错过早间的训练吗?我说真有勇气啊,艾伦。”

 

其实艾伦·耶格尔很少迟到,他可以发誓,唯一一次也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就是利威尔亲自来叫他起床那次。虽然得到了意外的宽容和补觉的许可,但艾伦还是决定此后不要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那是因为,被兵长从被子里踹出来什么的……这种事情还是太糟糕了,我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因为实在是不像一个士兵应该有的行为啊,”他一边倒着茶一边说道,然后仿佛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过兵长今天看起来很累呢,是因为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吗?”

 

“差不多吧。大概是给自己做了一些训练之类的。”利威尔毫不迟疑的答道,毫不客气的拿走了艾伦刚刚倒满水的茶杯,“总之我可不想成为那种成天只会坐在办公室处理一些无聊公文的只会吃闲饭的家伙。偶尔也该让自己清醒清醒,那没什么坏处。”

 

“训练吗?”艾伦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可是兵长你的伤……没问题吗?”

 

“如果反倒因为训练延误了兵长您的恢复的话,那么就是更得不偿失的事情了吧!兵长您连这种事情都不明白了吗?”

 

“闭嘴小鬼,还轮不到你来说我。”利威尔皱了皱眉,完全无视了艾伦突如其来的愤怒,“我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吗?如你所见我非常正常的在走路,而且又不是操作立体机动装置的训练,只是一些简单的体能锻炼而已,就算这样也还要注意的话,那我岂不是真成了只吃闲饭的废人了吗?”

 

“但是兵长,请您无论如何要注意身体这点并没有错吧,而且——”

 

好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艾伦的话语在说到一半的时候生生停住了。

 

“而且什么?”利威尔懒懒的看了他一眼。

 

“……而且我,不希望兵长再受伤了!不论是什么原因,都不希望兵长再受伤了。这和兵长能否战斗没有关系,我只是不想再看到您负伤的样子而已,我这样说,您能明白吗?”

 

“我听三笠说过,您的伤是为了救我,也是为了掩护她而负的……所以三笠她也一直很自责,说些什么如果不是她您就不会受伤了之类的话。”

 

“但是,如果那时候我还能够战斗的话,那么兵长也就没有必要去为了保护我而战斗。自然也就不会……”艾伦压低了声音,低下头紧紧盯着自己的双手,“我想用这份力量去保护您啊……”

 

“没那个必要。”利威尔站起身来,没有再看艾伦一眼,“小鬼的普遍特点就是会去设想一些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情况来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更可笑的是,会把一件事情的失败全部归在自己的头上。”

 

“你以为你是什么?你以为你的力量足以让所有人都退后,然后你一个人和巨人战斗?蠢货。你就是个小鬼,是个至今讨伐数不到两位数的新兵。”

 

“别搞混了你的角色啊,小鬼。不管别人再怎么畏惧你的巨人之力,我也不觉得单凭你一个人的话能够做出多么惊天动的事情来。”

 

“那么兵长,我想变强。”双拳紧紧的攥起,“我希望您能告诉我变强的方法!我希望……我能够成为那个可以保护您的人!可以保护大家的人!”

 

“我不想,再后悔了……我也不想再感受那种无力感了……”

 

“先过个两三年再说吧。”利威尔冷冷的声音传来,“先长大,然后再去考虑保护别人的事情。我的话……我还用不到你来保护。”

 

“不过说到训练,接下来我确实是会安排的,做好你那该死的心理准备。假设第一次就哭爹喊娘的话,那么趁早还是放弃变强这个想法吧。”

 

“……是,兵长!”艾伦狂喜着立正,敬了一个无比标准的军礼,“我一定会努力的!您就等着瞧吧!”

 

“不要让我失望。”利威尔淡淡的说着转过身来,金色的双瞳中涌动着些细微的波澜,但是艾伦并没有注意到,“遵守你的承诺。”

 

“你还记得的吧。那些家伙给我保证过活着回来,结果他们谁都没能做到。”

 

“我可不希望你的承诺也就值那些价值。艾伦·耶格尔。”

 

接下来的一天是与预料中完全一致的,几乎要将自己的体力与精神力同时逼到极限的疯狂训练。

 

对人格斗术。马术。立体机动训练。以及利威尔的,特别授课。

 

训练结束的时刻他几乎是毫无抵抗地从马背上狠狠摔了下来,然后一动不动的瘫倒在了地上。汗水几乎立刻将周围的干燥的土地浸湿了一大片。没有丝毫力气的四肢变得软绵绵的,抬也抬不起来,尝试了几次之后他终于决定放弃,有些认命似的阖上了眼睛。

 

“喂,艾伦,起来。我可不记得我有下过让你在训练场上睡觉的指示。”迷迷糊糊间他听到谁在这样说着,用的是他似乎已经无比熟悉的语气,“快点滚去冲澡,然后洗干净了再来见我。明白吗?”

 

“……兵,兵长?”撑开略显得有些沉重的眼皮,然后毫无预兆的,那张脸如此清晰的出现在了眼前,这让他瞬间清醒了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利威尔正蹲在他的面前——带着满脸的怒气,还有另外一些他从来没见过的表情,比如担心,比如无奈,这让他的心跳莫名加快了几分。

 

他的手微微向上抬起,不知为何仿佛已经不受控制一般,想要尝试着去触碰利威尔的额头,以及被汗微微浸湿的,紧贴着额头的黑发。

 

“利威尔……”他喃喃,“利威尔……兵长……”

 

还是没能忘记加上那个后缀。他知道现在自己还没有能够去掉它的资格。

 

“……脏死了,先去洗手。”被对方有些愠怒的声音拽回了现实,他急忙收回了自己差一点就要触碰到的手,慌忙爬起来重新站好。无视各个关节发出的哀鸣,以及浑身上下无可避免的酸痛,他也依然尝试着以一名士兵的尊严维持着应有的标准站姿与气势。

 

“再说一遍,你刚才叫我什么?”与他几乎一同起身的利威尔忽然像是忽然想起来一般随口问道,这却让他一瞬间有些惊讶又有些惶恐。

 

“对不起,兵长……我,我刚才……请相信我以后不会再那样做了!”

 

“……”

 

沉默半晌,然后利威尔开口,“再那样叫一次。”

 

“您……在说什么?”他有些难以置信,“兵长,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说让你再那样叫一次。”不容抗拒的命令。只是不知为何这次利威尔的语气有些焦躁。

 

“……是。”艾伦低下头去,有些局促不安的盯着自己的脚尖,说出口的话语这次声音几不可闻,“……利威尔。”

 

——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

 

是的,是这个名字。这个占据了自己几乎大半个心脏的名字。这个从最初的仰慕与憧憬逐渐变为某种珍视最后变为喜爱的名字。

 

喜欢上兵长,大概已经很久了吧。比自己所察觉到的,可能还要更久一些。或者,大概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这份感情就已经牢牢生根了吧。

 

……我还以为,我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能够将这些话说得出口的机会了。

 

究竟要不要传达呢。可不可能传达的到呢。那已经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了。

 

只是单纯的想要说出口而已吧。那么又为什么要畏惧呢。

 

“因为没有明天,所以自己的今天才显得那么弥足珍贵吧。”

 

他记得这句话,记得一清二楚。

 

只不过是,想要一个不会后悔的今天罢了吧。

 

——“即使是,这种个人感情的定义,是属于中意,甚至是喜欢一类的,都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

 

哪怕只是为了这句话本身,想要传达的东西,可以传达的东西……大概,早就已经明确了吧。而且或许,自己根本不需要迟疑。

 

“兵长,我……”艾伦·耶格尔咬了咬嘴唇,抬起头来,努力拿出自己每次发誓将会驱逐一切巨人时的气势,翠绿的眼眸中燃烧着的是某种不知名的火焰,“我、我喜欢您!从很久之前,就一直喜欢着您!”

 

“我也想和您一样成为别人的希望,但是,我更想成为的是可以替您分担肩上重担的人!哪怕只是个小鬼也好,我也想成为可以让您依靠的人!”

 

利威尔依然没有答话,因为逆光的缘故此时艾伦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双手再一次变得汗津津的,那种感觉既陌生又熟悉,但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至少现在他完全无暇顾及这些。

 

“兵长那天的那些话……我其实听到了。虽然我一直没有勇气向您去确认,但是我想兵长是不会欺骗韩吉桑的吧。哪怕兵长觉得我是昏了头也好,甚至觉得我是个麻烦也罢,但是我的这份心情是真的。”

 

“我想……告诉兵长。在我死之前告诉您。这样就好。我并不是出于尊敬,才擅自对您说出那些话。我也没期望过能够得到兵长的回应,但是……”

 

“哪怕一次也好,我想告诉您我的心情。然后就这样,不留什么遗憾了。”

 

我,我喜欢您啊……

 

天色已经逐渐接近黄昏。寂静开始一点点笼罩着这个世界。这是第一次他如此憎恨这种沉默,那种想要打破却不能打破的感觉让他莫名的有些害怕。

 

“……兵长?”尝试着想要缓和气氛,下一秒却被人狠狠踹了一脚,这让他一个趔趄差点再次摔倒。

 

“闭嘴。”利威尔的声音传来,仿佛很近又仿佛很遥远。还是与平常别无二致的语气,他却似乎从中读到了那么一点别的意味,“果然小鬼就是小鬼……还是一样的麻烦。不过,似乎也不坏。”

 

这种心脏几乎要满到发涨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呢。

 

下一秒他感到利威尔用有些发狠的力道扯下他的衣领,顺从的低下头去,然后再唇间传来了全然陌生的触感。但是温暖,以及不可思议的柔软。只是简单的触碰而已,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深入,就算如此他也知道,这是那个人所能给出他的最好的回答。

 

“……混蛋。你可别像那些家伙一样死了啊,艾伦。”

 

利威尔的声音像是从身体深处迸发出来的一样,有些发狠有些不甘还似乎有些畏惧,“你可别像那些家伙一样擅自背弃了自己的诺言啊……”

 

“我最痛恨的,就是这一点了。”

 

“……我知道,兵长。”

 

他喃喃着,看向那个人逐渐消失在黄昏中的背影,不知为何眼睛有些发涩。

 

“我向您保证。”

 

虽然那个人不可能听得到,但他还是这样说了。

 

我,向您保证我会活下去。

 

因为我喜欢您。

 

因为我,爱您……

 

那是艾伦·耶格尔所做出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无法实现的承诺。


TBC

评论(5)
热度(4)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