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头像来自@秋海
2018-02-07  

拖了 @云墨冰很久才完成的问卷。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定要我发。因为字数缘故重新排了一下版,依然看不清的话可以直接lof阅读原文。

问卷超大。流量警告。

原图找 @云墨冰,超级爱你的,我觉得我瞎写的段子并配不上。

所有的段子都可能来自《Flamme》。

以及原问卷感谢@来路多歧,见P4水印


【原文如下】


1.写这对cp最普通的日常


“我想你肯定不敢相信,”哈利将那张泛黄的相片重新收进了海格送的袋子里,用一种怀念的语调低声说道,“实际上,我爸爸七年级的时候才终于成功约了我妈妈出来。”

德拉科仿佛被黄油啤酒噎住了,他停顿了好几秒后才终于出声:“我想我的确不该感到奇怪……这是不是某种波特家族的传统?”
“什么?”哈利的声音充满了困惑。
“我在想,你父亲比我幸运多了。”德拉科又要了一杯黄油啤酒,然后一本正经地向哈利抱怨起来,“他至少不需要直到史无前例的八年级才成功地约了你母亲出来。”
“姑且不谈我等待你开口的那些日子,至少你最终还是成功约我出来了。”哈利眯了眯眼睛,因为不多的酒精而变得有些大了的胆子让他毫不担心自己接下来的话语会有些什么效果,“我想也许是因为我们波特一向都比较有耐心。”
“鉴于你在魔药课上的表现,很难说服我相信这一点。”
“我是指感情上。”哈利非常认真地指出,“对于一个波特来说,无论一份感情能不能得到回应,但至少我们可以耐心等待。我爸爸认定了我妈妈,所以他执着地等到了七年级。而我认定了你。”
灰色的眼睛看向了那双绿色的。
“我想你肯定不敢相信,”德拉科轻声答道,“实际上我甚至从未敢抱有过希望。但我早就向自己许诺过,这份感情也永远属于你。”
【恋爱日常也是日常】


2.写这对cp无责任撒糖的时候


“所以那个拉文克劳的搜捕手只是你‘全面失败'的感情生活中的一小角。”德拉科用嫌弃的眼神看着眼前的松饼,“那么下一个问题是,你竟然还会想要再一次到帕笛芙来?"
“赫敏的主意。”哈利干巴巴地回答,“他说这家店也许会合你的胃口。”
“是的,我早就应该知道,这一定是格兰杰的聪明的主意,”德拉科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哈利,并且敏锐地察觉到了对方正在坐立不安,“在这里听着救世主一一我的男朋友孜孜不倦地谈论他曾经亲吻过的女孩。我对此并不感到合我的胃口。”
“嘿,”哈利试图抗议,“秋的话题是你先挑起来的——!”
“那么,“德拉科自顾自地继续抱怨着,“我觉得我也应该至少得到一个吻。”
“一个、什么?”

“一个吻,波特。一个来自我的男朋友的吻。我想你也许不会这么吝啬?”


3.写这对cp悲伤又绝望的时候


答案仿佛是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是德拉科·马尔福需要着哈利·波特。而不是哈利·波特需要着德拉科·马尔福。
是他像寄生藤一样依附着哈利·波特的信赖与友谊而存活。哈利·波特愿意需要他的帮助——这比其他的任何事情都更让他感到欣喜。在战争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在霍格沃茨爆发出胜利的欢呼的时刻,他与他的父母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资格加入人群之中。劫后余生的巫师们对他们恶言相向,因为那些确实存在的食死徒的指控。审判庭上垂死挣扎的食死徒们扬言要让他们下地狱,因为他们为了活下来“背叛了他们的血统,出卖了他们的忠诚只求活命。”
是哈利帮他把自己与世界重新拼了起来。哈利指给了他崭新的未来,相信着他内心连他都不确定是否被允许存在的善意,并且试图向他证明有些力量比单纯的魔法更强大。他说德拉科总有一天会认识到这一点。哈利依旧是那么愚蠢又天真,单方面地认为德拉科不会背叛他,单方面地将德拉科划进他的朋友的范畴。更加愚蠢的是,德拉科也不得不承认,在心底的某个角落,他早就承认了自己的忠诚。
不是圣人波特,不是救世主,而是哈利。开始称呼自己为“德拉科”的哈利。
而他想要的,并不仅仅是哈利的友谊。
从来没有哪一刻让德拉科比现在更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他总是忍不住想起来他十一岁那年,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拒绝了德拉科向他伸出的橄榄枝。在他单方面的针锋相对与疯狂嫉妒的七年以后,救世主又在有求必应屋里抓紧了他求救的手。偶尔他也会去想,这是否是格兰芬多的特质,拯救所有人——哪怕是你所憎恨的。哪怕你最终会后悔。
哈利告诉他,他并不后悔那天救下了一个马尔福。他说结束战争的不是憎恨,而是爱。他用这样几乎称得上是可笑的理由在法庭上为他辩护。在重返霍格沃茨的特快列车上,他说他实际上十分羡慕马尔福。因为纳西莎让他想起了他的妈妈。
哈利原谅了他所做过的一切,这是他曾经不敢持有的奢望。而厄里斯魔镜非常明确地告诉了他,哈利·波特所救下的那个食死徒的渴望并不止于此。他自以为用友谊的借口骗过了所有人,但那面镜子将他所有的伪装剥除得荡然无存。但这样一份变了质的、掺杂着德拉科非常确信哈利·波特不需要的情感的友谊,并不是哈利所需要的东西。
哈利·波特不会永远困在他十七岁结束的那场大战里。他认为德拉科·马尔福也不会。就像舞会那支戛然而止的舞曲一样,停下,然后一个新的开始。只是德拉科已经习惯于待在自己的安全区里,并且比谁都清楚,这个新的开始里不再有自己的位置。
德拉科现在知道了。
但他依然不想失去这份东西。这也是波特坚持不懈想向他证明的。
一个人应该为什么而战斗。
也许只有这份爱将永远属于他自己。但就像哈利·波特所告诉他的,仅仅是这样就足够了。
也许德拉科·马尔福醒悟的,并不算晚。他凝视进厄里斯魔镜的深处,向那个永远不可能企及的终点露出一个冷漠的微笑。


4.写这对cp深井冰的时候


“我得说你没有继续选修占卜课实在是太明智了。”从阁楼下来的德拉科显然情绪没有那么高涨,他一边把手里多余的羊皮纸随便地塞进包里,一边向哈利抱怨道,“特里劳妮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老蝙蝠。如果有幸能从这门课中活下来的话,我情愿一辈子都不再喝茶了。”

“她又预言了什么?”哈利好奇地问道,某些关于他和罗恩编造预言的往事从脑海中缓慢浮现,这让他吃吃地笑了起来,“灾难,德拉科?火星与木星的奇妙夹角预示着你即将从飞天扫帚上摔下来?”
“哦那算是最微不足道的部分。”德拉科仰起头来,食指故作神秘地压在嘴边,模仿着特里劳妮那神神秘秘的语调,“小心,德拉科。你的痛苦正在接近——正在,缓缓,慢慢地,小心黑头发的男人——”
哈利被他滑稽的表演逗乐了:“黑头发的男人?”
“显然救世主的缺席让特里劳妮失去了最佳的预言对象。”德拉科把面部表情重新调整为惯常的假笑,“所以她转而将兴趣移动到了我的身上。”
“我想这才是最大的不幸。”哈利眨眨眼,“预言作业简直是就是最大的灾难。”
“哦,那是当然。”德拉科兴趣缺缺地说,“她预言我要恋爱三次,分手三次,再恋爱一次。然后孤独终老。这和那些女生的爱情塔罗牌有什么区别?更何况——”
“我对此感到十分遗憾,德拉科。”哈利双手抱肩,得意洋洋地打断了德拉科的嘟哝,“鉴于你现在正在谈你的第一次恋爱,我决定提前预订你之后的三次。一个预言作业完成,你的恋爱对象将四次都是同一个黑头发的男人。”
“就好像我能够拒绝似的。”德拉科拖长了声音,“小心黑头发的男人——他会让你的占卜课作业得到一个‘P’。”
“嘿!”
“不过你说的对。”德拉科若有所思地掏出羊皮纸,刷刷地写了起来,“感谢救世主的教诲,我做的第一个预言应该是,我的恋情会长长久久,而且下个周六我要和我的男朋友去霍格莫德。”
“这根本不算预言!”哈利抗议道,“你明明知道我不会拒绝!”
“这当然算。”德拉科看向哈利,嘴角弯出一个弧度来,“我预言了你会同意,而且我的确成功了。”


5.写这对cp色气的样子


他伸出右手,向德拉科展示他身上第二个伤疤——不是那么著名,但带来的痛苦并不比第一个少。乌姆里奇强迫他刻下的那行字已经有些泛白,但依然棱角分明:我不可以说谎。

“……我从来不知道这个。”德拉科微凉的指尖抚过那一排字母,哈利能感觉到他的手指有些难以察觉的颤抖,“五年级的时候,是我唯一一次觉得自己赢过了你。我沉浸在终于能向整个霍格沃茨证明我比你更伟大的喜悦里……但事实上,我并没有。那时的我比你所能想象的还要渺小。”
他没有再说什么。哈利也没有再出声打断他。他任由德拉科摩挲着那道伤痕,知道德拉科是在发自内心地以自己的方式向他道歉,五年级的时候,他也不比德拉科恨他的程度更少地憎恶着德拉科。
然后某种不同于手指的粗糙触感让他睁大了眼睛。
德拉科正在亲吻他手背上的伤疤。一寸一寸。尽管他们都知道这对于抚平来自过去的伤痕无济于事——
但那至少给他们都带来了一点并不是无谓的慰藉。
等德拉科重新抬起头的时候,哈利假装没有看到他有些泛红的眼角。然后他给了德拉科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吻。
他们彼此都知道,那个吻叫做原谅。


6.现在,由写手来写这对cp的一段文字,由画手来配图


哈利在活点地图上看到了那个代表德拉科的点。他甚至一点也不惊讶德拉科会出现在有求必应屋的门口。那间屋子里埋葬了太多东西,太多秘密,甚至差一点埋葬了德拉科——如果哈利没去救他的话。哪怕只是想想,也会让哈利觉得后背发凉。
尽管那间屋子早已经失去了当初的魔法,哈利偶尔也仍会习惯性地游荡到它的门前,来回三次,没有任何愿望。哈利对于这里的感情实在太过复杂,这让他甚至忍不住揣测起来,德拉科对这里的偏好究竟是源于他的整个六年级都在此度过,还是仅仅由于那场厉火。
哈利不知道。
他唯一确定的是。他现在需要德拉科。
他朝他慢慢走近。
“你真应该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哈利尽量放慢了脚步,然后脱下了隐形衣,欣赏着德拉科一瞬由忧伤而变得惊讶万分的脸,“就像被小猪啄了尾巴的克鲁克山。”
“……我拒绝你将我与那只猫相提并论。你最好小心你明天的南瓜汁,里面可能有来自斯莱特林的剧毒魔药。”德拉科恶狠狠地威胁道,但哈利觉得这威胁甚至不足一提。
“是的,我将由于糟糕的魔药成绩死在你面前,德拉科。而你将成为新的黑魔王。”哈利懒洋洋地答道,高兴地注意到了德拉科突然皱紧的眉头。
然后他被什么紧紧地环绕住了。隔了几秒钟他才意识到那是德拉科的手臂。
哦。
“你最好永远、永远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到这种话题。”德拉科比往常更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对我而言,你比整个魔法界还要重要。我在伏地魔和你之间选择了你。我从来都只会选择你。”
“哦是的,你选择了一个波特。一个大难不死的波特。”哈利的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仿佛有什么正在他心底呐喊,“那正是我今天早些时候试图告诉你的。可是你就那么走掉了。”
“你还会选择,一个好像爱上了你的波特吗?”


7.现在,由画手来画这对cp的一幅画,由文手来配文字


德拉科一口一口咽下了已经凉透的红茶。他甚至惊讶于他竟然看了仇人的背影这么久。火车上的一个统统石化咒和救世主被打破的鼻子也远不能补偿他在阿兹卡班的父亲。但他看着那头永远也不服帖的黑发,试图描摹出对方可能在格兰芬多的餐桌上对着格兰杰露出的笑容的时候,他发现那幅画面竟然如此清晰。
黑魔王交给他的任务是杀掉邓布利多。而不是哈利·波特。
哈利·波特是留给黑魔王的。
所以他才容忍了波特在霍格沃茨继续存在。容忍了波特在自己的复仇计划中继续扮演一个无用而四处烦扰的角色。容忍了自己在火车上没有将他直接交给黑魔王的小小懦弱。他并不羞于承认自己从一年级开始就发自内心地嫉妒着哈利·波特。甚至嫉妒着对方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刻依然可以流露出那种令他羡慕的笑容。
那种笑容根本不可能属于他。不过他也不在乎。当你为了更伟大的荣耀的时候,一份小小的从不属于自己的友谊并不会构成什么更大的痛苦。
他看着波特站起了身,然后两个人的视线相遇了。他没有试图将目光转开,而是逼迫着自己露出一个趾高气扬的笑容,就像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做的一样。唯独没有注意到的是,他的面容苍白,手指在微微颤抖。


8.最后,送给你的画手!对方一定会喜欢的一篇文吧!


“我就知道你会溜走。”德拉科这么评价他的逃亡,“你从来就没享受过舞会,对吧?”
“是啊。”哈利无力地笑笑,“隐形衣是个很好的帮你逃开那些热闹的东西。”
“但在你真的逃走之前,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尝试去享受它。”德拉科谨慎地挑选着措辞,“虽然四年级那次舞会是真正的噩梦,但是一场适合救世主的舞会也是他应得的。”
“这可不像魁地奇,我实在不擅长这个。”他看到德拉科挑起了一边眉毛,“而且说实在的,除了你之外,我从没觉得跟谁跳舞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赫敏说我比提线木偶好不到哪儿去,而且更多时候,我还是情愿看她和罗恩一起跳舞。”
“你不如说你是害怕了。”
“我没有!”哈利有些挫败地意识到德拉科其实是正确的,“好吧也许我是害怕了。但那里面也有你的责任。”
“我一向认为,我的舞蹈教学没有问题,波特。”
“它有。”哈利固执地说,“它让我只想和你跳舞。”

——From 《Flamme》 总有一天会出现的桥段


最后给看到这里的你笔芯!


——END——

评论(7)
热度(182)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