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4-07-19

【九十九临】None(短打,FIN)

仅仅为找回手感而练习的13卷衍生短文……想写这样的九十九屋真一很久了,可惜还是有点力不从心。当然也可以当做是安利产物[x]就当是个段子娱乐一下没问题_(:3」∠)_总之这是一个关于如何成功找回你即将离家出走的同居对象的故事[并不]还是一如既往祝阅读愉快ヽ(;▽;)ノ


※请把它看做是十三卷衍生


※CP:九十九屋真一×折原临也


※OOC,短打,FIN


for ki @木又沒分寸 以及感谢战友 @夜雨霖铃 


None

 

“去随便哪里都好……总之,不要是这个令人生厌的地方了。”

 

他有些怨恨地从挤出这句话来,眼前因失血过多而隐隐有些发黑。他闭上眼睛,努力咽下不断涌到喉咙里的鲜血,嘴角却无可抑制地流露出笑容来。

 

——你想毁掉的东西并非是平和岛静雄。承认吧,你想毁掉的东西只是你自己吧。要知道让放在天平两端的情感去相互厮杀可从来不是人类会选择的做法,而你也势必不会因哪一方的胜利而成为人类。

 

——人类不会这样愚蠢。

 

“果然还是被你说中了啊,九十九屋真一。”

 

车子的引擎启动了。

 

——啊啊,那么这次就真的是,永别了。

 

“哪里有那么容易。”

 

被随意扔在后备箱的手机屏幕亮了又灭。汽车在寂静的夜色中咆哮着,渐渐驶远。

 

 “永别了这种话,还是不要随便说出口比较好啊,折原饮茶君。”

 

 

折原临也再次睁开眼睛是在几天之后。他判断自己正处在某所私人医院的病房内,但并不确切是在哪里。天底下的病房总是一个样子。对黄根先生的安排他自然毫无异议,但无法判断身处何地还是令他有些懊恼。

 

这次大概是动了真格的缘故,所以伤得也异乎寻常的惨。在他习惯性地想要起身的瞬间便感觉到了尖锐的疼痛,这让他直接放弃了起身的念头。

 

如果这时候有人偷袭的话,大概不论有几条命都是活不下来的吧。他这样有些自嘲地地想着——

 

病房的门开了。

 

即使浑身上下都像是被火车碾过一般,这也并不妨碍他的身体做出防御的反应来,完全受制于人这种滋味并不好受,也无法令自己觉得有趣,只是对方的一句话让他难得地愣在了原地。

 

“那么,对你的北海道之行还满意吗,折原饮茶君?”

 

并不是他熟悉的声音。却是他熟悉的语气。

 

对方似乎从角落里随便拖了把椅子在病床前坐下,从他的角度完全无法看清来人的脸,只能隐约瞟到一个不甚清晰的身影。即使是偏头这个无比简单的动作也无法完成的身体令他感到极度挫败,就算如此他也维持着自己最为满意的语调。

 

“我一直以为你是舍不得离开那里的。”他话里有话地指出,“一个人既然能够声称是一座城市本身的话,那么想必也是至死都不会离开那里的吧。”

 

“是吗?那么这点上就是你的判断失误了啊。”仿佛毫不在意般,九十九屋真一继续轻松地说着,“我可没有打算离开那里,这顶多算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吧。而你,就不一样了吧,折原君?”

 

“竟然能这么大程度上改变你的想法——那座城市一定是做了什么令你失望的事情吧。”

 

“能说出这种话的情报贩子,也还真是足够厚脸皮啊。怎么,这次你反倒成了那个一无所知的人了吗,九十九屋真一?”

 

他望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有些自嘲地勾了勾嘴角,“那座城市,现在可是令我厌恶得很啊。”

 

他想起最后看到的,池袋永远不曾改变过的夜空,直到那时他才发现,那片漆黑的夜空中其实什么都没有。

 

——你能做到的,只有从此更加憎恶自己而已。放在天平两端的东西非要一决胜负的话,即使是我也是不会知道结果的啊。

 

“可笑……我明明还是那样的爱着人类啊。从头至尾都是那样地爱着啊。”从喉咙深处发出怪笑来,毫不在意九十九屋真一会用何种眼光来打量自己,那都没什么关系,“但至于池袋,果然还是永别了比较好啊。能让我从心底感到憎恶的城市,它竟然也会是第一个啊。”

 

“也许我之前的问题是有些过分了。只不过,我确实是有点好奇呢。”九十九屋真一眯起了眼睛,“你憎恶的究竟是城市这个虚假的概念,还是存在于这个概念中的,某些真实的人呢?”

 

“我可没看出来这些有什么区别。毕竟关于城市这个概念,目前看来最有资格下定义的人不是你吗,九十九屋真一?”

 

“情报无论如何还是情报啊,九十九屋先生,我可没有伤到脑子也糊涂了的地步。城市也还没有得到能够控制居民去留的权利吧,呐?”

 

“偶尔破例一次也没什么。这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的特权啊。”说着意味不明的话语,九十九屋真一站起身来,“我可是记得你曾经亲口说过,池袋和新宿相比,你更喜欢池袋一点啊。”

 

“一点而已,”他冷笑,“非得要说的话,现在对我而言,可是我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方啊。”

 

“可是那座城市可是会想念你的啊,至少非日常的那部分会才对。只能说是很不幸吧,因为这不存在拒绝不拒绝的问题,单方面被城市选择了的人是你啊,折原饮茶君。”

 

“我该把这称之为是恭维吗,还是把这一并归到那些你说过的可有可无的疯话中去?”

 

明明应该觉得很好笑的,明明应该尽力去讽刺的,这才是自己一贯的做法,才是自己惯有的态度。但说出的字句却不知为何竟是这般的软弱无力。

 

“如果如你所说是单方面的选择的话,那想必你也一定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了吧。”

 

“可你无法离开非日常而生存。即使是远离了那里,你也还打算继续着那样的生活方式吧。”

 

“我也没打算否认,不是吗?”他想耸耸肩,却因为疼痛而只好作罢,“像以前那样继续一如既往地爱着人类,那才是最棒的生活啊。当然,我不否认是会有些无聊啊,但也一定不会这样无聊下去嘛,因为人类总是那样的有趣,那样的令人欲罢不能——”

 

“那么,让我换个询问方式吧,你会想念池袋吗?”

 

即将出口的“人类LOVE”就这样生生卡在了嗓子里。

 

“答案也是肯定的吧。即使你没有发觉。”

 

目睹了对方的表情变化,语气也开始变得轻快起来,“当你开始怀念非日常时,你所怀念的也正是属于这城市中的一部分啊。所以,你不可能主动选择离开,这项选项对你而言可从来不存在呐,折原饮茶君。”

 

“因为你赖以生存的一切,都是这座城市所给予的啊。”

 

九十九屋真一站起身来,他走到青年的面前,让自己的面容清晰地映在了对方暗红色的眼眸。那双眼睛里如今写满了震惊,那是种绝对令他愉快的情绪。他尝试着维持某种程度上的波澜不惊,显然对方也在尝试这样的事。

 

但双方似乎都失败了。那也没什么。

 

嘴角微弯,他俯下身去,在青年的唇上印下一吻。

 

“我说过。”九十九屋真一微笑,“想要说永别,还是为时太早。”

 

“我也不会,再给你说出这个词语的机会的。”

 

“——这座城市的非日常需要你,换句话说,正是我的一部分,甚至全部,都需要着你啊,折原临也君。”

 

“已经说到这个地步还不明白的话,就是城市也还是会无可奈何啊。”

 

FIN


评论(5)
热度(51)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