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3-08-02

【艾利+全员】Endless World(6)

时间线交错注意。


原作向背景。


目前大概是艾→←利这样的模式,但是也仅限现在而已。


总之这一章是兵长限定的告白。至于艾伦有没有听到……


那是以后的事情<喂。


总之,祝阅读愉快ヽ(;▽;)ノ


018

 

让·基尔希斯坦是一名调查兵。即使他最初的梦想只不过是加入宪兵团然后去内地过安稳日子而已。五年的训练兵时期他都是一直在以这个目标激励着自己,并且坚定不移的相信自己正在朝着自己的理想一步步迈进。

 

所有难以逾越的困难,甚至死亡的威胁,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在他看来所有的训练都只不过是在自己通向内地的那条道路上所必经的考验而已。他很乐意接受这些挑战,因为这些会最终证明,他是一名优秀的,拥有着足够加入宪兵团的资本的士兵。

 

“这就是现实,”他不止一次在训练间隙对着马可说道,“不管别人怎么想,我是一定要去宪兵团的。我不想战斗,我只想让自己好好地活着。我可以保证,在这个训练场上和我有同样目标的人一定不在少数。这五年,我就只是为了这个才在一直在努力的。战斗那种东西,就留给那个急着去死的混蛋好了,我不需要。我讨厌战斗。”

 

“让你一直以来都非常努力,所以我想你是一定没有问题的。”而马可总会这样微笑着回答,“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觉得让最后是一定会实现你的目标的,所以,讨厌不讨厌战斗都没关系,那不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让觉得自己是在追求正确的事情就好了。”

 

“我只是个想去内地过安稳日子的卑鄙混蛋而已,”让从鼻子里发出冷哼来,“至少在某些人眼里就是这样。反正我也没打算否认。我就是怕死就是胆小鬼,但我至少明白不能随便拿自己的命去冒险。”

 

“这是让你自己决定的事情,所以就不要想这么多了。其实让你并不是个坚强的人呢。”马克好像是很随意的伸了个懒腰,而嘴角的笑容并没有因此退去半点,“你很温柔,也很脆弱。但也就是因为这样,你才容易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地方吧。让说你讨厌战斗,但我觉得,让很适合做指挥官啊。”

 

“开什么玩笑,”让皱起了眉头,“就像你说的,这是我自己决定了的事情。”

 

“所以别人不管再怎么说,我都早已经决定好了。”

 

让·基尔希斯坦暗恋三笠·阿克曼是104届训练生中除了艾伦·耶格尔,或许还包括三笠本人之外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公开的秘密。所以让在与艾伦针锋相对的同时又对对方怀有或多或少的隐约的羡慕之情。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对艾伦·耶格尔的认同度会提升多少,加入调查兵团这种想法更是提都不要提。

 

让会加入调查兵团的理由,并非是为了三笠·阿克曼。会因为爱情而放弃自己去宪兵团的梦想对那时的让来说几乎是天方夜谭,尽管他也同时清楚,三笠·阿克曼一定会选择调查兵团,因为那个急着去死的混蛋就像自己一样早就规划好了自己的人生轨迹。调查兵团,或者是死亡兵团。

 

“我至今还是不清楚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在卖命,”擦拭着自己的立体机动装置的时候让有些无意识的自言自语着,因为这次身边不会有人再答话了,他也就只好这样继续着无意义的一人述说,“我也不知道调查兵团究竟值不值得我赌上性命,因为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证我这个选择的价值。大概我是真的昏了头吧,调查兵团什么的,简直就是糟糕透顶啊。”

 

呐,马可,你说这一次我选择的道路真的是正确的吗?我大概是疯了才会选择调查兵团的吧。毕竟,我还不想死啊。

 

我明明,是想去内地的,直到那天前都是这么想的。

 

但是,我大概,只是不想让你失望罢了吧。你说我有当指挥官的天分……就让我姑且相信你吧,马可。

 

不是每个人都能死的那么轰轰烈烈,更多的人死的时候是那样的默默无闻一声不吭,直到最后,骨灰都与别人的混在一起,无法分清。

 

他曾用这句话形容过马可,而五年之后,他发现,几乎所有人的死,都可以以此形容。不会有半点差错。

 

104期训练兵的几乎全部。以及,调查兵团的利威尔士兵长。

 

然后明天,他将见证最后一次的死亡。这次死亡将属于104期训练兵第五名的,艾伦·耶格尔。

 

855年的,最后一次审判,与人类在摧毁墙壁前所实行的,最后一次杀戮。

 

“你是让·基尔希斯坦吧,隶属于调查兵团的一名调查兵?”宪兵团师团长奈尔·德克用充满怀疑的眼神看着他,这让他感到一阵莫名的不爽。

 

“是。请容许我在此递交我的申请。”

 

他敬礼。动作利索毫不拖泥带水。很显然这赢得了对面人的些许好感,奈尔的语气放缓了,眼神也柔和了下来,“是关于什么的申请?就我所知现在的调查兵团和宪兵团并没有太多私底下的往来啊。”

 

“这是我个人的申请。与调查兵团无关。”让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是关于我,明天以个人名义出席最终审判的申请。”

 

“有意思。”尼罗接过了他伸手递过来的文件,“虽然我的确是最终审判的主要负责人,但你并不去向你们的团长递交申请而要交由我过目,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吗?”

 

“我只是遵照了匹克西斯司令的指示而已,您不会不知道吧。”让咽了口唾沫,才终于说出了一个完整的句子,“埃尔温·史密斯团长,在半个月前最终战役结束的时候就已经宣告隐退了。而韩吉·佐耶分队长也已经失踪了很久,利威尔士兵长……我想您也应该明白。”

 

“现在的调查兵团,如您所见大概只是一团散沙了。”

 

他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苦涩。

 

“我知道,上级大概也会很快决定调查兵团的去留吧。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对人类没有价值的东西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低下头去继续伏案于公文的奈尔只是淡淡的来了一句,“我不只是想让你自己亲口承认而已。”

 

“据你的档案显示,你在训练兵时期就与艾伦·耶格尔不合吧。那么你又是因为什么,才会想着要加入调查兵团呢,让·基尔希斯坦?”

 

“我不想回答。”拳头攥得紧紧的,手心里仿佛要冒出汗来。

 

“告诉我。”奈尔·德克停下手中的笔,没什么生气的眼神直直望向他,“这个问题的答案会最终决定,你是否拥有出席明天最终审判的资格。”

 

“因为我可不会希望看到,有反人类的危险分子出现在明天的审讯室里。你明白吗,调查兵?”

 

“是。那么我就回答您。”

 

成败在此一搏。

 

“我的梦想,从训练兵时期开始是加入宪兵团。但是因为三笠·阿克曼,我才选择了调查兵团。大概我是昏了头吧,因为这个也没少被同期生嘲笑。”

 

尝试着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更可信一些。有时候适当的谎言是必要的,他这样告诫自己,努力克制脸上并不必要的红晕以及随时都有可能落下的汗水,他成功的看到奈尔露出了一丝少见的微笑,屏住呼吸,看着奈尔在自己的申请书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了“同意”的字样。

 

“拿自己的生命为赌注的爱情吗。虽然我并不赞同,但这点确实值得钦佩。”奈尔摆了摆手,又恢复了平时的严肃神情,“那么,你的申请通过了。这是通行证,你明天必须准时出席。明白吗?”

 

走出宪兵团办公室的时候,让长长出了一口气。在那种死气沉沉的地方待久了的话,自己大概会比在调查兵团还要折寿的吧。他有些讽刺的这样想。

 

他了解三笠的申请久久不被批下的原因,是因为她与艾伦的关系在那些人眼中实在太过于亲密,也就是所谓的“反人类危险分子”。这个罪名估计也是韩吉分队长失踪的原因之一。而之所以当初并没有将她与艾伦一并逮捕,据说是因为她的几乎逆天的讨伐数与赫赫战功让上层没有任何合理的借口。应该说是,暂时还没有。艾伦·耶格尔不还是一度被尊称为什么“救世主一般的存在”,你看看现在?

 

所以匹克西斯才会极力压下她的出庭申请。无论多少次也不会通过的,她的申请永远递不到奈尔的面前来。因为谁也不能保证,三笠·阿克曼那个家伙会在法庭上做出些什么来。更何况,现在唯一能拦下她的人,阿明·阿诺德也已经不在了,在风口浪尖上去闹事的话也只会增加她被逮捕的可能。也就因此,三笠·阿克曼这两天没有给任何人好脸色看。

 

于是抱着“这是他能为她所做的最后一件事”的心理,让向匹克西斯递交了申请。然后现在,他终于从宪兵团那里,得到了明天的出席许可。

 

“都是为了你小子,混蛋。”他低低的咒骂着,眉毛又一次紧紧皱起,“我才不想见到你这家伙呢,好不容易活到现在了却又急着自寻死路。简直是个失败透顶的人呢,啊?我可没有救你的打算,因为那样我肯定会死。看在明天可能是最后一次见你的份上,我就姑且替替三笠……”

 

那三笠呢,她又该怎么办。她连你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啊,艾伦·耶格尔。她可是你的家人啊,你就真的打算这样抛下她不管了?

 

越发混乱的思考回路让他决定放弃这些问题。只是越想越觉得眼睛和鼻子有些发酸,甚至有些疼痛。

 

“你这家伙,还真是羡慕死人了啊!不愧是急着去死的混蛋啊,死也要死的这么……这么……”

 

让·基尔希斯坦这样说着,自从托洛斯特区攻防战结束之后就未曾在他脸上出现过的泪水,正在缓缓流淌。

 

019

 

“喂,韩吉,你这次的报告究竟打算什么时候交给我?”利威尔有些不爽的敲着会议室的桌子,“还是说你因为便秘所以暂时没办法给我活着交报告,这个理由我或许还会考虑相信?”

 

“利、利威尔你听我说,”韩吉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上因为刚才过于激动的奔跑而泛起了红晕,“不、不是这样的。”

 

“你先给我喘过气了再说。”利威尔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把手边另外一杯艾伦刚刚倒好的茶递了过去,“需要茶水给你清清嗓子吗,韩吉?”

 

“不……”韩吉扶着会议室的墙重新挺直了身子,“不过利威尔,我建议你让艾伦暂时离开会议室怎样?有些东西我觉得还是对他保密比较好。”

 

“等等韩吉桑,”艾伦有些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椅子与地板摩擦发出难听的“吱呀”的声音,“什么叫做对我保密比较好?”

 

“难道韩吉桑也认为我是不可信任的吗?拥有巨人之力的人是我,难道这点还不足以让我知道报告的内容吗?开什么玩笑!”

 

“没那回事,艾伦。”韩吉微笑着看向他,向他挥了挥手中的资料,“只是因为我有些事想问利威尔,而这些事我觉得你并没有必要知道。如果是与你的巨人之力有关的事情我可是一定都会告诉你的,只不过我今晚要说的事情,和你的巨人之力可一点关系都没有。”

 

“是,是吗……那我就相信您吧。”艾伦不自然的笑着,眼睛里的神情却清楚的显示了他并没有丝毫想要出去的意思。

 

“麻烦的小鬼。”利威尔懒得再去搭理艾伦,直接把目光投向韩吉,“你就先说重点吧,我和他都没那么多时间给你浪费。这次的实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些部分让他留在这里听,你没有异议吧。”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有异议呢。”韩吉双手举过头顶做出投降的姿势来,“好吧我认输。实际上是这样的,正因为没有问题,才让我觉得非常不安。”

 

“你是指?”利威尔晃了晃手中的茶杯。

 

“数据太正常了。和之前的每一次试验比较都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改变,连一点允许的波动都没有。但是唯一的异常出现在,”韩吉将手中的资料摊开,“最后使用硬化能力的时候,也就是你们告诉我的只维持了3秒的硬化的时候,艾伦的身体在那,一瞬间体温上升的幅度超过了的之前任何一次。”

 

“但是因为女巨人可以在自己的身体周围结成结晶,因此我们也可以推测,这种体温升高对艾伦是无害的。这大概是体力迅速消耗的一种表现。”

 

“但是也就像我之前说的,如果在巨人化时气力耗尽,并且在这种情况下还想尝试连续巨人化确实无异于自杀。因为高温会直接导致他失去理智。”

 

“哦,”利威尔简短的说道,“也就是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了?除过你之前的那个恐吓成为了确定会发生的事情之外。”

 

“大概……就是这样吧。”韩吉有些泄气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那卷报告,“不过利威尔,你怎么知道我之前的那些话大部分是恐吓的?”

 

“猜的而已。不过看你说的那么信誓旦旦我也差一点就相信了。这样你满意了?”利威尔睬也没睬韩吉,自顾自的给自己倒着茶。

 

“亏我还为这个发现兴奋了一晚上呢……”韩吉有些泄气的推了推眼镜,“好吧,虽然是恐吓,但当时那绝对是可能性最高的假设。所以我也不算是卖弄虚假情报的骗子对吧?呐呐,你不会生气吧,艾伦?”

 

最后那句完全是可怜兮兮的语气和表情。

 

“啊,不,没有……”艾伦干笑着,因为太过冲击而完全没有办法说出完整的话来,“那么,接下来,我是不是应该……?”

 

“嗯,没错。应该出去了。”韩吉一瞬间在脸上重新绽开灿烂的微笑,“利威尔是会许可的,对吧,嗯?毕竟,有关他的个人话题,我想他也一定会点头同意的,放心吧艾伦。”

 

“你就这样放心让他一个人出去?”利威尔耸耸肩,不置可否,“到时候假使出了什么事的话,宪兵团还有匹克西斯那边就让你滚去应付吧。”

 

“只是一小会儿没什么大问题的,艾伦你说是吧?”

 

面对韩吉突如其来的提问而有些慌了神的艾伦只好混乱的点了点头:“嗯,我会听话的,就在会议室的外面,所以兵长……”

 

“知道了,如果不是什么要紧事的话韩吉你最好做好觉悟。我会让你享受和你的那两只巨人一样的待遇的,不用客气,”利威尔淡淡的说着,即使如此也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威压,“好吧,我姑且就听你说说看。艾伦,按你说的就站在会议室外面,记住你的承诺。”

 

“是。”艾伦起身离开,留下一杯几乎没怎么喝的已经凉透了的茶水。

 

“好了,韩吉。这样你满意了?”目送着艾伦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利威尔才重新将目光投向韩吉,“关于我的个人问题——我也很好奇是什么呢。”

 

“之前在实验场地的时候,你说过的对吧?关于艾伦的事情。”韩吉的眼睛微微眯起,“如果下次艾伦真的在实验的时候失控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不要再拿这个无聊的问题来烦我。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一定会杀了他,这家伙的命现在就由我在掌管着,我只不过是在履行必要的责任而已。”

 

“平心而论吧利威尔,你说的那些其实都不是真话吧。我说啊,偶尔也尝试着说出一次真心话怎样?那对你来讲可不是什么大问题嘛。”

 

果然认真起来的女人就会变得很麻烦啊,利威尔无意识的这么想着,但还是耐着性子接下了这个话题:“那些话没有需要更正的地方。”

 

“是吗……其实,利威尔,我真正想说的是,假设那一天真的到来了的话,你真的下得去手去杀掉艾伦吗?”

 

“别看你现在说的这么斩钉截铁,真正到头来下不下的去手还是另外一回事儿,不是吗?你这家伙,我可再了解不过了。”

 

韩吉锐利的视线让利威尔觉得有些不舒服,但这种场合下他也并不好明确地表示敌意,只好故意转开话题:“是埃尔温那家伙叫你来的吗?”

 

“我只是从他那里听说了一点关于你的有趣的事情呢。”韩吉耸耸肩,“你很中意那小子对吧?事先声明这句话是埃尔温说的,与我无关。不过我看过你们特别作战班曾经设计过的方案,是在他失控的时候你们会协力将他从后颈中砍下来没错吧。反正只要不危及性命就好,这可是你自己说过的呢。那么,就冲你那天在听说有了替代方案之后的眼神,我也很好奇——”

 

“你,究竟能不能真的下狠心去杀掉他。利威尔。我要听你的答案。”

 

“究竟能不能呢。”利威尔有些无奈的闭上了眼睛,随后在韩吉的注视中缓缓睁开,“你确定想要听我的回答吗?”

 

“那就是,我也不知道。”

 

“我有过这样的自觉了。所以在那个时刻真正到来之前,我是注定会杀掉他的存在。但是那家伙背负着和我一样的东西,也就是说,他会比我还渴望要活下来。你和埃尔温说的都没错。”

 

利威尔一丝毫不带感情的语调缓缓说着,“我确实很中意那小子。”

 

“但这并不影响我在他背叛的时候把他从巨人的后颈里狠狠削下来。”

 

“下不了手也好下的去手也罢,我知道的只有我一定会履行我的责任。作为人类我会除掉一切妨碍人类胜利的因素,因为这是死去的那些人这么些年来我所能对他们作出的惟一的报偿。”

 

“但是如果是那帮子已经腐朽了的蝼蚁,我可绝不会在乎他们怎么想。如果是他们要我杀掉他,那我绝对直接撂挑子不干。我只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利威尔你的回答呢?艾伦那孩子对你来讲,究竟是意味着什么的存在,我想你也一定很清楚了吧。所以你才会这么说吧,利威尔士兵长?”

 

啊啊,用了很少见的称呼呢。利威尔有些无聊的盯着自己的茶杯,茶水漾出细小的波纹来。麻烦的女人,偏偏有些时候又敏锐得紧。

 

敏锐到,能看透一些或许自己都看不清楚的事情。

 

“啊,是。”他听到自己回答,伸手过去将已经凉透了的那杯茶端在手里,在韩吉惊讶又有些无奈的目光中把它放在了韩吉面前,“把茶给我喝掉,不要浪费。还有,你的问题,我其实早就清楚了。”

 

“那个小鬼,简直和当年的我一模一样。”利威尔不紧不慢地说着,起身向会议室的门口走去,“但是没错,我就是中意他这一点。”

 

“能不能下手杀了他,没准儿真像你说的,是个未知数呢。”

 

他知道自己在克制自己的声线不至于出现太过明显的感情波动来,就算如此他也觉得把这句话说出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你就这样告诉埃尔温好了。不用担心我会因为个人感情影响到我应有的责任,因为个人感情始终不可能大于自己的职责,这也是他教给我的。”

 

“即使是,这种个人感情的定义,是属于中意,甚至是喜欢一类的,都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现在的我一定下不去手,因为我们所谈论的,还依然是艾伦·耶格尔这个人本身。但是当他变成人类的敌人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再是艾伦了。面对那样的他,我会毫不犹豫履行身为士兵长的职责。”

 

“请他放心。”

 

因为他作为利威尔的前提,是调查兵团的士兵长。

 

而作为士兵长的他,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前行。自始至终。

 

利威尔没有注意到身后韩吉有些错愕的神情。他也同样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的表情。就算还维持着一如既往的平静,嘴角却不知为何微微扬起。

 

“喂,四眼混蛋,现在你还有什么想问的么?”用的是最轻快的语气。

 

“不,没有了。”韩吉又恢复了一贯的大大咧咧,“呐呐,利威尔,就像我说的,偶尔尝试着说出一次真心话不是什么坏事才对吧。怎么样,现在感觉是不是很棒?有没有一种开心的想要马上飞起来的冲动?”

 

“是啊,有一种想要立马削掉你那有些痒的后颈肉的冲动。还有,立体机动可不是让你来做这些无聊的事情的玩具。”

 

他用自己一贯的语调说着,只是比往常愉快了不少,“不过确实,感觉不坏。”

 

“喂,艾伦。现在立刻回地下室去。埃尔温那混账又把工作扔给了我,”利威尔如往常一般抱怨着拉开会议室的门,“所以快点,护送你到地下室之后我今晚的任务就完成了吧?明天的训练我可不许你再迟到,明白吗?”

 

“是,兵长。”艾伦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不过兵长,请问你……”

 

本来是打算问点什么的,不过在看到韩吉比往常更为灿烂的微笑之后艾伦还是硬着头皮将本来打算询问的问题咽进了肚里。

 

“什么?”利威尔古井无波的眼神直直望向他。

 

“没,没什么。”艾伦挠了挠头,脸上的表情隐没在油灯的阴影里无从辨别,“我是说兵长,请您务必保重身体。我明天一定不会迟到的!”

 

“哦,是吗。”利威尔从他身边走过,神色一如往常。

 

“还不赖。”他说。


TBC



评论(2)
热度(6)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