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头像来自@秋海
2018-10-06  

【伽小|HappyToon】碟中魔法王国 Mission: Magic Land(上)

联动 @秋海🍡 的某张图!非常爱你QWQ 被谜之城和突然想写的音乐剧耽误了很久的产物……不想显得自己的假期一事无成。很快会有下。文中有彩蛋请一定点击!【我杀弱智lof,为什么深夜敏感词大法好

WARNING:大量出现碟中谍相关neta。出现原创怪兽。未完结,下应该会在周二搞定。时间线十前。

Summary:星星球年度大片《碟中魔法王国 MML》正在热映中。灰心星球也有怪兽观看了这部电影。


  “据悉,小心超人也将出席电影《碟中魔法王国 MISSION: MAGIC LAND》[1]的发布会。这将是星星球第一部与喵美星球和汪财星球同步上映的大制作电影……”


  “所以。”宅博士的视线像口香糖一样死死黏在屏幕里桃子姐姐的脸上,但是小心超人正等着他回答,他只好不情不愿地拿起遥控器调低了声音,“小心超人,你要零花钱是为了这个?”

  

  “嗯。”小心超人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分身说,他没钱。只能靠打劫。”

  

  新闻滚动到了下一条。看起来没睡醒的星星球主持人干巴巴地念了起来,关于一名灰心星球的危险怪兽被捕后,在关押至星际监狱的路上成功逃亡的无聊新闻,宅博士毅然决然地摁下了关机键。

  

  “之前给你的零花钱呢?”

  

  小心超人的声音更低了:“买了限量魔方……”

  

  “好吧。”宅博士叹了口气,“这也不能怪你。只能说是事出突然。”

  

  “嗯……”小心超人抿着嘴对起了手指,“谢谢博士。我,先回去了。”

  

  过了几分钟,宅博士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他冲到小心超人的房间门口:“所以,发布会也是你的分身去?”

  

  “是的。”小心超人点点头,他指指角落里正对着镜子凹造型的邪恶小心,他的脚边堆着七零八落的购物袋的尸体,显然是已经血拼过一轮回来了,“电影毕竟是他演的。我去,不合适。”

  

  “好吧。”宅博士想了想,“那么,发布会那天你要去负责安保?”

  

  小心超人为难的视线在宅博士和自己的分身之间扫来扫去,奈何邪恶小心的注意力都在衣服上。好在伽罗替他开口了:“球长说,那天小心超人出现也许会引起混乱……会给安保工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就让他在家里休息好了。”

  

  “也是。”宅博士点了点头,“辛苦你了,伽罗。”

  

  “我没有什么辛苦的。”伽罗给出来一个相当模糊的回答,然后重新坐回了小心超人的床边,“主要是开心超人他们比较辛苦。”

  

  等宅博士的身影从门口消失之后,伽罗再一次抓起了床头柜上正在充电的平板。

  

  “你真的不去?”伽罗一边划拉着屏幕一边问道,“你的粉丝们好像还挺期待的。”

  

  “不去。”小心超人在他身边坐下,伽罗自觉地把平板递给他,“不喜欢。”

  

  他看着伽罗停在的那个浏览界面上,电影海报上邪恶小心的正冲他露出一个他绝对做不出来的招牌式灿烂笑容来。

  

  小心超人眼睛也不眨地关闭了网页。

  

  “你不喜欢他的这身衣服?”伽罗耸耸肩,“西装外面套披风,我觉得还挺好看的。”

  

  “不喜欢。”他认真想了想,“太热了,不方便。”

  

  然后他得到了来自自己分身的一个嘲笑的眼神。

  

  ——

  

  伽罗有一件事从来没有告诉过宅家的任何一个人。在小心超人的新电影首映票一票难求的时候,他动用能力作弊秒杀了一百张《碟中魔法王国》的首映票,最好的影院,最好的位置。整整一百张。

  

  他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高价转手:那一点都不符合他一直遵循着的军人守则。也太过铺张浪费了。

  

  一切都只是因为他太紧张了。

  

  在伽罗偷偷钻进宅博士的电脑、成功利用国防部闲置的备用服务器执行下单操作的时候,小心超人突然在客厅里喊了一声他的名字。然后伽罗一个手抖,订单数量从“1”直接飙升到了“100”,并且状态变成了已付款。

  

  星星球的电影院不支持退票。

  

  伽罗看着瞬间飙升的账单和一百张电子票单感到了头疼,有些难得地羡慕起了小心超人的技能来。答应小心超人留在星星球的伽罗,再也不是那个敢于操纵星星球的全体家电进行破坏活动的伽罗了。

  

  一百个家电坐在电影院观看小心超人的电影首映式绝对会成为《星星球日报》的头条,市民们的精神损失费最后也许还要从他的工资里扣。再说了,家电能看得懂电影吗?!

  

  伽罗陷入了深沉的思考。

  

  ——


  小心超人粉丝后援会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他们的偶像小心超人终于要出演一部电影了。

  

  虽然不是本尊出演——发烧怪用自己粉丝的思维迅速替自己的偶像找出了解释:小心超人强行笑起来的样子可能会让他掉粉,虽然自己其实不介意,不过毕竟这部电影的主角90%的时间都是笑着的——但是能看到小心超人的分身出现在银幕上,之后还有源源不断的电影周边、手办和蓝光,也算是圆了一小半他多年的梦想。

  

  当然,高兴之余,发烧怪也比谁都更迅速地认清了一个残酷的现实:抢《碟中魔法王国》的首映场,注定是一场硬仗。因为你的对手,将是整个星星球的小心超人粉丝团。

  

  尤其这个粉丝团中,也许大概可能一定会有可以操纵网络作弊的能力者们。

  

  这将是一场不见血光的战争。

  

  并且很显然地,发烧怪在这场战争中不具备任何优势。

  

  发烧怪毫不意外地失败了。售票系统准时在开售时间崩溃。等他的电脑吭哧吭哧地再次打开页面的时候,“售罄”的字样让发烧怪的体温和血压都在一瞬间疯狂飙升。

  

  也许是身为怪兽,运气总是要差一点。也可能是因为,他毕竟没有偶像的分身技能,不能一个夜排一个抢拍剩下的集体电话订票。又或者单纯只是因为,小心超人实在太受欢迎了。

  

  忧郁的发烧怪在三个理由中抉择不定,好在当他拿到第二天的《星星球日报》的时候,头版头条帮他迅速解开了这个困惑:《小心超人神秘粉丝秒杀一百张首映票  影院称对方没有违规操作》。

  

  “这不可能!”发烧怪哀嚎着打开了微博,发现关键词果然已经挂在了热搜上,只不过太过普通以至于他之前一直没有意识到。


  他其实并不是很担心影院那些人查到他的IP,没有诋毁星星球国防的意思,但是能黑得进国防部的人在星星球其实不算少数。他甚至有点希望影院可以干脆封了他的账户然后强制退票,真这么做了他的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但是当他好容易趁着自己的搭档正在上训练课程、无暇顾及他的间隙拨通了影院客服的电话的时候,得到的只有机器人清脆悦耳的机械式回答:“您好,星星球中央影院目前不支持退票,如果您需要观看以下场次的《碟中魔法王国》请在官网下单。转人工客服请按9——”

  

  伽罗冷着脸选择了人工客服。

  

  在长达五分钟的等待后,这次接电话的人是灯泡老板。

  

  “哦,是伽罗呀。”灯泡老板好像一点都不意外伽罗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来电,“就是你买走了100张小心超人的电影票吧。还真让我猜对了。”

  

  “……”伽罗深呼吸了三下,“是。我想退票。”

  

  “为什么要退票呢。”也许是因为在电话里,感受不到对方的低气压,灯泡老板的声音比平时还更多了几分精明的味道,“你的确是合法操作,我作为影院的投资商也无可辩驳。你还帮小心超人的这部电影成功炒起了热度,你看,这不是双赢吗?”

  

  “可——”

  

  “你不要着急。让热搜再挂一会儿。”灯泡老板急忙打断了伽罗的话,“倒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你的那些票,我可以帮你二次出售啊。”

  

  “二次出售?原价。”伽罗特意重复了一遍,“必须原价。否则我发现一张,就毁掉一张票的电子记录。”

  

  这次轮到灯泡老板沉默了。

  

  半晌,伽罗听到了对方颤颤巍巍的声音:“好。都听你的。我可以帮你解决掉剩下的99张,还是,100张我都给你出掉?”

  

  伽罗毫不犹豫挂断了电话。

  

  ——

  

  “你是说,你想报复那个买空了首映场的小心超人的粉丝?”大大怪打开了他的《一百种侵略星星球的方法》认真翻阅了起来,“星星球人就是太喜欢超人了,小心超人站在那里玩两个小时的魔方也会有无数星星球人买账的……”

  

  “将军。”小小怪扯了扯他的袖子,“你听——”

  

  “别打扰我,侵略星星球的灵感可是稍纵即逝的!”大大怪不耐烦地挥手,“是水烧开了吗?小小怪下士,你今天负责倒水。”

  

  “将军……”小小怪叹了口气,“不是的,是发烧怪在尖叫。”

  

  “他尖叫什么?”

  

  “他说,”小小怪顿了一下,“你让他自己跟你说吧。”

  

  “我就愿意买账看小心超人玩两个小时的魔方!”发烧怪尖叫着抢过大大怪手里的那本书,“所以绝对、绝对不可以原谅!我恨星星球人!他们怎么可以就这么把电影票买空了!”

  

  “你等一等。”大大怪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灯泡,“我突然又有灵感侵略星星球了。小小怪下士!”

  

  “在!”

  

  “我们也要去看电影首映!”大大怪大手一挥,“到时候在电影院借机制造混乱,为了维持秩序超人们势必会出现,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将军英明!”小小怪鼓起了掌,“可是将军,你没有票啊。”

  

  “我们高价购票,总会买到的。趁着关键字还在热搜上,我们抓紧时间行动。”大大怪发微博的手突然停住了,再转过身来时大大怪正在迎风流泪,“小小怪下士,我们这个月的经费又要花光了。”

  

  然而大大怪和小小怪的悲伤情绪,一点都没能影响到公款追星的发烧怪。他的未关注人私信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小号,顶着一张他从没见过的电影片场照做头像,向发烧怪伸出了恍若天使的双手:“向真正的小心超人粉丝出售《碟中魔法王国》中央影院首映票。诚信交易,支持验票后收货。链接点这里。原价。先到先得。”

  

  第二条是:“但是每张加收五元辛苦费哟!”后面还附送了一个风骚无比的桃心。

  

  发烧怪瞥了一眼还在抱头痛哭的二位长官,迅速点进了这个罪恶的链接并交付了款项。

  

  ——

  

  偷税怪的被捕是一场美妙的意外。

  

  作为本职追求愉悦的怪兽,偷税怪对在灰心星球电影院门口,被一部来自星星球的三流爆米花电影的海报男主角直击心脏,并产生了无上的愉悦的俗套剧情,已经相当接受良好。

  

  但这份愉悦并没有持续多久:当他用这个月和下个月的工资包了场,嚼着已经被他的泪水打湿的爆米花,等着看片尾后的下集预告彩蛋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滚动的演员表上,男主角伊威·亨特(Evil Hunter)[2]的名字后面,并没有标注出演员的名字。

  

  偷税怪捏碎了爆米花桶。星星球人的脑袋里装的一定都是水,专门用来浇灭他的愉悦火焰的水。他想,伊威·亨特一定是真实存在的,否则星星球人没必要画蛇添足这一笔。他将会是自己的新缪斯,毫无疑问,但却被星星球人恶意雪藏了起来。偷税怪现在一点都不愉悦了,故意抢走他的新玩具的星星球人,必将付出代价。

  

  他气势汹汹地走出了被他用两个月工资包场了的放映厅,转身就用能力把影院的员工们挨个挂在了大厅的天花板上,身上还打着绿色的蝴蝶结,仿佛一串串等待风干的葡萄。

  

  “你们谁能回答出来我的问题我就放谁下来。”偷税怪摸了摸下巴,无视了大厅里一连串的“我们会报警”的咒骂声,“或者就让你们永远挂在上面我也没问题。”

  

  他挥了挥手里的永久粘合剂。

  

  世界清净了。

  

  “所以,你们谁能告诉我,《碟中魔法王国》的主演,究竟是谁?”

  

  仍然是一片死寂。

  

  “没人能回答我的问题吗?”他咂了咂嘴,“你们引进这部片子的时候,都不做审查的吗?”

  

  “我们只是不知道。”胸前挂着经理名牌的灰心星球人突然尖叫了起来,“星星球人说,人人都认识小心超人!他的名字每天都挂在微博娱乐版块头条!”

  

  这次轮到偷税怪陷入沉默了。

  

  作为一个也算是见多识广,每天热衷于在各大社交网站和论坛与人掐架、交流人生哲学、引导迷途少年陷入更深的泥淖以获得愉悦的偷税怪,第一次感觉自己触碰到了某个知识的盲区,毕竟他从来对娱乐新闻选择性眼瞎。

  

  “你是说,”他感觉自己的嘴巴发干,“IMF[3]魔法大陆的救世主,现在是个星星球的超人?”

  

  影院经理忙不迭地点头。

  

  “这不可能!这不是他的命运!”偷税怪发出痛苦的尖叫,“我一定要拯救他!”

  

  然后下一秒,灰心星球的警察就将他摁在了地上。而他出离了愤怒和痛苦,以至于在手铐向自己的手腕拷过来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反抗。

  

  偷税怪其实没什么特别实用的技能。上天赐予了他同时精分五个账号与人掐架都不会掉马的智慧和手速,同时就势必要夺走一些东西。

  

  比如他是个宅。比如他其实有点妄想症(这点也没人有机会告诉他)。又比如他其实很穷:灰心司令曾经看中他的逻辑思维和文采,招募他来做自己的专职笔杆子,等过了两个月试用期又表示除非必要,还是不要随意动用这个核爆武器了,放这个偷税怪回老家养老吧。记得每个月给他发点小钱,让他不至于跑去劳动部门投诉。


  毕竟司令对人生哲学那一套根本不感兴趣,也早就过了中二的年纪。更重要的是,他不是个宅,没有浪漫细胞,一点都不能理解偷税怪的所谓文艺作品总会成为现实的扯淡理论:

  

  如果拍一部电影就能侵略星星球的话,他也早就不用每天愁如何侵略星星球愁到掉头发。

  

  在正式接到来星星球出差的通知之前,偷税怪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虽然这中间不包括从一群星际警察眼皮子底下成功溜走,但是偷税怪的智商毕竟不容小觑,他好歹是完美地成功了。除了他偷来的飞船有点漏油之外。

  

  在偷税怪坐着漏油的飞船从天而降的时候,发烧怪正在自己铺满电影票根的床上打滚儿。然后悲剧发生得令人猝不及防:偷税怪大概怎么都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刚到星星球就不得不和本该是自己阵营的怪兽干一架。他刚从废墟中艰难地爬出来,就被迫再一次体验了一把高空蹦极的感觉。

  

  再重申一遍,他根本不是暴力型选手。狂暴状态的发烧怪即使是小心超人也照打不误,宅男系怪兽再怎么能言善辩,在纯粹的暴力面前也只能瑟瑟发抖得像一只待宰的竹鼠。而一切的起因其实只是,发烧怪视若珍宝的电影票根紧接着就和偷税怪的飞船一起,毁于一旦。


TBC

注:

[1]neta部分来自:《碟中谍 Mission: Impossible》系列。剩下部分来自没来得及展示的《哈利波特 Harry Potter》系列;

[2]neta来自小心超人的四号小弟邪恶小心,Evil Hunter则neta了碟中谍系列主人公Ethan Hunt。

[3]IMF,Impossible Mission Force,不可能任务小组。

评论(4)
热度(46)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