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3-07-19

【艾利+全员】Endless World(1)

①OOC可能,捏造有,BE,角色死亡出没。


②不甜,大概正剧向,结局背景设定在最后一战之后。有与原著出入地方请谅解。


③艾利+全员,会有少量尤赫出没。


以上接受的话,请往下。



我……梦到了很令人怀念的人。想起了很令人怀念的故事。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了。久到足够所有人都早已完全遗忘的故事。

 

那是什么呢。

 

你,还能回忆起来么?

 

恐惧,屈辱,愤恨,痛苦,哀伤。

 

你,还能够重新述说么?

 

足够所有人都铭记一辈子的,爱,信仰,以及尊严。你还能回忆得起来么?

 

——895年。希斯特利亚·雷斯。于教会。

 

 

即使是很多年以后,三笠·阿克曼还依然能够回想起那天的天空。浸满了浓重的鲜血的同时却又依然纯净得过分的,一望无垠的碧蓝色天空。被绝望的蓝色所全然充斥着的天空。

 

她知道她又要失去什么了。每一次失去很重要的东西之前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即使是已经早习惯了不断地失去些什么这个事实,那种感觉也永远不会令她习以为常以至于麻木。反而是会不断地撕扯、啮咬着伤口,直至她再一次因疼痛而发疯为止。

 

“三笠·阿克曼。关于出席最终审判的第三十五次申请,答复依然是拒绝。”

 

“我个人并不建议你继续下一次的申请。因为那毫无意义。归根到底也只是困兽的垂死挣扎而已。”

 

她木讷地看着那片鲜红洇开。

 

哪怕是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那片鲜红还依然如此深刻地印刻在脑海里。

 

她知道那是谁的鲜血,因为那熟悉的味道简直要将她折磨到发疯。就像时不时深夜会发作的头痛一样。

 

三笠·阿克曼从街头快步走过,行色匆匆。初冬没有丝毫温暖气息的风吹在她身上,令她不由得紧了紧脖上的围巾,早已因为褪色而由曾经的红色变成了浅灰的围巾。就算如此也没有摘下或者是更换。三笠·阿克曼是个念旧的人,这点她从来没有否认。

 

大概是因为一年一度的胜利纪念日的缘故,街道上四处弥漫着葡萄酒与烤面包的香味。可以预见到的,这里即将要迎来的一场狂欢。她知道是因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不再有巨人的存在。不再有恐惧的存在。人们甚至忘记了他们庆祝胜利的理由。

 

这是没有巨人的世界。没有战争的世界。烤面包与葡萄酒早已不是奢侈品的世界。一切理应是美好的,完美无缺的世界。

 

而这一切是那样换来的。

 

以无数人的牺牲,无数人的鲜血,以及——

 

不断行走着的她终于停下脚步。那些喧闹与欢歌早已被她远远地留在了身后。这里早已不是城里。脚下的这片发黑的土地如同巨人与那些人一样,被人们彻彻底底的遗忘在了身后,遗忘了许多年。

 

希干希那南部。曾经最后的战场。如今成为了埋葬一切的地方。

 

视线内除了苍凉枯黄的秋草之外,仅余下的只有一块简单而冰凉的黑色石碑。风吹过发出簌簌的响。

 

“谨以此纪念  最后的巨人”

 

“艾伦·耶格尔  埋葬于此”

 

“感谢他结束了黑暗与恐惧的时代  自此光明必将到来”

 

自此光明必将到来。

 

三笠·阿克曼感到喉咙一阵梗塞。就算如此她还是依然开了口:“她今年也还是比我早。我不知道你如今怎样了,但是,我很好。”

 

“你知道的,我……”

 

“他不在这里。抱歉三笠,但是他早已经不在这里了。”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三笠转过头去,对上赫里斯塔那双蓝色的眼眸,淡金色的长发随风飘动,“我一直在等你。因为有些事情,我想我终于有资格告诉你了。”

 

即使过了十年声线也丝毫没有什么变化,赫里斯塔以她一贯的沉静声线说道:“当年为艾伦行刑的所谓祭司,其实是我。”

 

全然不顾三笠瞬间变得有些阴沉的眼神,她依然继续述说着,虽然依旧沉静却完全听得出来其间蕴藏着的些许哀伤:“而应他的要求,将他埋葬在希干希那的也是我。但是不是这里,这里埋藏着的只是艾伦的名字。”

 

“他的灵魂所归之处,在希干希纳区北部。就在……”

 

“啊,是么。”简单的回答道,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来,“我早该知道的。果然是在,那个人身边啊。你说赫里斯塔,我为什么没能早点发现呢?”

 

“我早就知道,他并不是自杀的。我也早应该知道,他不在在这里的。”

 

001

 

希干希那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希干希纳也将成为一切终结的地方。

 

“呐赫里斯塔,在我死后,请将我埋葬在希干希那。就在他所埋葬的地方。就算作是我最后的请求……好吗?”

 

“那个人估计早已厌倦了墙里的世界了吧,Wall·Sina那种死气沉沉且又肮脏的地方想想也只会让他无聊与厌恶得想要揍人吧。不用怀疑,他选择的地方,一定是希干希那。”

 

“我被教育说,到头来我们被允许做的,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选择,不要后悔地走下去就好了。要做的,只是对自己所做出的选择不后悔而已。那么这一次,连死亡可都能够由我自己选择,我就更不应该后悔了。不是死在巨人的手里,这点上我可比他幸福得多啊,不是吗?”

 

虽然这么说,但是好歹,也还真是想看一次啊,墙外的世界。

 

“你曾经想过,要去看看墙外的世界吗?哪怕一次也好,火焰之水,冰之大地,还有沙之雪原。那个世界,真想亲眼看看啊。哪怕一次也好啊。”

 

虽然这不是后悔,只是单纯的遗憾而已吧。

 

尽管早已经不可能,但还是想和你……一起看看,墙外的世界啊。

 

002

 

托洛斯特区的天空自攻防战结束的那天起就是灰色的。

 

雨水在三天之后终于缓缓落下。混杂着空气中从胜利之日起便浮动着的骨灰与木柴的灰烬,雨滴因此也变得肮脏而令人难以忍受。

 

“现在还没有时间让你去感受同伴的死。”

 

“与死者相比,更为重要的是保护生者能够继续活下去。”

 

艾伦·耶格尔在这两日中沉睡着。逃过了外界所有的动荡,逃过了所有关于他自己的争端。他不知道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关于他自己的身份,关于他自己的无端猜疑。他只知道自己竭尽所能地堵住了Wall·Rose上的大洞,然后在浑身脱力即将被巨人吞噬之时,看到了调查兵团的徽章。

 

自由之翼。

 

然后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即是调查兵团执行部队的最高层,埃尔温团长。以及在自由之翼之下,被几乎所有的人视之为人类再起的希望的,“人类最强的士兵”,利威尔士兵长。

 

自己昏过去前视线最后的定格。

 

那时候他想,怀抱着将所有的巨人全部杀尽的愿望的自己,选择加入调查兵团,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了吧。

 

“喂,迟钝的家伙。回答我,你的意愿是什么?”利威尔用冰冷的语调询问着,但他非但没有因对方的态度感到愤怒,对方的无理与蔑视反倒更激起了他的兴奋与斗志。

 

“加入调查兵团……”他用仿佛能够将自己的牙齿咬碎一般的力道说着,“总之就是想把巨人全部杀光。”

 

艾伦·耶格尔从未后悔过选择加入调查兵团。倒不如说正因为这是他自幼时以来的最大的梦想,在被旁人讽刺这种志向是“急着去死”的时候,他才会有勇气回以更加坚定的讽刺与怒吼。

 

他能感觉得到,他正在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目标。能够成为调查兵团的一员,然后将自己的满腔愤怒,全部化作对屠杀巨人的渴望。不论是因为什么,他能够感觉得到心口的涨满。

 

然后他听到了那个人亲口对他的首肯:“哦,还不赖。”

 

依然是淡淡的,但他能够感觉得到其中含有的少许赞许。那一瞬间让他高昂的心情又满溢了几分。

 

心脏献给政府,是多么肤浅的说辞。从那天起,不,或许更早之前他就已经决定了。心脏所献予的地方。

 

是自由。是对尊严的渴望。

 

003

 

“脏死了。不论是这个审判庭,还是充斥在其间道貌岸然的人们。那帮家伙眼里才没有所谓的正义或者是信仰,他们所相信并唯一能够凭借的,就只有关于自身的利益两字而已。”

 

“他们才不会管你对人类作出了多少的贡献。哼,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自己。他们评判所有人都只分为有害和无害两种。有害的尽早消灭,无害的加以压迫,就是这种蝼蚁而已。”

 

“你可是足以威胁他们一直以来赖以生存的制度与腐败土壤的存在,用你的脚趾头想想都能知道他们迟早会决意除掉你。宪兵团也好教会也好,全都是这种货色。”

 

“真是,肮脏到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方啊。”

 

即使过了五年还是没有任何变化。艾伦·耶格尔有些不经意地想起以前那个人对自己参加的那场庭审的评判,然后发现,除了他们已经再也不需要谁来帮他们除掉巨人之外,所有的一切与自己之前接受过的那场庭审没有任何区别。调查兵团早已不是五年的那个调查兵团,从胜利之夜起调查兵团便失去了它存在的全部意义。

 

然后。那个人已经不在。而他要做的全部,便是迎接人类最后,对自己这样的异端存在的,作为噩梦最后终结的标志的审判。

 

艾伦·耶格尔。作为一名光荣加入了调查兵团的士兵。最后一次整了整背后印有自由之翼徽章的军装,擦拭干净了此后再也没有机会使用的立体机动装置,将手洗净,然后顺从地戴上了手铐。

 

他在微笑。毫无畏惧地微笑。

 

审讯室的大门,“吱呀”一声,在他面前缓缓打开。


TBC

评论
热度(2)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