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3-07-23

【艾利+全员】Endless World(3)

时间线交错注意。战后设定。


以及角色死亡。


终于写明了大部分人的结局我好开心……【不



006

 

Hass und Zorn sind eine zweischneidigeKlinge.

 

仇恨与愤怒正是双刃剑。

 

——那是那些蝼蚁永远无法理解的事情。是人们为何惧怕,却还依然要坚持战斗,依然要在死亡的边缘挣扎着活下来。

 

即使自身鲜血淋漓,却还能自顾自地微笑着,向着敌人举起手中的屠刀。

 

007

 

856年。王都教堂。

 

“一起祈祷吧。”

 

“Maria。Rose。Sina。”

 

“祈祷三女神的健在。祈祷我们的幸福与安康。”

 

希斯特利亚·雷斯的祷文在这里戛然而止。

 

“为什么不再继续下去了?”信徒中有人发出愤懑不平的声音,在空旷的教堂里显得异常刺耳,“还是说,身为主教大人的您竟然忘记了祷文?”

 

希斯特利亚沉默不语。她低下头去,金色的长发从肩膀两旁流泻而下,挡住了她此时此刻的表情。无视祭坛下逐渐嘈杂起来的声音,与教徒投射过来的或愤慨或怀疑的眼神,依然缄默着,一言不发。

 

然后她缓缓抬起头来。蓝色的眼眸中空无一物。

 

希斯特利亚在所有人惊异的目光中将手旁的教义撕了个粉碎。做完这一切的她双手抱肩,然后再度开口。声音几不可闻。

 

“不需要了。此后再也不需要了。由神之手所赐的三面墙,再也不需要这样的所谓坚定信仰来加固了。”

 

“主教大人,请问您究竟在……说什么?”身旁的祭司诚惶诚恐的问道。

 

身体还在不断颤抖,就算如此希斯特利亚的声音也还依然坚定,毫不迟疑:“不需要了。教会也再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因为三女神之墙,也已经不存在了。”

 

但是就算如此,也没有人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去看看曾经自己生活过的那个世界,去看看只可能在书中存在的那个世界。

 

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吗。

 

“呐,赫里斯塔。”

 

“你曾经想过,要去看看墙外的世界吗?哪怕一次也好,火焰之水,冰之大地,还有沙之雪原。那个世界,真想亲眼看看啊。哪怕一次也好啊。”

 

无视已经变得一片哗然的教堂,希斯特利亚摘下了挂在脖子上的沉重徽章,三女神的徽章早已黯淡。与之相对的,望向远处的眼神重新变得坚毅起来。

 

“对不起,”她轻轻地说,“但是,我自己,要开始我自己的远行了。”

 

“我可不想把我的生命,全部耗费在这无意义的神坛之上。”

 

“喂,你这家伙。我救你的命可不是为了让你来浪费的啊,你这次还是想充老好人,然后再为自己的名誉添上光辉的一笔吗,希斯特利亚?”

 

她笑了笑。在那一瞬间,她好像又听到了,那两个人的声音。

 

008

 

“呐,艾伦。艾伦?”

 

艾伦·耶格尔在旧调查兵团总部地下室度过的最初几个夜晚,并不能说是多么的舒适或者是最起码的,足以让人安然度日。并非惧怕黑暗,也并非憎恶潮湿。只是没有来由的感到惶恐,然后那份不安也渐渐随之蔓延。

 

不过与牢房相比毕竟好了很多,也就因此他并没有过多的怨言。

 

睡眠的时间并不长,更多的时候是在无意识的发呆。自从巨人化之后经常有一些无关紧要或者是遗忘已久的记忆片段会在不经意间浮现出来,就如同做梦一般。或者哪些是梦哪些是记忆对他本身而言也已经无关紧要了。

 

唯一的重点是,不论是梦还是记忆,都只会让他感到疲惫不堪。而持续了好几天几乎整夜压根没怎么睡着的后果,也就是自然而然的,第二天清早全然没有丝毫想要爬起来的欲望。反正第二天并没有任何安排,上面的命令还依然是待机。晚起几分钟也应该不是大碍应该才对。

 

抱着侥幸心理在起床的号声响过之后还依然蹭在床上的艾伦·耶格尔,以这样那样的理由不断给自己找着各种心理安慰。而当本已经足够浓重的睡意又一次袭来之后,他只好彻底投降,再一次陷入了迷糊的睡梦之中。

 

“艾伦,醒醒,起床了,艾伦?”

 

“抱歉兵长,艾伦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等等,兵长?”靴子踏在石板上的特有的哒哒声渐渐由远及近,然后似乎是在自己面前停了下来。

 

这是谁的声音啊……不管了……反正不是很熟悉……艾伦迷迷糊糊的想着,尝试着翻身却发现浑身酸痛于是只好放弃。大脑还在运转,但是比往常迟缓得多。唔……等等,那个关键词是?自己的赖床行为难道被……

 

“佩特拉,你可以先出去了。”

 

“喂,小鬼。”冷漠的声音在距离自己很近的地方响起,“你昨晚难道完全没睡吗?需不需要我特意批准一天让你休息?”

 

在听到那个关键词时花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的艾伦,在理解了目前状况的瞬间立刻清醒了。手忙脚乱的从被窝中爬了起来,然后花了好几分钟用来整理衬衫穿上外套扎好皮带套上靴子,直至整理妥当之前,其间都在一直躲避着利威尔足以杀人的冰冷目光。

 

“脏死了,去洗脸。”利威尔简短的命令道。

 

“记得你今天的安排,打扫庭院。再做得像昨天那么糟糕,你可以试试看。”

 

彻底挫败。

 

反正自己住在地下室,脸色好不好也不会太看得出来吧……怀着这样想法的艾伦,在从利威尔身边经过时悄悄加快了步伐。

 

“你的脸色,简直就和所有勉强从巨人那张臭嘴里活下来的伤员一样,绝对的糟糕透顶啊。”利威尔毫不留情的嗤笑着。明白自己的糟糕状态被那个人看在了眼里并且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这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极度挫败。

 

“兵长你今天话好像意外的多呢。是我的错觉么?”强行从嘴边扯出笑容来,尝试着想要改变话题,但是地下室的门被对方在下一秒狠狠地踹上了。

 

“废话,我本来就不沉默。”

 

仿佛是很不耐的口吻,眉毛紧紧皱起,“那么,你现在给我解释,你那糟糕的像烂泥一样的脸色是怎么回事?”

 

“报告兵长,我睡得很好。”心知肚明这种假话没有任何说服力,就算如此也并不想示弱,“至少,前几天我睡得都很好。”

 

“所以你今天就打算赖床吗?”被毫不留情的一个屈膝踢中腹部,然后艾伦再一次倒在了自己今早一直不愿放弃离开的床铺上。尚未从腹部的疼痛中缓过劲儿来的艾伦,下一秒被什么东西砸了个满头满脸。

 

“睡。”简短的就像刚才下达去洗脸的命令一样,“我会看着你知道你再一次带着你的大脑醒过来为止。我可不想在最糟糕的状况之下再面对一张最糟糕的脸,那简直就是和死了没什么两样。”

 

艾伦在被子里挣扎着,有些哭笑不得的对自己做出一个苦笑来。好不容易刚从被中挣扎着将头探出来可以呼吸,然后立刻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哪里像是睡得很好了啊,小鬼。”

 

利威尔有些无奈的咂舌。然后随便从角落里拉了张椅子坐下,借着地下室即使白天也是唯一的光源的油灯,开始看起顺手带过来的几份公文来。

 

说他不识字,其实是假的。即使是从王都的地下街出身的目不识丁的混混,跟着埃尔温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也好歹能做些简单的读写了。

 

混进公文里的一份完全没有署名的档案让他有些意外的皱了皱眉,打开来看发现这份档案正是属于正在床上睡得像个死人一样的艾伦·耶格尔。饶有兴趣的阅读下去,名字旁几行加粗的红字荒谬的让他有些想笑。

 

“非法存在。危险分子。如有必要可以第一时间抹杀。”

 

“其身份是否为人类仍旧有待定夺。无法信赖。”

 

这就是那帮王都的上层,那帮已经腐烂了的蝼蚁们的本质。

 

“利用完了就丢掉么……算了,反正这家伙能不能活到被丢掉的那天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就看他目前的样子。”

 

犹豫半秒还是没将剩下的那句话说出口。

 

无法信赖,么。他可不觉得。虽然是个小鬼,但是意外的,他直觉他可以信赖。即使在他背叛的时刻,他还依然会毫不犹豫地举起刀砍下。但看他那天的眼神便可以知道,艾伦·耶格尔,他有着更为纯粹的决心与信念。

 

这是决定了巨人与人类的,最本质的区别。

 

“真是无聊啊,那帮老东西。真是比巨人,还要让人恶心啊。”

 

他长长出了口气,有些懒散的靠在椅子背上,天花板上被油灯的黑烟熏出的诡异形状令他不快的皱起了眉。

 

彻底清洁。

 

009

 

“是的,我是艾伦·耶格尔。”以一个士兵的素养,声音洪亮地回答,“我是你们决意在今天处死的人类。也是最后一个可以巨人化的人。”

 

“在此之前。你们已经处决了阿尼·莱恩哈特,莱纳·布朗,贝特霍尔德·胡佛,以及尤弥尔。隶属于104期训练兵的4人。我说的没错吧。我是唯一一个没有在逮捕后被当场处决的。请问这是我的幸运吗,就为了这样给你们,给民众做一场无聊的戏看?”

 

“请你告诉我,总统。104期训练兵,自解散式之后,如今还剩下几名?”

 

达里斯·扎卡里没有回答。推了推镜片,然后继续沉默不语,

 

“你这怪物……那你还记得你做了什么吗?”证人席上的一名宪兵突然义愤填膺地开口,愤怒令他的五官变形了,“你还记得你手上有几条人命吗?你杀了他们,是你杀了他们!”

 

“我承认,这点不需要你们的证人指认。在希干希那夺还作战最后,是我杀了,”他的声音里有着显而易见的苦涩,就算如此也依然坚定,“阿明·阿诺德。以及,利威尔兵长。”

 

我们唯有背负着生命而前行。因为我们从他人身上夺来的东西,只有这个我们无法偿还。所以要活下去,死者需要的从来不是哀悼。

 

即使越往前走这种东西就会变得越发沉重,但你是活下来的人,所以你只有继续向前走的资格。

 

“我当时并不处于理智的状态,但是我犯下的过错我一定会承认。我不需要你们添油加醋。如果我任由你们信口开河,那两个人也是不会高兴的吧。”

 

“你……你还是人类吗?还能被称之为人类吗?”

 

终于有人忍不住发问了。

 

“太多的人在战争中死去了,”他听见自己这样回答,他知道自己就快要爆发,“但是比起灭亡,我想他们更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是,人类即使消灭了巨人,也依然在自相残杀。”

 

“就这点来讲,我就比你们,更具有被称为人类的资格。”

 

“他们拼死换来的,就只有这样的世界吗?我不允许!我更不相信!”

 

“我还能够说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即使嗓音已经嘶哑,即使许久未曾被水滋润的喉咙已经发出撕裂般的疼痛,“而你们呢?你们已经遗忘了吧。巨人的模样,死亡的阴霾,被践踏的屈辱。这些东西你们都早已经忘记了吧?你们只是在内地苟且偷安,并且最后还在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们流血所换来的和平?”

 

我不会忘记为我而死的所有人。

 

那么,你们呢?

 

艾伦·耶格尔自那夜以后,再也没有安然入睡过。

 

再也没有。

 

那么,你们呢?

 

沉默。死寂。死寂。一点点蔓延开来。

 

“你们称我为怪物,那么你们自己呢……是该死的蝼蚁,还是说得更难听一点,压根就是一群只会吸血的,令人作呕的寄生虫呢?”


TBC

评论
热度(1)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