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8-03-31  

【HP】【Drarry】Flamme 炽如烈火 (4)

woccc这一定是史上最啰嗦的审讯了……

我!好想!快进到!他们!谈恋爱啊!【痛哭

还是十分欢迎评论QAQ!想要评论到哭QAQ


(1)(2)(3)


  “没有。”从哈利的角度看不到卢修斯的一举一动,仅从声音来判断,卢修斯的嗓音比此前任何一次都要平静,“但请将我妻子的宣判放在最后进行。她不是食死徒,纳西莎·马尔福没有黑魔标记。”


  “这点我们已经查明了,即使你没有进行特别的说明。”哈利并不认识的男巫点了点头,“需要你承认的指控是,你过去几年里的确曾效忠于伏地魔——并非出于夺魂咒的效果,这是你上一次面临食死徒指控时作出的解释——并于一年前的一月份,成功越狱阿兹卡班。”


  “是的。我不否认。”


  “还有,关于你在过去一年里,频繁参与食死徒活动的指控:包括并不限于,谋杀凤凰社成员爱米琳·万斯,参与谋杀霍格沃茨前任麻瓜研究课教师凯瑞迪·布巴吉,向食死徒提供马尔福庄园作为活动场所等一系列严重罪行。”


  “我不否认。”


  “我有异议。”


  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甚至连丽塔·斯基特都停下了唰唰作响的羽毛笔,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转向了哈利。哈利感到脸上“腾”地一热,但他没有让这段短暂的静默持续太久:“先生。我有异议。”


  “加德文·罗巴兹,现任傲罗指挥部主管。你可以直接称呼我加德文,哈利·波特。”男巫简洁但发音清楚地自我介绍道,“可以询问一下你提出异议的内容吗?”


  “卢修斯·马尔福在过去的一年里没有魔杖。他能参与的食死徒活动,实际上相当有限。”哈利低下头去,从口袋中拿出自己的冬青木魔杖,“具体谋杀的罪行,我相信卢修斯有自己的的证言。但我能作证的是,从去年的7月26日开始,卢修斯·马尔福就失去了他的魔杖。被神秘人抢走了,并用于当晚对我的,呃,谋杀。具体的经过我想金斯莱也许还记得。”


  金斯莱冲他点了点头:“关于这点证词的真实性毋庸置疑。”


  “我的魔杖就可以。”哈利能感觉到他手心渗出的汗,黏黏糊糊的,令人不快,“如果对它施以闪回咒的话,你们会发现它曾经毁掉过一根魔杖——属于卢修斯·马尔福的。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奥利凡德都被关押在马尔福庄园的地牢里。伏地魔没有让他制作过新的魔杖。”


  “有这么回事吗,卢修斯?”即使是明确地在向卢修斯提问,莫利纳锐利的深蓝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哈利,“神秘人抢走了你的魔杖,然后它就被击毁了?”


  “是的。”


  “从那之后你获得过新的魔杖吗?”


  “没有。”


  “奥利凡德在马尔福庄园被关押了多久?”


  “直到圣诞节假期。”哈利再一次抢在了卢修斯之前回答了问题,“在我差点落入伏地魔手中的那次,我救出了奥利凡德和我的两个朋友。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卢修斯在这段时间内没有获得过任何魔杖。”


  他特意强调了一下任何这个词语。


  “我暂时没有问题了。”莫利纳也将“暂时”这个单词的发音咬得一清二楚。


  “在此之前,哈利向我们提供了一项非常重要的证物:一根魔杖。山楂木与独角兽毛,正好十英寸。”珀西突如其来的官腔式发言将哈利从僵局中解救了出来,哈利向他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是曾属于德拉科·马尔福的魔杖。”


  “我们都知道,它就是杀死神秘人的那根魔杖。”马法尔达·霍普柯克的声音充满了一种古怪的敬意,不知为何这让哈利浑身都不舒服了起来。他不安地绞起了手指,意识到他们是在这根魔杖的原主人面前谈论它——严格来说,那根魔杖的所有权现在的确属于哈利自己,但哈利的潜意识里仍然认为,那根魔杖他需要在某个时刻归还给德拉科·马尔福。更让他不安的是,哈利的眼角瞥到了丽塔·斯基特的速记羽毛笔正在羊皮纸上疯狂运动着。他强迫自己不去想她又借此发挥了些什么。


  “那根魔杖现在属于你们的黄金男孩。就在波特带走了奥利凡德当天,”德拉科·马尔福开口,他试图努力模仿卢修斯那种冷冷的、充满嘲弄的声调,但显然完全不适合他,甚至让他的回答也充满了一种异样的滑稽,“我主动放弃了对它的所有权。”


  “出于什么理由?”哈利直觉加德文并不在乎这个个问题的答案。但他的确提出了困扰哈利多日的问题。


  “我不知道。”德拉科微微耸了耸肩,“我给不出理由。”


  “很聪明的回答。”金斯莱低下头去翻了翻卷宗,“既然哈利的证词完全足够证明,卢修斯在过去几乎长达一年的时间里都不拥有魔杖,那么过去一年间相应的食死徒活动的指控,是否有望将其取消?”


  “但哈利·波特没有帮他摆脱‘向食死徒提供活动场所’这一罪名。恰恰相反,他甚至帮我们证明了它,”坐在后排的某个女巫略带讽刺地说道,在昏暗的光线下,哈利努力眯起了眼睛也只看到了她的紫色口红,“但这和那一长串的谋杀清单比起来似乎的确无足轻重了。”


  “还有非法监禁。”莫利纳面无表情,“他曾参与的对哈利·波特的追杀行为也一样无法原谅。”


  “所有食死徒都或多或少地,参与过对我的追杀。”哈利有气无力地说道,“呃,鉴于伏地魔的命令。想要违抗汤姆·里德尔可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如果他们最初就有勇气违抗伏地魔,那么时至今日坐在这里的食死徒,也不会有他们。”端坐在金斯莱身后的男巫——哈利盯着他的鹰钩鼻,猜测他应当是威森加摩的新任首席魔法师,因为他的话语中带着明显不容违抗的意味——缓慢地开口说道,“具体的罪行,威森加摩当然会进行举手表决。你的证词只能作为一部分参考。”


  “我想也许,让哈利·波特陈述完他全部的证词之后,再作出表决会比较合适。”


  男巫瞪了加德文一眼。但没有继续反对。


  “好的,那么,德拉科·马尔福。需要你承认的指控是,你涉嫌参与两年前食死徒谋杀前霍格沃茨校长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的计划。以及与你父亲相同的,关于你过去两年间食死徒活动的指控。”加德文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们已经确认,你至少在两年前就已拥有了黑魔标记。”


  珀西突然不合时宜地插嘴:“但遗憾的是,我们的证人在今早遭到了谋杀。阿瓦达索命咒,干净利落,傲罗指挥部目前正在努力追查——”


  “与本案无关的内容最好适可而止,韦斯莱。”加德文的声音有些阴郁,“我们不能保证某些有心人不会借题发挥。突发状况最好还是留到发布会再上说明吧。”


  哈利看了一眼突然露出狂热神情的丽塔,在内心默默赞同了加德文的说法。


  “谋杀?”卢修斯的语气中流露出了那么一点点难以置信,“让我替你们猜测一下,有几成可能是流亡的食死徒所为?”


  “实际上,我一点都不意外。如果不是因为你案发时还被关在阿兹卡班的话,你的名字绝对会被列在嫌疑犯名单上,马尔福。他的所有客户清单中,你可是最优先的那个。”


  哈利突然意识到他们在讨论的人是谁了。两年前德拉科曾经用黑魔标记威胁过的、在翻倒巷经营黑魔法生意的博金·博克。就像他们所说的,在伏地魔失势以后,每一个流亡在外的食死徒都有可能杀死他。但又会出于什么理由呢?一名流亡的食死徒突然出现在翻倒巷里,显然需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博金·博克知道了哪些不该他知道的秘密吗?但是伏地魔已经死了,为伏地魔保守秘密还真的有价值吗——


  不。打住。哈利拼命对自己说,这不是他今天需要担心的问题。哈利努力压下那些乱七八糟像打人柳一样四处挥舞的思绪,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眼前的新情况上。


  “啊,啊。是的。”卢修斯的尾音拖得长长的,“那的确如此。是两年前。是的,我恐怕无法作出辩驳。”


  “两年?!”一个胖胖的、很慈祥的陪审团女巫突然站起了身,“我恐怕他那时还没成年。有未成年人成为食死徒的先例吗?”


  “的确是这样记录在案的,夫人。”珀西像是为了弥补刚才的一时失言,他的回答一本正经极了,“德拉科·马尔福于两年前正式成为食死徒。具体的情况,我想您也许也可以咨询哈利·波特。”


  “我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哈利说道,“珀西说的都是事实。”


  “我也没有。”德拉科开口,依然是那种古怪而滑稽的平静,“六年级时我拥有了黑魔标记。也是我杀了邓布利多。”


  “你没有。”哈利忍不住出言反驳,“全凤凰社都知道,杀了邓布利多的是斯内普——”


  “那也没有任何区别,不是吗?”德拉科粗暴地打断了哈利,“整个六年级,毫不避讳地说,我都在计划如何杀了邓布利多。我捎给他带有黑魔法的项链、送给斯拉格霍恩有毒的蜂蜜酒……其实能杀了他的机会微乎其微,对不对?但那些事情,毫无疑问是我做的,这才是关键。是我让食死徒进入了霍格沃茨。尽管他到最后一刻还在试图帮助我,但我依然选择杀了他。”


  哈利发现德拉科正在不断地重复塔楼上邓布利多对他说过的话,但哈利不准备向别人说明这一点。


  “别忘了,我当时在场,马尔福。悲情英雄的角色一点都不适合你。”哈利意有所指地说道,他尽力压下那些过于尖锐的评语,“就算你想把这件事的所有责任都大包大揽到自己身上,我也可以替你证明一点:如果你不杀掉邓布利多,伏地魔就会杀死你的家人。”


  “可是我还是走了这么远,不是吗?”德拉科古怪地笑了起来,哈利拼命侧过头去也只能看到他扭曲的嘴唇和无神的眼睛,“又是老一套,波特。我知道你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所以收起你格兰芬多式的伪善吧。做你该做的事,把我送回阿兹卡班。不要以为邓布利多说我不是一个杀人者,你就和他一样轻信起了一个食死徒说出的话了。”


  “德拉科。”纳西莎轻轻叫了他一声。哈利突然惊觉这还是他今天第一次听到纳西莎说话。


  “什么,妈妈?”


  “没有什么。”纳西莎的声音低低的,“我和你爸爸都不会希望你把一辈子耗在阿兹卡班的。”


  德拉科陷入了沉默。


  “食死徒的孩子——依然是食死徒。比卢修斯好一点的是,他倒是不想着怎么样为自己脱罪了,但这样也赚不到我的同情分。”莫纳利哼了一声,“波特先生,这次又有什么绝妙的借口?”


  陪审团的好几个巫师发出了赞同的声音。


  “如果你,或者整个威森加摩都认为我的证词是‘绝妙的借口’的话,那我认为这场战争我们赢得毫无价值。”哈利咽了咽口水,他怀疑自己是气昏了头了,如此尖锐的问题对现在的局面显然无济于事,但他实在忍受不住了,“‘食死徒的孩子不该得到同情’,这样的逻辑和乌姆里奇的‘泥巴种的孩子引不起我们的同情’有什么区别?” 


  “乌姆里奇已经进了阿兹卡班了,哈利·波特先生。威森加摩绝不可能徇私枉法。”端坐在金斯莱身后的男巫再一次开口了,依然不疾不徐、语气坚定,但哈利能读到一丝怒意,哈利敏锐地注意到他巧妙地避开了自己的追问,“这是威森加摩新任首席魔法师的保证。我们也希望,您能够正确地尊重我们所做出的判断。”


  “对于威森加摩,我没有表达过哪怕是一点点的蔑视。”哈利指出,“实际上,我五年级接受那场审讯时,威森加摩就曾经判我无罪。在伏地魔卷土重来、而魔法部只想息事宁人的时候,有超出半数的威森加摩成员依然坚持我无罪。”


  “任何正义的巫师都会选择在那个时候坚定地支持你。”


  “在整整过去的一年里的确如此。”哈利表示同意,“但依然存在少数——只是少数——内心充满迷茫,但最后选择站在我这边的人。他们没有在我五年级的时候举起支持我的手,但那也并不意味着罪无可恕,因为他们在过去的一年里选择用生命证明他们的忠诚。”


  “我无法否认这种情况的存在。”


  “而那就是我正试图向你们证明的——即使是食死徒,在他们用生命选择了自己的忠诚的时候,也该得到他们应有的尊重。”


TBC




评论(15)
热度(24)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