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4-05-04

【临也生贺】Three of One(九十九临,FIN)

其实是之前那篇九十九临的补完_(:3」∠)_


因为当初的构想就是生贺所以直接拖到了现在ヽ(;▽;)ノ


没有错过11点真是太好了QAQ


顺提……九十九屋真一的回答是什么你们可以猜猜看w【喂


Happy Birthday Izaya!


※CP:九十九屋真一×折原临也


※FIN,OOC可能,平淡向


※HE,这点真的可以相信我



For ki @木又沒分寸 


——即使是这样的你,也在渴望被“谁”所爱吗。

 

那么关于那个所谓的“谁”的话,你会有什么特别的偏好吗,折原饮茶君?

 

Part.1

 

折原临也睁开眼睛。还没能够适应白昼过于刺眼的阳光的双眼有些不适地眨着,习惯性地一把抓过放在床头的手机,明晃晃的屏幕上显示的过于清晰的数字终于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说是清醒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头还依然是疼得像是快要炸开一样。熬夜后的后遗症并没能通过爆睡而彻底消除,反而隐隐有加重的倾向,这让他整个人都有些没来由地火大。

 

从床上跳下来,只是花了好几秒种才终于站稳了身形,地板冰冰凉凉的正好有助于提神。他伸手将放在床头上的日历撕下一页——尽管比别人可能晚了那么几个小时,只不过他也懒得去在意。

 

“总是熬夜的话,可是会猝死的啊。如果说只是因为简单的通宵,结果就轻而易举地错过了某些重要情报的话,这样的情报屋还真是够无能的啊。”

 

他还记得那个在聊天室里不无恶意地写下这样句子的家伙,倒是完全忽略了自己也总是24小时在线这一事实,但考虑到对方总是信誓旦旦地自称是某座城市的这一事实,也确实让他难得的连吐槽的欲望都兴不起半分。

 

从冰箱里随便拿出了两片面包咬着,折原临也依照着多年的职业习惯打开手提电脑,却有些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工作邮箱里是一片空白。没有一封邮件,甚至连打发时间的垃圾邮件也彻底无影无踪。

 

这让他很不习惯。

 

大喊了几声波江没有人应声,认命般地想起来自己昨天告诉波江今天不会来上班的事实。

 

所以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在这天放了假。因例行的缺氧而运行缓慢的大脑终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用眼角的余光扫到了那个用红色标注着的过于刺眼的日子,有些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对,他确实是忘记了。因为某些缘故,今天的情报屋,不营业。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那也绝对不是他一时的心血来潮。

 

“所以说,果然是个令人厌恶的日子啊。”

 

他可并不想享受这样的日常。在一个明明应该与“非日常”画上等号的日子里,这样的无趣大概会扼杀不少他对某座城市的兴趣的吧。

 

“果然不是人类的话就没有办法让人喜欢吗?”

 

说着这样意味不明的语句,折原临也关掉了电脑。恍惚间好像是听到了谁在冷笑的声音,但他决定不去在意。

 

“……生日吗?”

 

“只不过是这样的无聊日子而已啊,”他还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语气笃定到了连自己都差点无所谓了的地步,“完全没必要在意不是吗?”

 

“我还真是不知道,到底是有怎样的必要,才会使人类争先恐后的借这名为‘生日’的日子进行庆祝啊。因为这种日子,自己根本没没办法选择不是吗?一直妄想着主宰自己人生的人类,又是怎样才会心甘情愿地接受这种不知道是谁为自己安排好的这种事情呢?”

 

“还真是有趣啊。”

 

在黑色的背景上白色的光标闪了很久,久到他以为对方难得的掉线了,正准备借此机会继续嘲讽两句的时候对方却突然回复了一句。

 

“难得地作为你口中的人类的一员,只不过你自己似乎也没能逃掉吧。”

 

像是早就猜透了他会有什么反应,他也能预见到对面的人此时究竟会是怎样的表情,无所谓的,但是带有一点应得的彬彬有礼,或许此时正在微笑。

 

“你也是在期待着什么的吧,比如那天会有什么非同寻常的事情之类的,至少对得起某个所谓的名称嘛。”

 

“所以,别再欺骗自己了啊,折原饮茶君。”

 

“——要知道这样的人,总会输的很惨啊。”

 

折原临也笑了笑,不置可否。

 

只是这代价有点出乎意料就是了。习惯了将非日常当作日常的自己,在面对着真正的日常的时候倒还真的有些无所适从了啊。

 

在厨房翻找着不知道被波江放在哪里的咖啡的时候,折原临也在嘴角露出一抹无可奈何的苦笑来。

 

……真是的,自己都是在做些什么啊。

 

池袋在今天不会成为非日常替补的选项。他以他糟糕无比的精神状态起誓,他还没有任何在今天寻死的打算。百无聊赖地登录进了聊天室,却发现无论是哪个聊天室此时此刻都是空无一人。

 

咽下最后一口热水——他到头来还是没能找到哪怕是一袋的速溶咖啡——被自己彻底冷落在角落的手机开始疯狂地震动起来。因着莫名其妙的兴奋感而将小刀从手里甩出,稳稳当当钉在墙上。

 

他并没注意到自己露出了并不多见的,恍然大悟般的笑容。

 

也确实是时候需要一个解释了。

 

Part.2

 

无论你相信或不相信,城市这种东西也是可以拥有人格的啊。

 

——这可不是什么你极力回避就能够忽略的事情呐。

 

你方才正是在和这样的一个存在对话,当然,现在也一样。

 

所以饮茶君,是时候承认这种你不屑一顾的现实了吧。

 

……别做出那样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嘛。我说过了,你是不可能查处关于我的任何东西的。因为我本来,就不应该是存在与常理之中的人类啊。

 

好像话题扯得有点远了,那么还是继续刚才的解释好了吧。既然说拥有人格的话,那么有所好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的吧?

 

城市也会将在此生活着的人类分为几种的啊,喜欢的人类,憎恶的人类,以及恨不得让其消失的人类——当然更多的果然还是那种既不会想去了解也不可能会喜欢的无聊人类,这点上应该就是城市与你的区别了吧?

 

因为你毕竟是号称着平等地爱着每一个人的存在嘛,只不过这对你来讲是不是有些过于困难了呢,饮茶君?你甚至没有办法亲自接触到两个城市以上的人类,那么你口口声声的“人类LOVE”说白了也只是“城市LOVE”的翻版而已才对吧?

 

偷换概念的人可永远不是我啊。

 

尽管你对所谓的“两个人之间相识只需六个人”这种理论深信不疑,不过那也正好显示了你的愚蠢吧。

 

有所联系并不能代表就会被其所爱啊,想必你也是不会甘心于所谓的“单纯被爱就好了”的局面的吧。城市偶尔也是会有爱上某个人的能力的呐,尽管很不可思议,但能被一座城市所爱上的人应该是相当的幸运儿吧。

 

假设一座城市只为了一个人而转动着,只为了一个人而成为他想要成为的样子的话,那么这个人就真的是被这座城市所爱着的吧。

 

当然啦,如果太过分的话,就是极具包容力的城市也会偶尔想要惩罚一下不情愿听话的……暗恋对象一类吧。不过那也是那座城市有能力将这份爱亲口向对方述说出来之后吧,不然那个所谓的幸运儿,直到死都不会清楚城市也会这样对一个人抱持有所谓的“感情”之类的东西啊。

 

说到底,这种爱恋也是相当扭曲的吧?

 

而且相当可怕啊。

 

你把爱给了全人类,把憎恨留给了一个怪物,那么你会把什么样的情感留给这座城市呢。

 

——呐,我知道你亲口承认过你喜欢名为“池袋”的这座城市啊。

 

那么,池袋和新宿的话,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只能说是很不幸吧,池袋已经先于新宿一步选择了你哦,折原饮茶君。

 

我想也许你更喜欢我用你的全名称呼你哟,折原临也君?

 

 

九十九屋真一对着空无一人的聊天室露出一个微笑。

 

面前屏幕上的文字依旧在无声地增长着。

 

 

明天是你的生日吧。

 

那么作为深爱你的城市,生日礼物这种东西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从现在起,九十九屋真一的情报全部免费,24小时之内,不过呢,你只能拥有其中的三条——

 

呐,作为城市偶然爱上的人类,你对这座城市还有什么好奇的地方吗?

 

 

叹着气合上了笔记本。

 

九十九屋真一站起身来,漫不经心地吹起没有意义的口哨。走出几乎空无一物的房间,池袋的夜风让他感到久违的清爽。

 

总也得不到那个人回应的话,城市也是会寂寞的啊。

 

“什么时候才能承认呢。你所谓的‘人类LOVE’,也是‘城市LOVE’的一部分而已啊。”

 

“折原饮茶君。”

 

时间,还没有到。他安慰着自己,也许不需要太久。

 

三,二,一。

 

定时发送偶尔也是有点好处的啊。

 

Part.3

 

“要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明明看起来相当无所谓,到头来却还依然让人烦心的谜语了啊。”

 

换做是别人可能索然无味的长篇大论,到自己面前却是无比地令人兴奋,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瞬间加快了的呼吸。他知道他想要的答案很可能就在面前,但他并不着急,将礼物在最后一刻拆开才是人类应该具备的美德,他也自然没打算违背这一道理。

 

看似漫不经心地按着手机,嘴角那一抹笑容却越发地满溢了出来,“那么,第一个问题。”

 

“所谓的莫名其妙的假期,也是城市中无所谓的日常的一部分吗?”

 

“——别和我说什么这种情报没有任何意义的话了,你知道的,我最讨厌的是什么。对于妄图干涉我的生活的人,我可一向都是,毫不留情的啊。”

 

“自诩的神明,总有一天也是会毁灭的吧。错觉也是一样。”对方的回复速度同样很快,快到让折原临也有种这也是预先设定好的回答的错觉。

 

“可没有这么简单。”他皱了皱眉,手机电量快要耗尽的提示就在这时突兀地跳了出来,“嘛,不过也无所谓就是了。我对你的理由也一向不怎么好奇,这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警告而已。”

 

“用一条情报换一个警告吗,我的情报还真是越来越不值钱了啊。”

 

他懒得去揣测对方的表情究竟如何,浪费了一条情报这种事情他也相当无所谓。九十九屋真一确实从未如此慷慨过,这让他不可能不起疑心。仅仅只是为了生日这样简单的理由的话——

 

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足够有趣了,有趣到甚至可以弥补此前自己所有的无聊和挫败。

 

这是种他乐意玩下去的游戏。

 

“那么,第二条,”他慢条斯理地打着字,看着一个个假名出现在屏幕上的对话框里,“还记得我说过的么?最好不要让我查到你的住址。”

 

“那么现在这就是我要的第二条情报。”

 

“只不过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啊,折原饮茶君。你果然还是没能明白过来,我此前的那些话语都是些什么意思啊。”

 

十五秒。比之前的任何一次停顿都要长。

 

“但是没办法呐,九十九屋真一。”无意识地耸肩,尽管他知道对方不可能看到,“毕竟最先提出这个建议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啊。”

 

“你觉得城市会有什么住址之类的东西吗?”九十九屋真一笑了出来,活动着因坐得太久而有些麻木的双腿,“还是说,你在期待着能够找到一座城市而将它杀死?当你杀死它的时候,也就等同于杀了你自己啊,折原临也。”

 

“虽然我知道,你是不会杀人的,因为毕竟是你深爱着的人类嘛。所以我的推论,也就是你压根,无法杀死我啊。”

 

“也许我该劝你不要转移话题?”

 

“那么,我也许该说,你对自己的邻居也未免太不小心了,折原临也。”

 

九十九屋真一站起身来,初夏温暖又不过与炎热的阳光令他舒适地眯起了眼,一步步地走上楼梯,不紧不慢,“也许你可以考虑一下放弃情报屋这个职业?你的观察力实在是令人堪忧啊。”

 

“也许你的理论对于别人来讲总是适用,但在你自己身上,你从来都是失败的那一个啊。”

 

他站在那扇门前,毫不意外地对上折原临也的暗红色双眸。那双眼睛里如今写着满满的惊讶,那不知为何令他心情很好。

 

“第三条情报我已经帮你选择了呐。”他语气轻快地说着,“‘我是谁’,你想得到的不正是这样的东西吗?得到我的住址的前提下,那么下一步想要知道什么,我可是已经很清楚了啊。”

 

折原临也开始微笑,微笑,然后笑容逐渐扩大直至再也无法维持表面的平静的程度。刺耳的笑声开始在楼道中回荡着,单调而机械的音符毫无意义地开始重复,就算如此九十九屋真一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或者至少没有表露出来。他只是等着,什么也不做地单纯在一旁看着——

 

就像今天之前他所做的一切一样。

 

笑到眼泪快要出来了的笑声。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与折原临也想象中几乎别无二致的声线,他甚至有些开始怀疑九十九屋真一是否真的是按照自己的喜好而选择了这样的声线。

 

他的肩膀还在颤抖着,因大笑而造成的缺氧使他的头再一次疼痛起来。终于笑够了般,折原临也重新直起身来,装作毫不在意般擦去眼角溢出的水珠,“说到底还是会有的呐,九十九屋真一。”

 

“你以为,失误的人真的只有我一个吗?”

“比如,你是如何就能那样信誓旦旦地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情报呢?顺带一提,关于最后我想要的情报,那一条情报,你可是彻头彻尾的猜错了啊。”

 

“我想要的,”他尝试着将自己重新装回那个壳子里,某种面具般的表情开始在他脸上浮现出来。但即使是那个壳子也丝毫无助于掩饰他自己此时的心情,“第三条情报。”

 

折原临也向前走了一步,站在九十九屋真一面前,这样正好足够他将对方的面容看得一清二楚。

 

“既然是所谓的生日礼物,那就一定要将最好的留到最后吧,九十九屋真一先生?”

 

嘴唇微动,一字一顿地说着,“所谓的城市也好,所谓的人类也好,如果奉献出的爱意不会的得到回报的话——”

 

“可是会很寂寞的吧,呐?”

 

“那么,关于我这条情报的回答,九十九屋真一,你的答案是什么?”

 

——如果是你的话,你会选择什么呢?

 

——渴望……被谁所爱吗?

 

“要知道啊,九十九屋先生,你可是个要比我厉害得多的情报屋啊。”

 

FIN



评论(3)
热度(76)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