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头像来自@秋海
2018-05-05  

【HP】【Drarry】Eyes For You(FIN)

    送给 @云墨冰 的本子《Flowers to You》的Guest,某种意义上是个故事的剧透?漫画是德拉科视角,这篇文是哈利视角,迷之短小(管他呢反正都是我的文案【。】

    但是为了庆祝预售开了,我还是,放出来了!欢迎大家CP22来找我们玩!墨冰超棒的!

Rating:PG-13

《Flowers to You》预售链接

本宣


       哈利发现自己的眼睛变色是在某节魔药课接近尾声的时候。

  周一下午的魔药课总是让人无精打采,再加上斯内普的无理刁难就更加让人疲于应付了。哈利痛苦地切着防风草根,然后把它们丢进自己显然已经是一团糟的坩埚里。他的坩埚冒着不祥的蓝色蒸汽——如果正确的话,它们应该和赫敏的坩埚里的那些东西一样是绿色的——而斯内普正站在讲台前,一本正经地向大家展示马尔福配出来的那副返青剂[1]是多么完美。


  斯内普的宠儿。他明明照着书上的说明一五一十地来了,但直到最后他的坩埚里还是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奇怪液体。哈利恨恨地把那些参差不齐的草根一股脑儿地丢进坩埚里,如果斯内普在哪节魔药课上突然失声,他也许还有可能完成一份不那么糟糕的魔药。赫敏一脸同情地看着他,试图给他一些小声的援助,虽然好像无济于事。而马尔福,一边接受着斯内普明显言过其实的表扬,一边得意洋洋地扭过头来,隔着几个桌子小声嘲笑哈利的防风草根切得就像他乱七八糟的头发:“说真的,波特,你该不会是从你的头上直接拔下来的那些东西吧?还是你想把你的返青剂直接用在你的头上?它们可长得十分蓬勃健壮。”


  哈利没有理他。他努力把心思放在他的魔药上,但更加不幸的是,马尔福的小声嘲笑引来了斯内普。斯内普嘴角带着懒洋洋的笑踱步到哈利的坩埚面前,言语间都是比马尔福好不到哪儿去的辛辣讽刺,他好像很享受哈利在那儿独自挣扎:“我不明白,一副简单的返青剂是怎么样才会让我们的救世主为难成这样的。也许拯救一棵蟹爪兰这种行为实在算不上什么壮举,毕竟格兰芬多不可能为这个就颁发给他一顶荣誉的桂冠——”


  哈利继续机械地切草根,他试图让自己把那一大堆防风草根都想象成斯内普,但好像无济于事。马尔福已经高兴地冲出了魔药教室,带着给斯莱特林的三十分加分,这让哈利的精神压力下降了不少。教室里很快就只剩下了他、罗恩还有赫敏,就连纳威都已经交了样品。哈利一边用眼神示意赫敏不用试图为自己提示,一边突然意识到,斯内普对他的魔药的羞辱好像戛然而止了:“波特,你是嫌弃自己的眼睛太过平凡,以至于它配不上你直冲云霄的伟大名声吗?还是你终于要被自己的愚蠢魔药给毒死了?”


  紧接着,斯内普就像是对嘲笑哈利突然失去了兴趣一样,他掸了掸自己显然不算整洁的长袍,然后快步从哈利身边离开了。在哈利交给他装满了显而易见是失败品的魔药的玻璃瓶时,斯内普连正眼都不愿意给他一个,只是潦草地在牛皮纸上画了一个弧线,哈利确定那是一个“C”,然后就抬抬下巴示意他可以走了。


  哈利对斯内普太过突然的转变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好在赫敏及时地向他说明了缘由,她递给了哈利一面小镜子。哈利只需要看一眼就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可能是弗雷德和乔治的最新恶作剧,也可能是那副不知所云的返青剂蒸汽导致的,总之,他,哈利·波特,有一只眼睛变成了灰色。


  只要看一眼他就明白那是什么的颜色。


  “我可不记得今天变形课的内容是这个。人体变形好像是六年级的内容吧?”哈利强装着镇定把镜子重新递给赫敏,“你觉得这会是弗雷德和乔治新的恶作剧点子吗?”


  “我不知道,哈利。”赫敏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的,“我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是灰色……”


  “可能是他们觉得这个颜色比较好看吧。”罗恩拎着书包愁眉苦脸地从地窖出来,他也得到了一个“C”,“永远不要低估了弗雷德和乔治的恶趣味。不过,我不明白的是斯内普为什么突然安静了。我给他交样品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骂我两句……那只老蝙蝠不太正常。”


  “是不太像平时的斯内普。”哈利心乱如麻,他只想尽快让这场讨论过去,“可是谁在乎斯内普正不正常?你们先去吃饭吧,我去找庞弗雷夫人。我可不喜欢灰色眼睛。”


  然后哈利钻进了隐形斗篷,把一脸惊诧的罗恩和赫敏留在原地。


  哈利·波特有一个秘密。一个看起来藏得很好的秘密。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毕竟,连罗恩和赫敏都不知道的秘密在他这里也不存在几个。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秘密,这中间尤其不包括斯莱特林。为此,他甚至可以对罗恩和赫敏撒谎。


  哈利比谁都清楚的一点是,实际上他非常喜欢灰色眼睛。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就非常喜欢灰色眼睛——德拉科·马尔福的眼睛。哈利·波特喜欢德拉科·马尔福。他非常震惊地发现了这一点,然后相当坦然地接受了,但,只是作为一个个人的秘密。


  毕竟,在马尔福和波特的字典里,对方的姓氏比起“朋友”甚至“恋人”来讲,“敌人”可能是更接近准确的定义。今天魔药课上那一幕对他们而言才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他就这么迷恋上德拉科了——也许不讲道理,但绝非毫无征兆。至少某个时刻,他发自内心地觉得,德拉科·马尔福并没有他极力表现出来的那样穷凶极恶。在今天之前,他一直都觉得,自己也许会把这个秘密埋藏到伏地魔死后,埋藏到他们也许能真正好好地坐下来谈一谈的时候,埋藏到,也许直到他不再迷恋德拉科为止。


  然后德拉科眼睛的眼睛取代了他自己的。哈利非常担心赫敏也许会猜出真相——女孩子的直觉总是异乎寻常的准确。尤其是在这些事情上。可他一时却想不到什么很好的理由搪塞过去。


  哈利叹了口气,推开医疗翼的门。庞弗雷夫人不在里面,坐在病床旁的人他却非常熟悉:是邓布利多。


  “啊,哈利。”邓布利多的声音非常轻快,“我没有看到你进来。你也是来找庞弗雷夫人的吗?”


  哈利点了点头。没有打算开口解释自己的来意。邓布利多也没有为难他,尽管哈利总是觉得邓布利多应当知道了些什么,果然,邓布利多先开口了:“我都听斯内普教授说了。你的左眼……”


  “变成了灰色的。”哈利咽了口唾沫,“这可能是变形术的失误吗,先生?还是某种魔药的作用?某种……变形魔药?”


  “不,我不这么认为。”邓布利多摇了摇头,他的目光从哈利的左眼上扫过,哈利低下头去,尽可能地试图避开他的视线,“这种症状相当罕见,但并非没有先例。我对最近发生的事情略有耳闻……也许你可以去图书馆查查,让格兰杰小姐和你一起。这种情况我也只听说过一次,抱歉哈利,我没办法给你提供更多的信息……”


  “您说您听说过一次。”哈利突然抬起头来,他知道自己有些得寸进尺,但反正邓布利多已经知道了——也许还夹杂着斯内普的嘲讽——可能不会比现在更糟了,“那能否请您详细讲讲?”


  “好吧。”邓布利多叹了口气,“它也许叫做异瞳症。之所以是也许是因为,我也不确定。但它的来源是爱情。我想这么说也许还不太合适,但爱情魔法是一个古老而我们又涉足甚少的领域……但,如果你爱上了某个人,而又决定把它藏在心底。那么,是可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谢谢你,先生。”哈利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想重新钻进隐形衣里,但他又很快反应过来邓布利多可以看到隐形衣下的自己,“那么,我还有一个请求,先生。”


  “什么?”邓布利多笑眯眯地看着他。


  “请……帮我保密。”


  “当然,哈利。”邓布利多的声音几乎是充满同情的了,“我当然知道不要插手你的私事……但,哈利,永远要记住在有机会的时候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霍格沃茨也会帮你的。”


  哈利点了点头。


  “走吧,我想图书馆也许会有你要的答案。”邓布利多冲他眨了眨眼睛,“格兰杰小姐和韦斯莱先生在门外面等了你好一会儿了,哈利。”


  也许邓布利多说的都是真的。很久之后哈利这么想到。


  当他和赫敏翻开一本惨叫着的书的时候,哈利看到一抹金色从不远的书架后一闪而过。他依然还在尽力岔开罗恩和赫敏关于他的眼睛的讨论,也绝口不提邓布利多究竟对他说了些什么。他用非常蹩脚的借口掩饰了自己想要看看德拉科到底在看些什么书的念头,因为德拉科实在没有必要在看到哈利之前就匆匆跑走。


  然后他翻开了那本《灵魂的诅咒》。洁白的纸页中夹着一朵灿烂如血的花。


FIN

注释:[1]返青剂, 作用:强迫植物发芽, 特性:呈绿色, 三滴返青剂外加六滴红色的复生剂能够让死亡的蟹爪兰恢复健康. J.K.Rowling's Official Site. 

评论(5)
热度(32)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