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头像来自@秋海
2013-07-30

【艾利+全员】Endless World(5)

014

 

痛。很痛。非常痛。从身体的深处传来的疼痛感逐渐蔓延到了全身,直至要将人全部吞噬殆尽的程度。

 

浑身脱力地趴在地上,因为疼痛与严重的无力感而完全无法抬起头来。粗重的喘息着,指甲在泥土上划出了深深的划痕。

 

“……”不能认输。现在还不是认输的时候。

 

“你,感觉怎么样?”感觉到有人走到他身边,挣扎着抬起头来。没有确认的必要,那个声音对他来讲早已是太过熟悉的存在。

 

只是……不想在这个人面前认输罢了。

 

“兵长……”

 

在浓重的蒸汽之中,面前全副武装的士兵的身影与刀刃的寒光若隐若现。

 

闭上眼睛都能够想象得来那些人的表情吧。紧张。憎恶。严阵以待。以及浓重的不信任与危机感。那副表情他在曾经的利威尔班的脸上看到过太多次了,也就因此这一次也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

 

但是就算告诉自己习惯了,这样的感觉也……并不令人愉快。

 

“感觉……不是特别好。”他苦笑,“兵长,好像每次我巨人化结束都会有这样的对话呢。其实没有这个必要的吧。”

 

“那么韩吉,这次的实验究竟得出了什么结果没有?”完全无视了艾伦的后半句话,利威尔将目光转向正一脸如痴如醉的在笔记本上大书特书的分队长,“快点,这次我可不想等。”

 

“啊呀啊呀,难道说有什么特别着急的事情吗,利威尔?”完全无视利威尔一瞬间冰冷下来的目光,韩吉“啪”的合上了笔记本,依旧维持着那灿烂的甚至是有些过分扭曲面部的表情,大跨步走过去握住了艾伦的手,“呐呐,艾伦,快告诉我,这次你的全身硬化能力大概能维持多久?”

 

“……”仔细思考了以后,艾伦苦笑着伸出三根手指。

 

“三分钟?”

 

“不,”利威尔在艾伦开口之前就已经回答了,“三秒。”

 

“就不能时间更长一点吗……只有三秒的话,大概不管想做什么实验都是不可能的吧。”韩吉脸上失望的表情一闪而过,然后又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抬了抬眼镜,露出并不常见的深思熟虑的表情,“硬化能够维持的时间……不应该是能力的问题,而应该是本身的问题才对。”

 

“喂,艾伦,你之所以只能维持短短三秒的硬化,是因为你的体力只允许你做到这么久吧。那应该就是体力的极限了。”

 

“那……那如果我想要做到更长时间的使用这一能力呢,韩吉?”艾伦有些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有些泄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那里的咬痕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短短三秒,在实战中……根本不可能起到到什么作用吧。”

 

“你想要超出身体的极限吗。”韩吉直直的盯着艾伦的眼睛,她敏锐的捕捉到了那双翠绿色眼眸深处一闪而过的颤抖,冰冷甚至是无情的声音响起,“那最终结果只有两个。虽然我并不是很清楚是什么原因,但是这个结论是肯定的。死亡,或者是失去理智,也就是失控。”

 

不知为何,艾伦·耶格尔在听到那个简明易懂的词语的时候,浑身有种不自觉的颤抖。即使他并不畏惧死亡,但他畏惧那个可能到来的后果。失控。那种行为与背叛,几乎可以完全画上等号。

 

“与其把自己变成与那些只会吃人的可爱孩子的同类然后被人杀掉,还不如死亡来得痛快一些吧。对你来说。”

 

他甚至有点惧怕这样的韩吉分队长,对方的每个词句都像是利刃一般,精准而凌厉的扎在了自己心上,“即使并没有使用硬化的能力,只是单纯的想在气力耗尽之后继续战斗的话,下场也会是相同的,或许可能会更悲惨。总之——这不是我们现在所需要涉及的问题。”

 

“但是在那天真正到来之前,你可都会是非常重要的实验体呐艾伦。所以再怎么说,现在也请好好保护好你自己吧,怎么样?”回复了一贯的语气,韩吉微笑着看向利威尔,“怎么了,利威尔?如果下次艾伦真的在实验的时候失控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韩吉,够了。”利威尔双手抱肩,仿佛很不满似的皱了皱眉,“有的时候就适可而止吧。”

 

“就凭我现在的状况,估计是什么也做不了吧。该死的伤,简直让人无聊到想自杀。”利威尔看向还依然跪在地上的艾伦,“不过幸好,这个状态下的这家伙,我还是能对付的。绰绰有余。”

 

微微俯下身去,金色的瞳孔对上翠绿的。“起来。”他命令道,“就像我告诉过你的,要不要选择那个选项是你的自由。直到选择的结果出来之前谁都不会知道对与错,所以你只需要遵照你想做的,去做就好。”

 

“但是我也说过。在你失控的那天,我就会亲手杀了你。这也是我的选择。”

 

“即使那个时候我的伤还没有好,但那也绝不会影响我手里的刀。”

 

“走了。不要磨蹭。我还有几份公文要赶,所以不要在这里浪费多余的时间。这段路上我不允许你游离在我的视线之外,明白吗?”

 

然后利威尔转身,头也不回地向着总部的方向走去。只留给艾伦一个背影。

 

“……是,兵长。”

 

“啊啦利威尔,不要总把话说得这么可怕嘛。”全然不顾此时的气氛,韩吉重重的拍着他的肩,这让刚挣扎着站起身来的艾伦又一个趔趄差点再次摔倒,“利威尔就是那副脾气,也还真是辛苦你了啊,艾伦。”

 

“不,没有。”艾伦摇摇头,然后开始大步追赶着已经走到了几米开外的那个人的身影,“我倒觉得,兵长就应该是那样才对。”

 

韩吉微笑着不置可否。

 

目送着两人的身影远去之后,韩吉将衣袋中放着的笔记本再度打开,对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数据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果然,无论实验过多少次……有些东西都还是无法看透的啊。”最后它无奈的感叹着,快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也有一份报告要写了。

 

015

 

“你以为……在你痛斥了我们之后,你就会成为正义的一方吗?艾伦·耶格尔。”达里斯·扎卡里缓缓说道,“我不想评判你的言论的正确与否,因为显然在你的眼里,我也是蝼蚁中的一个。”

 

“因此我只会向你提问。回答不回答是你的自由。”达里斯·扎卡里将手上的报告翻过一页来,“你,想要获得宽恕吗?”

 

“教会要求你履行祷告,向着被你摧毁的墙壁而忏悔从而获得神的宽恕。但是我觉得这个要求对于一名士兵,至少曾经是士兵的人来讲是不合适的。因此我就自作主张了。我想问你一个完全无关的问题。”

 

“你是一名曾经发过誓要将心脏献给政府的士兵吧。”

 

“那么现在呢?你的心脏,究竟是要献给谁呢?”

 

我的心脏……究竟要,献给谁?

 

“政府,人类,还是……”眼睛微微眯起,“你自己所说的,自由?”

 

明明已经过了五年了,为什么自己对这里的厌恶还是丝毫没有减少呢。

 

心脏所属的地方……他不是早就已经决定了吗。

 

在那天。甚至更早之前就已经决定了的。他的心脏属于。

 

也只会属于……

 

那是他的选择。而他不会为这一选择后悔。从来不会。

 

“我的心脏属于,”他的嘴角扯出微笑,“属于那些已经死去了的人。”

 

“而我,只是单纯的在替他们活着。我的心脏,也是为他们而跳动着。”

 

“从胜利的那天开始。”

 

而我的灵魂,属于那个已经死去了的人。我向他献上我的热忱,我的梦想。献上我除过心脏以外的,所有部分。

 

“……那么,现在的你,究竟是人类,还是巨人?虽然你的主观上依然还将自己看作一名人类,但是你的内心,究竟将自己看做什么?”

 

我的存在,究竟是什么呢。人类。还是……如同他们口中所说的一般,是人类的天敌,名为“巨人”的那种怪物呢?

 

我好像在很久之前就问过您这个问题啊,兵长。

 

……

 

“我知道是为了让我活下来,才会将我安排在这里。我也知道对别人来说,我确确实实是天敌一般的存在。”

 

但是,但是……

 

“直到别人明确的向我显露出敌意,我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不被信任到这种地步。总觉得,那种眼神里好像带着什么可怕的病毒一样。只是单纯的被看着,就会让人觉得浑身痛苦。那种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就去死吗?”

 

他又一次想起了那个人那时的表情,眉毛微微皱起,眼神里满含着无奈与冷淡,但却又意外的坚定,“在异常的事态面前,能够做到以理性冷酷的判断代替头脑发热的冲动。这就是我选择他们的理由。”

 

“‘能活着回来,才可能算是独当一面’。这句话一直都是调查兵团中流传的基本论调……”利威尔缓缓说着,望向空无一物的天花板,眼神涣散没有聚焦点,“而他们多次从那种地狱中脱险,并活了下来。积累的经验最终造就了他们现在的这种生存方式。”

 

“在你与巨人对战时,你永远都不会有足够的情报,”利威尔继续说着,语气毫无波澜,“大多数时候,无论你怎么思考,还是什么都弄不明白的话,那么你能做的就只有行动迅速,和随时做出最坏打算的冷酷判断。”

 

“但他们也并非是无血无泪的人。与你兵戈相向的时候,也并不是说他们什么都不会想。他们可能想得更多,但是他们永远只会有那一个决断。”

 

“他们……并不会后悔。”

 

而如今的自己呢。会后悔吗?自己所做出的选择。可能后悔吗?

 

怎么可能呢,那种事情。

 

——“我拥有巨人之力。是你们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而你们不知道的事情是,我不后悔自己拥有着这样一份力量。也不后悔自己在最后使用这份所有人看来都是禁忌的力量的决定。”

 

“我说过,因为我被教育不会后悔。而我决定相信我所学来的东西。”

 

这份力量究竟是为何而生,虽然不太明白这些复杂的东西,但是即使这份力量的本身正是个错误,我也明白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在战斗。

 

所以我……

 

“我……是人类!”

 

016

 

Die Freiheit und der Tod. Die beiden sindZwilinge.

 

Die Freiheit oder der Tod? 

 

(自由与死亡。它们是一对双生子。

 

是自由还是死亡?)

 

Unser Freund ist ein.

 

(我们只能有一个战友。)

 

——《自由の翼》

 

017

 

“埃尔温。”利威尔干脆利落的一脚踹开了团长办公室的门,“我说啊,你这样突然的找我来有什么事?敢浪费我的时间的话你就死定了。”

 

“我可不敢啊,利威尔。”埃尔温·史密斯有些无奈的看着岌岌可危的门板,暗暗数了一下这是这个月第几扇需要更换的门,然后默默的在心里替每个月都要花在这上面的经费擦了擦眼泪。

 

“只是想问一下你的伤势如何了,再顺便的话就是问问、关于你的监护对象的一些事情而已。总之先坐下吧,利威尔?”埃尔温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椅子,“我正好还有几份公文要批,不介意的话我就边看边聊了。”

 

“这个你随意。”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椅子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姿势后将腿高高的跷起,“反正我只待我认为合适的时间。”

 

“好吧,那么言归正传。你的伤怎样了?”

 

“又不是什么大问题,”利威尔有些嫌恶地瞪了自己的小腿一眼,“对日常生活没什么影响,但是立体机动的话可就完全不好说了。”

 

“医生没有说别的什么吗?”埃尔温将之前还在不断书写着的笔停了下来,有些关心的看着利威尔,“比如还得多久恢复之类的,或者是别的什么?”

 

“最起码得一个月,这么长时间没办法派上用场,想想都让人觉得想吐。”利威尔毫不掩饰他的憎恶,“烦死了,谁要听他的天天吃那些恶心的药啊!”

 

“‘他’是指?”埃尔温敏锐的捕捉到了关键词,“你说的不会是艾伦吧?”

 

“啊,放心,那家伙正在外面喂马,和他那一届的调查兵一起。我可没玩忽职守,就算是也是你的原因。”利威尔耸耸肩,完全答非所问。

 

“好吧。”放弃了继续这一话题的想法,埃尔温的表情转而变得严肃起来,“那么照你这段时间的观察,那孩子究竟是什么人?”

 

“毫无疑问是人类的同伴,这可是你自己下的评语。我说啊,你的记性是被巨人吃掉了么,埃尔温?简直糟糕透顶啊。”

 

“不,我问的是你的看法。宪兵团那边最近因为这件事闹得挺凶的,说是什么既然人类最强已经失去了对艾伦·耶格尔的掌控,调查兵团就应该把艾伦重新交给宪兵团才对。”埃尔温紧紧皱起了眉毛,“所以,利威尔,告诉我你现在究竟还能够掌控艾伦到什么地步?”

 

“如果是指必要的时候杀掉他的话,我当然还依然没有任何问题。我想你也一定从韩吉那里听说过了吧。”利威尔眉毛也不抬的说道,“这次你就这么和他们说好了。哪怕只是为了满足我个人的复仇欲,我也会在那家伙背叛人类的时候拼死杀掉他的。这点现在的我就足以胜任,因为宪兵团都只是一帮只会说不会做的胆小鬼。”

 

“你个人的复仇欲?”埃尔温有些意外,“那究竟是指什么?”

 

“就是为了保护他,我的班才会除了我之外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利威尔有些不耐烦的摆着手,“随便你怎么解释怎么合理着来。但是啊,埃尔温。”

 

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椅子上跳下来,冷着一张脸走到埃尔温面,在办公桌上投下太过明显的黑影来,“这么说来其实该算是你的错误吧,埃尔温。因为你犯下的错误,现在我又成了一个人了啊。”

 

“……”埃尔温沉思了片刻,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嘴角还是一如往常的笑容,“知道了,下次兵团队伍进行重新编制的话我会帮你考虑的。”

 

“埃尔温。”利威尔开口,眼眸里是一片冰冷,“你果然还是像以前一样无情。我记得我早就说过,我最痛恨你的就是这一点了。”

 

“是你把我从地下街里拉出来的。因此我是你重要的棋子。我信任你,但这不代表我会愿意接受你让我身边的同伴死去的事实。”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利威尔?”随手将已经批阅好了的公文扔在一旁,埃尔温以饶有兴趣的表情打量着利威尔,“让我意外的是,你不是很早之前就知道这一点了吗?虽然我承认那些士兵和你的感情很深,但是直到现在还依然在纠结,利威尔,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这一次墙外调查失败的责任在我,没错。只是我不会否认,所有那些都是必要的牺牲。我也会尊敬那些死去的士兵,但是,我不会一直耿耿于怀。”

 

“果然还像当年那样是个完全无情的混蛋呢。埃尔温。”利威尔咒骂着,“和你谈这些的我还真是脑子进水大错特错了。”

 

“还真不如去和艾伦谈,对么?”埃尔温微笑着,完全无视了利威尔一瞬间又黑了的脸,“说起来我之前还很好奇,你究竟是因为什么能对一个人上心到了我都惊讶的程度。现在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我和他的区别——这就是你为什么这么中意他的理由吧,利威尔。”

 

“哼,是么。”利威尔转身从办公桌前离开,嘴角露出或许他本人都没能够注意到的弧度来,“要知道,埃尔温。那小鬼可是和我一样的野兽呢。没准儿将来会成为比我更可怕的存在。”

 

“而且,他可比一直都这么冷冰冰的你要温暖的多,埃尔温。”

 

“是么,利威尔。”他听到背后传来的依旧沉稳的声音,不由得皱了皱眉,“那么,我也就像你说的一样,拭目以待了。”


“哼。”利威尔发出轻蔑的冷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TBC

评论(1)
热度(1)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