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i Kiri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

-どうか、君と君を囲むこの世界が、これからも幸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2018-01-31  

【HP】【Drarry】Flamme 炽如烈火 (1)

战后。中长。拿来和 @云墨冰 换口吃的。更新不定时。

他们不属于我。

Warning:无警示内容

Rating:PG-13


所有失去的,不再归来。

所有未拥有的,无法失去。


(1)

  连日未停的雨似乎是这条巷子里人迹罕至的唯一解释。

  就算雨季已经宣告结束,整条巷子也依旧被阴冷的空气充斥着,仿佛阳光永远照射不到这里一样。已经许久没有被清理过的路面上四处散落着破碎的《预言家日报》,和无数战争的残留物、被匆匆从墙上撕下的“头号恐怖分子”的通缉令一起,在仿佛永远也不会干涸的污水中一起缓慢地发酵,散发着令人难以忍受的气味。

  在这片永远不会被打破的寂静中,凭空出现了一个戴着兜帽的女人。幻影显形的声音令巷口本就歪歪斜斜的“翻倒巷”的木头街牌晃了几晃,随后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状态。她细长的鞋跟从肮脏的青石板地面上踩过,在连日阴雨而积起的水洼中溅起了一串泥点。某个泥点正好溅在了金斯莱·沙克尔的脸上,这让他本就愤怒的表情更多了一丝恼羞成怒的味道。在沙克尔的头顶,被撕掉一半的标题已经浸在了水里:《代理魔法部长正在呼吁取消阿兹卡班的——》。

  女人的脚步匆匆,并没有向这些残骸投去哪怕一丝一毫的目光,周围那些橱窗里依旧陈列着稀奇古怪的黑魔法物品、但是大门紧闭的商店也引不起她任何的兴趣。尽管她走起路的姿势像是刚刚学会穿高跟鞋的女人,没有那么优雅、也没有那么平稳,但她显然已经走了段很长很长的路程,并且时间紧迫:她的鞋面已经被泥浆污染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而她甚至没有时间停下来给鞋面施一个清洁咒。

       在巷子的尽头,女人拉下了兜帽,在她终于停下脚步的地方,一个已经生了锈的、写着“博金-博克”的牌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有些吱呀作响的门。

  “停业!”店主略显不耐的声音从后房传来,“您难道没有看到挂在门上的牌子吗?这种日子里可没人想在翻倒巷做生意——”

  “我从来没那个耐心。如果你真的不想做生意,那又何必让门开着呢?”女人终于开口说话了,生硬的嗓音里透着一丝怪异的嘶哑,与她线条柔和的面庞十分不相配,“但我建议你最好还是接待一下。我有你十分感兴趣的东西,博金先生。”

  "那也得看它值不值得我冒这么大的风险。”博金嘟哝着挪动到柜台后面,尽管他努力想要直起腰来,但好像依然是白费力气。曾经油光滑亮的头发也现在已经灰白了一半,枯草一般随意散落在头顶,嘴角的皱纹也如同刀刻般透露着苍老的讯息:“我该怎么称呼您……夫人?”

  “诺特。或者随便什么配得上一个纯血统的名字。”女人嗤笑了一声,“你的老主顾难道都是有名有姓的人吗,博金先生?”

  “那可不一定。总有些人觉得隐姓埋名对他们更好,但那已经是过去了。”博金尽力在嘴角堆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这种无谓的努力让他嘴角的皱纹又深了几分,“您难道没有注意到吗?整个翻倒巷都没有什么生意了,部里关于黑魔法物品的新的禁令刚刚出台。这些日子里,可没有人想与支持那个姓氏的人作对。” 

  女人沉吟了半秒:“一个十七岁的孩子,他的名字能比黑魔王更让你害怕?”

  “我不是害怕波特,夫人。我只是害怕阿兹卡班。摄魂怪可不会在乎你是什么血统,神秘人的手下、波特的追随者,它们一视同仁地收走你的灵魂。纯血统现在几乎称得上是一文不值。”博金擦了擦他的眼镜,上下仔细地打量着女人,“更何况就我所知,我现在在部里的名声可算不上怎么好。”

  “一个聪明人懂得审时度势。这没有错。”女人简短地说,“但我不是什么聪明人。我因为这场战争失去了一切,现在我只想找他们全部讨回来。”

  “复仇?您最开始告诉我,是有我想要的东西,我才决定接待您。”博金嘴角的职业笑容消失了,“博金-博克里没有会让一个复仇者满意的东西。老实说,我也不是第一次接待您这样的顾客。他们总是野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最后却一败涂地。赢到最后的总是那些喜欢麻瓜的垃圾。就是他们让我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但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不过,我的确有东西要卖给你。”女人对博金的抱怨置若罔闻,一根细细的,仅由杖芯连接着的魔杖出现在了女人的手上,“我想你也许还认得这是谁的魔杖。紫杉木,凤凰羽毛的杖芯。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部里正准备销毁它,但它现在在我的手上了。”

  博金的声音有些突如其来的慌乱:“我可不是奥利凡德。如果你需要奥利凡德帮你修好它,我想他肯定很乐意帮你这个忙。”

  “但你比谁都清楚,博金,它是那位大人的魔杖。曾经是。毕竟这根魔杖的主人也曾经是你店里的雇员。”女人的嘴角微微上挑,“明天你会在《预言家日报》上正式读到关于它被盗的报道,但那帮魔法部的蠢货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是我拿走了它。”

  “我从没把这件事向别人提起过——”他下一秒就意识到这种辩驳毫无意义,“但就像我之前说的,一根断掉的、属于死人的魔杖就和纯血统的名声一样,一文不值。”

  女人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些:“我恐怕‘救世之星’本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漏嘴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别担心,博金,黑魔王并不会介意我知道这件事。”

  “你难道相信神秘人没有死?”

  “他死了。而我还活着。”女人将伏地魔的魔杖放回长袍里,平铺直叙地说着,用一种在讨论南瓜汁里有没有加糖的语气,却让博金整个人感到了一阵无端的寒意,“我只是在向你证明,我是谁。以及,如果你不给我想要的东西,我也不介意在你的店铺上方投放一个黑魔标记。”

  “我可不想与摄魂怪老朋友打第二次照面。所以我需要你卖给马尔福的消失柜。我的姓氏和马尔福一样值钱,希望你去古灵阁的时候不要走错了金库。”

  “一个食死徒需要一个已经坏掉的消失柜做什么?恕我直言,夫人。我想您一定还不知道吧。”博金发出一声短促但依然不失谄媚的嘲笑,“就是那个‘马尔福’,他们的审讯今天开庭。”

  一只猫头鹰突然闯进了博金-博克,向他的头顶上丢下来一份新的预言家日报。女人抢先一步用飞来咒将它拿在了手上,浓墨重彩的《伏地魔魔杖失窃傲罗正在努力追回》的标题下,赫然印着的是前食死徒卢修斯·马尔福、纳西莎·马尔福及其儿子德拉科·马尔福将于今日接受审讯的报道。

  “我想你说得对。”女人慢条斯理地说着,把玩着自己的魔杖,“我的姓氏只会比他们更加遭人唾弃。”

  博金紧张地盯着女人的动作,但他好像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一道绿光闪过,博金·博克无声无息地倒在了柜台后面。

  “不过,我本人并不介意。”女人的声线此时甜腻而阴冷,她攥紧了那份报纸,然后用粉碎咒将它彻底撕碎,“至少现在,我有了很多时间。还有,你现在永远不需要担心自己会进阿兹卡班了。”

  她从长袍中掏出了一个细颈瓶,看也不看地将其中泛着褐色气泡的液体一饮而尽。然后女人踏过博金的尸体,如同先前踏过充满垃圾的水洼一样。毫无怜悯。

  被女人撕碎的那份《预言家日报》如同雪片般散落在地上,某个不起眼的碎片上,依稀可以辨认的几个单词组成了这样的句子:

  “哈利·波特即将出庭——” 

TBC

评论(10)
热度(45)
©Asaki Kiri | Powered by LOFTER