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5-05-24

【RF/肖根】[星际穿越AU]The Future with Hope(1)

很久以前就答应 @璃白 的脑洞,因为各种原因一直都让它沉睡在了我的小黑屋里……思量一下还是决定先发出来。有太多想写的东西因而无法做到一发完结,干脆就这样随遇而安好了【


向我最爱的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以及最爱的编剧乔纳森·诺兰致以最深切的敬意。


注意事项:星际穿越AU,设定大部分沿用原电影设定。

分级:全年龄(G)

配对:John Reese/Harold Finch,Sameen Shaw/Root

声明:我从未拥有过他们,然而我依旧希望,他们能够在他们的世界里获得应有的幸福。


——Life is not a choice.


But pain.


“那个时候,可从没有谁有过资格去谈论未来。甚至活在当时都已经是一种严重的奢侈。”她从眼角的余光中瞥见自己已经开始泛白的发梢,初秋过分温暖的光芒正试图将它重新染成温暖橘色,“真想不明白,你们怎么还会来问我这些愚蠢的问题。”


“也对,在肚子都没办法填饱的情况下谁还会在乎所谓的爱情?那东西又不能让你远离饥饿,更不能让你远离沙尘。”


“但有一点也许你们说的对,”她看向自己已经空了几十年的无名指,指甲盖因为曾经长期的营养不良已经深深地凹陷下去,“它大概的确可以拯救世界。上帝不喜欢那样的东西,NASA曾经的继任者也不喜欢,然而‘他们’喜欢,因为总有人会为了那样的东西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情愿用所有的一切换来一个更好的未来。”


序章


在爆炸发生的时刻,Finch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那个未来了。那个他的程序曾经向他许诺过的、光明而又充满希望的未来。那个未来在那个许诺里有着洁净而明亮的天空,以及崭新荒芜的、尚未开发的肥沃土壤。他有些费力地睁开眼睛,从额头缓缓流下的温热液体彻底模糊了他的视线,耳朵也在爆炸的余波中嗡嗡作响,他甚至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从脊椎处传来的疼痛,而那之于他而言大概将是无法恢复的创伤。


他希望自己能够主动放弃思考,或者干脆点能够直接失去意识也好,这样至少不用在无意义的懊悔中度过自己很可能只剩下几分钟的人生。他的在Nathan看来比他自己的更有价值的人生。


但他没有。


现在的他神智甚至该死的清楚,清楚到甚至足够他回忆起此前人生中每一个他都不曾遗忘的细节。即使此时清醒在他需要的一切优先级别中已经降到了不能再低的地步。


Finch缓慢而艰难地抬起手来,沾满沙土的手掌缓缓蹭过眼角。他的眼镜早已不知道被丢弃在了哪个角落,他在模糊的余光中瞥见了自己几个月前才刚刚种下的树苗,纤瘦的树干在爆炸中已经被彻底粉碎成无法还原的齑粉。而Root的身影正伏在离他不远处的废墟上——


他甚至不确定她是什么时候闯进自己的图书馆的,也许仅仅是在警报拉响的前几秒钟。他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而来的,不是为了NASA,某种意义上也不是为了他,Root有着比他更坚定的信仰,他一直都清楚。他曾清楚地向Root表示过那个她深信不疑的理想未免太过疯狂,不过那也早已经不是他能阻止得了的事情。


他的程序、他在图书馆的那台电脑上正不断演算着的程序承载着所谓的希望。而那毕竟只是一个没有经过验证的演算结果而已。他甚至还没有亲眼确认过所谓希望的存在,更不清楚这是否能够作为其他人为之牺牲的理由。Finch有些疲倦地合上眼睛。现在的他已经感受不到疼痛,无数的光彩和泡沫湮没了他,在地下过于洁净的空间,这个再一次重新归于死寂的地方。


他大概有些累了。


而他究竟还能做些什么呢。


——他能够要求其他人和他一样,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而拼尽一切,甚至淡然地迎接终会到来的死亡吗?


他可以做到。意识消失前他对自己说,但他没有理由要求别人做到。


绝对没有。




Reese徒劳地向着眼前伸出手去。那场爆炸发出的炫目的光芒,即使是隔着厚厚的宇航服也同样刺眼。他想说些什么,却几乎什么都说不出口。


类似时间的物质在他的指尖敲击中流逝着,随着他的敲击而逐渐关闭的空间在他脚下扭曲成明亮的光带。那明亮的光芒让他以为自己同Finch一样又重新陷入了那场针对NASA的爆炸袭击中。他觉得自己像是在燃烧,宇航服的生命维持系统哀鸣着像是下一秒就即将崩溃一样。他的肺叶因为过高的二氧化碳浓度已经开始涨疼,视线也已经模糊到了除了明亮的光带之外什么都看不见的地步。


而他知道自己的使命已经彻底完成,有关于所谓的大义、所谓的希望和所谓的未来。而关于John Reese本身,懦弱如他却除了那个冰冷的号码之外什么都无法成功传达。而他的生命即将迎来终结。


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选择了正确的拼写,他更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能力将这条信息发出。而他知道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的软弱了。他尝试着敲打面前的键盘,庆幸着它的功能将匆匆写就的最后几行消息随手交付给了一个时间,而他甚至不确定会是哪个时间的Finch来阅读自己的这几条消息。


也许会是只是个孩童的Harold,生活在这个世纪刚开始的,还拥有着自己的名字的、会微笑的Harold。也许会是在那场毁灭一切的爆炸发生之前的,依旧有Nathan陪在身旁的Harold。也许会是那个他所熟悉的Harold,会抚摸着Bear的耳朵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的Harold。更可能的是在他离开之后,那个他只能在那块窄小阴暗、画质糟糕透顶的液晶屏上所见到的、陌生而熟悉的Harold。


不过无论是哪个时间的Harold,被无穷尽的黑暗吞噬之前他甚至有些满足地在想,对方都会将这条信息当作故障而彻底删除。


那一定是只有违背了常理的代码才会执行出的程序结果。他记得对方这么对自己说过。那样的程序并不值得信任,而他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将出了错的源程序全部删除。


不过这样大概也挺好。


他知道如果自己最初就开口请求,他会在一切开始之前就将所有毁于一旦。


而他从没有比这一刻更加希望自己的所作所为,其实都只是在沉睡舱中,自己做的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而已。


Reese闭上眼睛,有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那个声音缓缓地述说着,低沉含混得像是梦中的呓语。


他说。


“欢迎来到NASA,Mr.Reese。”


他看见轮椅上的男人转过身来。而他犹豫着面向他已经熟稔于心的面庞,有些拘谨地举起手。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自己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




Don't leave me.


写有这句话的对话框在他的屏幕上出现的莫名其妙。Finch低下头去,有些神经质地看向自己的双手。他很确定自己方才没有做出任何敲击键盘的动作。


Finch犹豫了几秒,关掉了屏幕上突然弹出的对话框。也许是程序故障,自己这几天压根算不上宁静的心绪也许在代码中造成了些致命性的错误——那不可能。某种作祟的自尊心让他立刻就否定了这一想法。没有谁会比他更清楚他的成果,在半秒钟前刚刚结束测试的程序中不要提所谓的致命错误,甚至压根没有出现过相关的代码段落。


And,please.Wait for me.


这次是更加没头没尾的话语。简洁严谨到近乎单调的程序界面还是第一次让他产生了如此由衷的困扰。Finch停下手边尚未完成的代码段落,将自己内心深处某部分舍不得放弃的自尊小心地收好,然后反过头去检查自己本以为已经彻底通过的部分。


检查结果让他浑身僵硬,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在程序的指定段落多出了几行代码。崭新的,用加密算法保护过的,隐蔽性极好的、像是病毒一样蛰伏着的代码。而他很确定自己系统的安全性,NASA要求的高度保密原则目前他一条都没有违反。甚至只可能做得更好。


然后他发现了更加令他震惊的事实。那段突如其来的新程序所采用的加密算法——而他甚至不想承认——早已远远超出了他的大脑所能理解的范围。所幸他在对方可能执行销毁程序之前就已经完成了复制,这意味着他总有一天能够破解它的算法,这一想法让他整个人稍稍镇定了些。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对话框又弹了出来。与此前不同的是,这次的对话框里没有任何文字,只残留有一片漆黑。


“Who are you?”


他颤抖着,输入了这样的文字。主动通过未知程序与对方进行尝试交流需要冒极大的风险,而这一切建立在自己无法破解对方的加密算法的前提下时,就更明白地昭示着自己此刻的思维绝对算不上冷静。


而他甚至不需要冷静。他看着白色的字母一个一个地出现在显示屏上,又在回车后被黑暗所彻底吞噬。他有些不甘心地看向屏幕中央那片未知的黑色,期待着一个答案,闪烁的光标甚至像是在展开另一个世界。然后一切重归于寂静,除了电脑运行时已经听惯了的噪声之外,Finch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浓重的失望感淹没了他的全身。


TBC

评论(8)
热度(25)
  1. 哈默Asaki Kiri 转载了此文字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