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3-07-21

【艾利+全员】Endless World(2)

004

 

每一个加入调查兵团的人都没有想过能够活到最后。

 

即使这只是无数种可能性的一种,但是所有人都似乎全然规避了这一可能。并非是不相信胜利,并非是不相信明天。只是在选择了调查兵团的同时,就等同于选择了与死亡为伴。

 

这点是几乎所有人的共识。

 

在调查兵团,他们谈论最多的话题即是生与死。因为活着,是接下来的一切选项的可能。没有人渴望着自己去死,但又知道自己一定会死去,这种感觉才是最糟糕的。

 

艾伦·耶格尔也曾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那种无力感令他无比憎恶。即使是拥有巨人之力之后的他也依然厌恶,因为那份令人生畏的力量所引起的不安与绝望也同样是压倒性的。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次所会迎来的死亡阴影是在什么时候,但是毫无疑问,那会很快。他知道。所有调查兵团的团员都知道。

 

这份不安在他面对着利威尔漫不经心地递给他的一张白纸的时候达到了顶点。然而为了确认那份猜想是否正确,他最终还是决定先开口询问一下。

 

“兵长……我可不可以问一下,这究竟是什么?”

 

“遗书。”利威尔用他一贯的冷淡口吻回答着,显然有些不耐烦,“闭上你那张想继续提问的嘴巴,然后把这张纸填满。用怎样的方式都行,这就是你的遗书,你对这个世界在死后的最后一点约束。”

 

仿佛嘲笑一般,利威尔敲了敲办公桌的桌面,永远没有是什么多余表情的脸上嘴角微微上扬,“怎么了,小鬼。觉得很意外是吗?不想写也罢,反正这本身就不是什么硬性要求。都是韩吉那个麻烦的女人……”

 

“不,我的意思是……”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将接下来的话说出口,但最终还是这样问了,“兵长你,也写过这样的东西吗?”

 

“没有。”

 

利威尔淡淡地说道,“我不识字。而且那种东西,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必要。”

 

“是因为兵长你觉得死了也无所谓吗?那怎么可能!”

 

他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但那没什么所谓,现在他能感到的只有愤怒与不甘,这份愤怒却又无从发泄。拳头紧紧握起,然后重重地砸在了办公桌上。

 

“还是说,兵长你觉得你的生命,没有任何价值呢?”

 

“果然小鬼就是小鬼。怎么看都还太嫩了,”利威尔挑起一边的眉毛,站起身来,“连明天都没有的家伙,就不要还去想着死后的事情了。”

 

“比起死亡那种不知何时会到来的东西,还是先想想你今天怎么活下去会比较好。当然,遗书也一样。那种准备就留给无聊的懦夫好了。”

 

利威尔在他身后站定,不需要回头也能想象的出来他是什么表情,一贯的平静,一贯的阴沉,一贯的无聊,“你来的时候没有洗手吧。办公桌被你弄脏了,给我重新清洁一遍。记住,是彻底清洁。”

 

艾伦·耶格尔站在原地,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全身僵硬。虽然他了解那个人的洁癖已经恐怖到了何种的程度,但是……

 

“是!”艾伦·耶格尔大声回答道,脸上的表情足以媲美那些第一次面对巨人的新兵。他太清楚所谓“彻底清洁”的意义,而对这个动词的恐惧也在不知不觉间冲淡了之前他自己也有些不知因何而起的愤怒,以及悲伤。

 

“连明天都没有的家伙。”

 

其实,所有人都是吧。每一个人。每一个还活着的人。都只是在苟延残喘而已。只是无论情不情愿,明天都将照常来临。

 

艾伦·耶格尔这样想着,在第五十三次擦拭那张办公桌的时候,因为不小心又将手印蹭了上去而再一次得到了擦拭第五十四次的机会。

 

最后自己在那张纸上写了些什么呢?艾伦·耶格尔对此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反倒是对那张该死的办公桌记得一清二楚,从每个细节甚至每个纹路都一清二楚。这让他对自己的记忆力感到了绝望。

 

很久之后的某天晚上他突然想了起来。那张几乎被所有人都遗忘了的纸张。地下室的油灯并不允许他浪费太多时间在一张纸上,因此他在那张全然空白的纸上只写了两个大大的字,巨人,然后打了重重的大叉。

 

签上自己的姓名的一刻他才开始犹豫这样是否合适,但是后来他决定放弃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用怎样的方式都行”,也就是“随便什么都可以”的意思了吧。怀着忐忑的心情将折好的纸张放在信封里,从地下室出去的时候却不期然看见了正靠在走道上的利威尔。

 

“拿过来。”对方以不容置喙的语气说道,然后将他战战兢兢递过去的信封看也不看地攥在了手里,就好像他只是为了专程来拿这件东西一样,转身准备离开。

 

“那个,兵长。”他鼓足全部勇气叫住了利威尔。

 

利威尔停下脚步,但是没有回头,“什么事。”

 

“兵长你,害怕死亡吗?害怕过自己的明天,永远无法到来吗?”

 

“……”能感觉的出来沉默了两秒,然后利威尔开口,脚步声在空旷的走里异常清晰,“没有。当然,如果哪一天你失控暴走,或者背叛我们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的遗书在下一秒钟立刻生效的。所以你还是先考虑自己的明天会不会到来吧。”

 

“做好心理准备。我可不会手软。”

 

005

 

战争的代价即是生命。

 

艾伦·耶格尔环视审讯室的时候无意识的这么想。上次出席特别军事法庭的面孔,这次已经几乎一个都不剩了。证人席上也全部是他毫无印象的脸孔,这让他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

 

“竟然还会需要所谓证人吗?这些家伙。”

 

特别军事法庭。存在的意义除了抹杀异端之外,还有什么呢?

 

这场会议不对民众开放。不对民众公开。自然也不会对民众公布它的结果。

 

“跪下。”他被再次勒令要求。背后被枪捅了捅,这让他踉跄了一下。

 

过分的熟悉感让他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看到了吗?他在笑啊。”“有什么担心的,现在可没有人护着他了。”“利用完就丢掉,这会不会不太合乎人道?”“你想和那种怪物谈论人道吗?”“既然你那么担心的话,让他成为英灵不就好了嘛。”“民众似乎相当的尊敬他呢,救世主什么的。”

 

“救世主什么的,真是不论哪个年代民众都是愚蠢的过分啊。”“不管怎么说,在希干希那,他可杀了不少人呢。”

 

“他可是杀了,利威尔兵长的人啊。那个人类最强。”

 

“只不过现在也早就成了英灵中的一员了吧。那个家伙。号称可以在他失控的时候杀掉他,结果反倒自己被杀了吗?不过也确实,从那天起就不再需要他那样的人来杀巨人了。所以成为英雄的象征,也并非不是件好事。”

 

“应该说你还能记得他的名字就不错了?”

 

“是啊是啊,毕竟,英灵就该有英灵的样子啊。”

 

从听到那个名字开始,艾伦·耶格尔的世界就陷入了一片寂静。

 

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

 

 

“肃静。”有人清了清嗓子,“你是艾伦·耶格尔吧。上一次见你是五年前,我还以为从此不必再见到你了。”

 

艾伦·耶格尔低着头。他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也并不想开始一段无聊的回忆。法庭上陷入了死寂。

 

然后他抬起头来,打破了这显而易见的僵局。嘴角露出笑容来,就像那天他大声说出自己想将巨人全部杀光一样。他说:“脏死了。”

 

脏死了。这间法庭。

 

或许还包括,这个只剩下了一个巨人的世界。


TBC

评论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